美国石油公司——债务与存亡

原文来源:经济学人

翻译:徐翰

 

最后的洗牌终于向深陷债务的页岩油生产商袭来。

6年前,正是18轮型号油罐车的隆隆声,而非炸开页岩的声音预示了德克萨斯州库埃罗的“压裂热潮”。库埃罗市长Meyer说,在2009年当地一家企业打出了在库埃罗附近Eagle Ford页岩带上的第一口井之后,经过的货车数量翻了5倍,达到每年4万辆。而现在,又几乎见不到油罐车了,成堆的废弃钻井平台在大甩卖。

在当地的房车公园,Meyer称大部分石油工人都迅速撤离,大部分移动的住宅直到最近都还堆满了钻头和管道层,如今都空了。一位经理Josh Barrett提到,他8月份还能安稳进账42000美元,但9月份收入寥寥。大跌的油价已经导致压裂活动低迷(如图1)。Josh说,“这里的果汁不再有压榨的价值”。

10.13.1 图1:钻探市场(美国钻井平台数量和WTI油价)

库埃罗及Eagle Ford的其它小镇处于冲击美国页岩业的紧缩潮的最前沿,离美国的石油之都休斯敦有150英里远。成百上千、大大小小的石油企业将在本月内经历所谓叫“再审查”的银行对其半年一次的信贷额度审查。根据行业内律师的说法,自上次4月份的审查以来,银行受到监管部门要求不要过于宽松的的压力,其恐惧之情显而易见。

这次清洗并不会使得压裂行业覆灭,最大的公司仍然能获得资金,尽管较油价下跌之前的成本更高了。不过在一个勘探油气就是找到钱的行业,小企业自有其强项。据估计,银行去年出借了约2500亿美元,大部分给了小型借款人,但这一次他们将远不会如此慷慨。

最近,大部分债务都跟那些成本高于其所产生现金流的油井有关。企业大多是用它们的油气储备来担保贷款的。但是,随着油价下跌,抵押物的价值也萎缩了,这使得本次再审查不再会仅仅是流于形式。上个月,德州律所Haynes&Boone所作的调研预计本月信贷额度将会平均被削减39%,导致潜在的如破产那样的严重后果(如图2)。大部分参与者认为银行将会避免过于强硬,以免将借款人逼入绝境。在休斯敦,石油人都自豪于在过去几十年用石油储备担保借款从来没有引起过危机的事实。

10.13.2图2:违约油企的可能后果之调研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资本市场有助于降低对银行贷款的依赖(如图3),但如果低油价持续,这一情况也难以维持。今年初,希望在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的预期中逐渐恢复,但随后区域基准价格WTI在夏天下降到了每桶40美元以下。小型石油公司的股价自2014年初以来已经腰斩(如图4),其垃圾债的交易价格也在面值之下。不仅如此,企业已经不再有能力出售作为抵押物的资产,融资更难了。PE公司Parallel Resource Partners的Ron Hulme称,“他们就是行尸走肉,不能发行股票,不能发行债券,不能出售资产”。

10.13.3图3:美国石油企业融资情况(十亿美元)
10.13.4图4:道琼斯美国小型油气指数

他们也可以把自己整个卖了,不过兼并事件很少。对德州富含石油的Permian盆地的兴趣会更大(而不是已经开发成熟的Eagle Ford)。上个月,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通过其子公司XTO Energy在Permian收购了新的区块。休斯敦石油公司EnerVest的老板John Walker称,即使是在如今的低油价下他也愿意从困顿的企业手中收购油井(“十二月买草帽”的古老哲学),但很多页岩油企业家不太想将控制权拱手让给大公司。

专注于Permian盆地且资本状况良好的生产商Pioneer自然资源公司的领导人Scott Sheffield目前正打算撤退,他不认为在2016年底甚至2017年底前能看到复苏。在他职业生涯经历过的5次衰退中,他从来没有见到如此高企的债务。他注意到不仅仅是小公司,9月时候,页岩气热潮里的先驱Chesapeake Energy将其无抵押担保债务换为了抵押担保债务以加强其资产负债表,他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公司缩回到储备担保的借贷中来”。

迄今为止,财务压力已经部分被高油价时期的对冲合约所承担。但巴克莱银行的Mike Powell估计明年的产出则只有约1/4被对冲过。他还认为监管部门将会谨慎审查公司年底的储备评估情况,这意味着明年春季的再审查可能比今年秋天还要严峻。他将石油生产商比作到了悬崖边缘还在奔跑的卡通人物。

无债一身轻的生产商就处于好得多的情况。Pioneer公司通过只钻探最好的油井、保留最有效率的雇员而削减了30%的成本。Sheffield先生称投资者仍然会支持具有低成本石油资产的企业。在9月末,Permian盆地的Concho资源公司通过出售股份募集了7.12亿美元以归还借款。不仅如此,据悉大约100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资本在寻求投资机会。

凭借其卓越的生产力提升,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已经成为了全球能源市场上摇摆不定的生产者。自去年以来减少了超过1000个钻井平台后,直到最近其产出开始下降了。Meyer市长表示,谨慎欢迎这样的大洗牌,让小镇在经过6年的狂热年头之后能喘口气。但一些曾为富油带区块添油加柴而负债累累的公司正窒息而亡。

原文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ews/business/21672253-shakeout-finally-hitting-debt-strapped-shale-producers-debt-and-alive

图片版权:CNNMoney/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