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石油业——姗姗来迟的保护性出口禁令放松

本文来源:经济学人

翻译:徐翰

当未来撰写经济学教科书的时候,美国原油出口禁令将是贸易保护主义负面影响的极佳范例。同样的,奥巴马当局在今年8月14日允许美国公司与墨西哥交换部分石油的决定——即对这一限制的放松——也将会是这项必然消逝的禁令故事的光辉注脚。

地理学、工程学、经济学和政治学都在此事中起了作用。1975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美国禁止原油出口以稳定国内油价。美国的炼油厂也仍在为处理以前进口的含硫重质原油而忙于配置。现在由于页岩革命,美国石油进口量随着生产率的飙升而跳水。页岩油更为轻质,含硫量更少,但美国并没有太多的炼油厂可以有效处理它,同时禁令也意味着无法出口。

这项老规则目前使得美国以WTI基准为代表的国产油价格大幅折让于世界油价,目前差额约为6美元/桶,且自从OPEC富余产量使得油价下跌以来这一情况越发严重。美国的石油人士为他们潜在的出口市场因为美国炼油业利益而被牺牲感到愤怒。炼油业因禁令而能享受便宜的原料,其他人士则可以从批发业中获益,包括全球的消费者和美国的驾车人士。禁令的支持者声称禁令让美国的汽油价格保持低廉,但经济学家的共识是汽油这样的石油成品价格是由世界市场所决定的。随着美国原油压低价格,美国人的燃料成本甚至会进一步下降。

8.27.1 图:布伦特-WTI油价价差,by YCHARTS

政府的这次决定将会使得以上理论得到测试。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一直以来都想把它的重质原油输送到美国,并进口美国的轻质原油来转化为汽油,墨西哥目前进口数量占据其终端销售量的一半。但之前只要是对外贸易,这就是不可能的;现在,商务部将允许10万桶/天的轻质原油和凝析油流入墨西哥,以换取相近数量的墨西哥重质原油输送到美国炼油厂。

这并非第一次对禁令的违反。定义何谓原油更多是艺术(以及官僚斗争)而非科学。美国已经允许一些种类的超轻质原油出口,加拿大一直以来就享有类似于墨西哥获得的特权。对禁令的反对声也在立法者中逐渐兴起,参议院预计在今年底前将会对此事投票。法案的废除会让美国的盟友高兴——这一禁令破坏了美国在贸易上的道德权威,更棒的是还会损害那些与美国不太友好的石油国家,如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等。

细节问题仍将会棘手,美国被宠坏的原油炼制商将愿意以人造低价原材料时代的终结换取其它方面的妥协,这将包括更宽松的环境法案或者更加古老法律如《琼斯法案》的放开。《琼斯法案》禁止国外船只在美国港口之间运送货物,这项法律让船东和工会开心,但是却给从墨西哥湾区海岸码头运送集装箱到东北地区的炼油商带来了高额成本。对这些古老顽疾的这种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对世界石油市场而言可能仍将耗费一些时间。然而,通过降低对墨西哥石油的贸易壁垒,奥巴马当局至少将能改善世界石油市场的运作,并显示出更多重大改革的潜在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