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论文引发的“血案”

10.21.2封面模板

简力

转基因食品这个东西,相信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XX鱼”食用油就经常声明自己的产品为“非转基因”。到底转基因是啥呢?“就是指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把动植物的基因加以改变,再制造出具备新特征的食品种类。”不太理解?好吧,容我从头道来。

关于基因、DNA、RNA、蛋白质

DNA:中文名脱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的遗传物质。你能被你爹妈创造出来全凭这东西的功劳,亲子鉴定就是鉴定你和你爹妈的DNA是否一致。

RNA:中文名核糖核苷酸,是以DNA为模板的一条单链核糖核苷酸(DNA为双链)。RNA是DNA与蛋白质的“中间人”,双链的DNA“转录”成单链的RNA后,RNA再“翻译”为氨基酸,氨基酸组装成为蛋白质。蛋白质(protein)是生命的物质基础,是构成细胞的基本有机物,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没有蛋白质就没有生命。

基因:一段有功能的DNA片段,是控制生物性状的基本遗传单位。广大群众通常认为基因和DNA是同一个东西,显然这种看法不太准确,但为了方便理解,就这么认为吧。而转基因,可以理解为重组DNA技术,就是在原有的DNA上增加或者减少一段DNA链,并使改变后的DNA能稳定存在。由于DNA最终控制蛋白质的合成,DNA链一旦改变,那么生命体合成的蛋白质也将永久改变。

简单来讲,DNA就是资本市场上的所有买方机构的总和,基因就是其中一个买方机构,RNA就是投行,氨基酸就是未上市的公司,蛋白质就是上市公司。在DNA(买方)的支持和授意下,RNA(投行)将氨基酸(未上市的公司)组装成蛋白质(包装后上市)。

转基因食品为啥可能对人体有害?

打个比方,这有一个电影公司,主要业务是拍电影。老板头一热,非要在这电影公司里面增加一个制药部门,而且这个制药部门是永久存在的,你说这制药部门对这电影公司有啥影响?或许制药部门突然开发了一个新药,给公司带来巨大收入;也或许由于公司本身不熟悉这块业务,把钱全部赔进去了。结果到底怎么样,咱说不清楚。但是即使这样有好处,也免不了有坏处的。

好了,接下来说正题。比如在植物里引入了具有杀害虫功能的基因,那么这个植物就能分泌能让虫子死亡的物质,比如蛋白质。虫子吃了这个植物之后就挂掉了。问题来了,人吃了这个植物会怎么样?好吧,这个例子在科学上不太严谨,能明白我的意思就OK了。

好在能让虫子挂掉的东西不一定能让人挂掉(不然杀虫剂就没有市场了)。况且,我们的食物也是经过烹饪过的,不必过度担心植物分泌的有毒物质,吃掉肚子里的植物也是“死”的,总不能被吃掉肚子里了还分泌让虫子挂掉的有毒物质吧。OK,你说对了,被吃掉的“死”的植物,真的有可能还“活”在你的肚子里。

张辰宇的发现:现代版“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

2010年,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张辰宇教授在cell reseach 上发表了两篇看起来没什么意思的论文1. Identific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microRNAs in raw milk during different periods of lactation, commercial fluid, and powdered milk products. 2. Exogenous plant MIR168a specifically targets mammalian LDLRAP1: evidence of cross-kingdom regulation by microRNA

第一篇讲的是从牛奶,不管是哺乳期、商业化的牛奶,或者是奶粉里,都是可以鉴定出miRNA。第二篇讲的是中国人的血液里能够稳定的检测到水稻的miRNA,表明植物的miRNA可以进入人体的循环系统里;在喂养了植物性饲料的小鼠、大鼠、牛、马和羊的血清里同样可检测到植物的miRNA;来源植物的miRNA可占到哺乳动物总miRNA的5%。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我们吃进去的不仅是“食物”,“还有信息”。没准吃什么像什么,哈哈。中国人不就有“吃啥补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类说法嘛——这可能是非常科学的。当然,也不是真的吃啥就补啥,人吃猪尾巴是不会长出猪尾巴的。

方舟子:打假 OR 被打假?

方舟子大师早就教导我们,植物动物体内也都是DNA,DNA片段不就是“基因”吗?吃什么不都是吃基因和DNA吗?在成千上万个基因中加上一个两个基因,而且那些基因都能被消化掉,吃吧,怕啥?张的文章一发表,麻烦就来了。miRNA最终还是来源于DNA,miRNA稳定存在,则证明了控miRNA生成的DNA片段,也就是“基因”,可能是稳定存在的(虽然可能只是某一段特殊的“基因”)。方大师要么没读过张的文章,要么就是说假话。

当然,方大师被打击了还可以去打假,RNA的稳定存在则让孟山都不稳定了。转基因生物拿到市场上来,这些转基因食品在消化道里会咋样啊?

孟山都 PK 张辰宇

作为全球转基因作物领域的龙头企业,孟山都公司这回真的是“麻烦大了”。张的论文发表后,英国等西欧国家媒体也发表述评,说明该论文新发现有标志性的重要意义,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管理或风险管理提出了新的重大挑战,特别是对从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始的所谓“实质等同”而不需检验转基因食品的做法提出了动摇基础的重大挑战。

论文发表后大约三个来月里,美国孟山都公司默不作声。面对媒体述评介绍和足够强烈的社会反响,该公司终于按捺不住而于2012年01月10日发表题为“张某和他的论文”的技术声明(Zhang, et al),试图否定那篇论文阐明的新发现,说:没有足够证据证明miRNA对动物的作用是饮食方面的重要问题。

无巧不成书。就在孟山都发表那技术声明之际,美国老牌综合杂志《大西洋》发表述评《转基因食品真的很危险》。该述评介绍了中国学者关于miRNA可随食品进入人体和发挥作用的论文,它的科研新发现清楚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转基因成分可随食品进入我们的身体和影响我们的健康安全。

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自张的论文问世之后,转基因领域的大战一波接一波,欧美的争论甚至盖过了张生活的中国(我们的天朝啊)。转基因食品是好是坏,作为一介平民,我无从知晓也无法评论,但就像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蒯本科教授所说:

转基因食品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其实任何东西都存在一个安全性的问题。就像开发药一样,药从开发开始到最后成功,在某个环节上都可能被淘汰掉。其实转基因只是一个生物学手段,它本身并不代表有害或是没害,好或是不好。转基因食品是不是有利,取决于转什么基因,或者什么基因转到什么食品里。

 

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