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行业的嬗变之电信业——化整为零

9.5封面模板

徐翰

如今,包括零售、食品制造、医疗、金融、交通、通讯和娱乐等几乎所有的传统行业都在受到互联网的影响。电信行业作为上一次工业革命的宠儿,在过往的百年里渗透进每一代人的生活,从奢侈的专线到家家户户都有的座机,到如今几乎人手一部的移动电话,背后无不是电信业的影子,可以说人类频繁交流的时代是随着电信业的繁荣来临的。但如今,面临互联网的冲击,电信行业又何去何从呢?

首先绕不开的就是OTT,即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使得电信运营商沦为单纯的“传输管道”的现象。OTT问题在全球普遍存在,对于电信业企业而言,要么下场比赛,要么坐在场边替人喝彩。除了直接参与互联网的数据服务外(例如中国电信旗下的易信),对于运营商而言也许最自然的想法就是局域无线网络的建设和运营。

美国思科公司近日研究表明,移动数据流量在2012-2014年间将增长78%,其增长率将是固定IP流量的三倍。预计到2016年,世界一半家庭都将拥有Wi-Fi,83%的宽带家庭将拥有Wi-Fi。而消费者对Wi-Fi连接的主动搜索很频繁,手机用户使用Wi-Fi的时间多于使用移动蜂窝网络时间1/3。目前运营商的3G数据套餐的价格也促使顾客更多地使用Wi-Fi。全球各大电信巨头已经认识到Wi-Fi的重要性。日本的KDDI已经建设了22万个公共热点,以期在2013年负担起移动数据流量的一半,超过2012年43%的比例;而美国AT&T在2012年度移动设备流量增长了3倍,达到52亿MB。

而我国三大运营商在动作上也并不小。中国电信在2009年就加快了WLAN热点建设,新增Wi-Fi热点约7万个,强化Wi-Fi覆盖,强调“CDMA+Wi-Fi”的协同策略;而中国移动自2010年起对WLAN热点建设的热情为三家中最大的,它在2010年已经建设了54.5万个WLAN热点,而在2011年WLAN热点增加到220万个,流量增长近4倍,收入增长近3倍,分流2G数据流量。

9.5图一

然而,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其最大的挑战正是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对投资量不小的Wi-Fi业务进行货币化,谋求盈利。目前我国公共Wi-Fi热点的建设采用运营商承担大部分建设费用,政府按一定标准向运营商购买服务,用户免费使用的模式;这一模式对于Wi-Fi业务而言并未有效连接供需两方,难以持久,前车之鉴就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政府不堪Wi-Fi建设的重负。

Wi-Fi业务货币化方向大致可以分为前向收费和后向收费两大类。前向收费即对消费者进行直接收费,这一点在我国实现的可能性较大,也比较容易操作。2013年1月1日,广东移动调整了其WLAN优惠业务——从过去的“全球通用户免费”改为“全品牌开通WLAN的客户每月获赠省内1小时WLAN免费时长”,暗示Wi-Fi免费时代的结束。

基于我国目前的公共Wi-Fi的质量和服务,想要消费者买单或许并非那么容易。而后向收费则是向利用Wi-Fi的商家获取收费,这里的业务模式比较微妙。美国旧金山选取EarthLink 与谷歌公司合作承担建设费用,通过精准广告投放获取收益。后因为网络速率低,市民难以接受广告模式而最终失败。而香港实行Wi-Fi网络先期建设由运营商投资,然后政府购买服务。政府购买的免费服务涵盖了如公共图书馆、公园等公共场所;非公众场所如商场、酒店、餐厅等则由运营商进行自主运作,一般成本能够由商场承。(见前次《传统行业的嬗变——百货零售》一文)。

目前Wi-Fi业务模式大体可以分为基础服务、高级服务和增值服务3大类。基础服务正是通过捆绑协同增强客户粘性、缓解蜂窝网络压力等。高级服务则包括付费优质Wi-Fi提供、Wi-Fi漫游和企业客户Wi-Fi管理。增值服务则包括广告、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LBS)以及商家客户关系管理(CRM)等。目前国内3大运营商反复强调的业务主要是基础业务以及付费优质Wi-Fi,其余则刚刚开始或几乎是空白,而海外运营商也并未走得更远。美国的AT&T和瑞士电信旗下Wi-Fi部门的主要业务是为酒店、书店、快餐店、咖啡厅等提供各种等级Wi-Fi服务,并参与顾客的支付;而英国电信旗下Wi-Fi部门还可以提供优惠券广告;天空广播公司的Wi-Fi服务则开始涉足跨渠道销售和LBS服务。

如果仔细考察可以发现,这些业务与传统电信企业的路数有很大不同——它们多强调客户细分和网络的局域性。目前看来,电信业要摆脱OTT,挖掘Wi-Fi后向收费模式是一大出路。从行业大图景而言,电信业需要经历“化整为零”的转变,跳出蜂窝网络与Wi-Fi左右互搏的困境。电信业面临的OTT困境是增值服务能力的困境,只有摒弃“跑马圈地,坐地收钱”,去接触和了解细分需求,未来的电信业企业才有利用Wi-Fi对抗OTT的基础。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