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传统能源的时间

8.14封面模板

徐翰

注:由于能源数字在各主要能源协会和各国机构有所差异,本文大部分数据选取有逾60年统计经验的BP石油公司数据作讨论,其余根据各方数据作估计,中国数据不含港澳台地区。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大力发展节能环保和新能源产业”。新能源,即相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而言,包括太阳能、风能、核能、地热能等。在目前三北地区“弃风”现象严重,光伏需求萎靡不振,民众对核电抵触情绪严重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必须彻底拥抱新能源,因为我们所拥有的常规能源的确不多了,我们的时间,亦所剩无几。

我国是个煤炭资源大国,无烟煤和烟煤已探明储量为622亿吨,而次烟煤和褐煤储量为523亿吨,总储量达到1145亿吨(国土资源部可直接利用的煤炭储量数据为1886亿吨,略有差别),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位居世界第三,占全球已探明储量的13.3%。

纵向来看,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我国对于煤炭能源的消耗也与日剧增,1981年我国煤炭消耗量仅6.2亿吨,而到2012年则为36.5亿吨,已占世界产量的47.5%,平均每年保持8.8%的增长速率,按照这一速度生产下去,在不考虑新探明储量的前提下,当前煤炭预计在2029年就将消耗殆尽。如果按照1.5万亿吨的总储量,按目前的消耗速率,煤炭也只足够国人使用到2055年左右。我们寄希望于中国经济对煤炭的依赖或许降低,或许需求和产量增长没有过去20多年那么迅速,但煤炭作为资源的不可再生性质已经显现无疑。即使从横向来看,我国煤炭的储采比为31,远低于世界主要经济体。

即使BP数据没有低估,我国的煤炭储量也十分丰富,然而长久以来的能源消费习惯使得我国过度倚重煤炭,产量和消费量都高得不成比例,因此相对而言煤炭资源并不能算富裕。

图一8.14

图二8.14

我国的石油呢?的确,2012年我国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7.3亿桶,合2.4亿吨,仅占世界份额的1%。而自1965年以来,我国的石油消费量以约10.8%的速率增长,而产量增长仅为8.2%。仅到2012年,我国的石油消费量已经达到4.59亿吨,占全球消费总量的11.2%,但产量仅为2.07亿吨,对外部石油的依赖程度显而易见。横向来看,我国石油的储采比为11.4,低于世界其他主要产油国,仅和东南亚及非主要产油国的欧洲国家相当。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而我国不仅石油储量乏善可陈,而且胃口巨大,对外石油依存度也逐渐提高。

图三8.14

图四8.14

在天然气资源上,近年兴起的页岩气革命着实让人兴奋了一把,但革命之后还得算账过日子,我国的天然气资源又如何呢?基于现实的政治、技术和经济条件,我国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为3.1万亿方,仅占全球储量的1.7%;这一资源的巨人是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和中东各国。相信BP统计数字并未包含中国、美国等国所有探明或估计的页岩气数量,也未考虑很多国家尚未开展页岩气勘察的事实。基于这一数据,我们不妨先估计一番。

自1970年以来,我国的天然气消费量和产量都节节升高,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3%和12%,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自2009年以来,消费量和产量的缺口显著扩大,对外依赖增强。以目前的增速估计,到接近2060年左右,我国的天然气已探明储量会被消费完毕。近年,随着美国发现页岩气,美国一跃超越俄罗斯成为第一大页岩气出口国,而中国与美国页岩气储量相当,据信约为20-30万亿方,中国是否能同美国一样摇身变为出口大国呢?不同于美国的是,我国页岩气储量绝大部分位于四川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等地,平均开采难度更大,并且,耗水量较大、可能诱发地震的水力压裂开采法用于四川和塔里木等地真的合适吗?显然,在我国页岩气资源在政治、技术和经济可行性得到证明之前,我国并非天然气大国,反而依然会是主要的天然气净进口国之一。

图五8.14

图六8.14

总之,我国的地质条件已经摆在桌面,寄希望于走大运式的储量爆发既不现实也罕有可能;按照目前的消耗增长和常规能源储量,如果不坚决发展新能源,也许等不到第25个“五年计划”时,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就会饱受能源之苦,留给传统能源的时间很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