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典治污的时代来临了?

7

王雅妮

7月8日,公安部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四起环境污染重大案件:云南省昆明市“牛奶河”污染案、河北省廊坊市部分电镀厂非法排放电镀废液污染环境案、湖南省株洲市佳旺化工公司非法倾倒化工废液污染环境案、山东省邹平县乾利公司非法处置工业渣土污染环境案,揭开了污染环境犯罪的冰山一角。

根据公安部的统计:今年截至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已成功侦破环境污染刑事案件112起。

最高检网站报道:今年1月至5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查办危害生态环境渎职犯罪471件582人,其中厅级官员1名、县处级官员13名,重大案件109件,特大案件122件。

这些公布的案件数据与以往我们从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的环境污染犯罪的取证难、鉴定难、认证难,久拖不决大相径庭。其中的缘由与6月19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不无关系。

两高《解释》的出台也是备受各方的关注,不知北京的雾霾天气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推动作用。让我们来看看此次《解释》的亮点之处:

首先,对于刑法条文中经常看到的“严重污染环境、后果特别严重、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严重危害人体健康”这类描述《解释》明确了其相应的认定标准,其中对于“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列举了十四种情况。使得这些条文表述不在浮于纸上,而是能落实到实际操作之中。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充分理解两高的“用心”严格依法履行职责,让公民能切实的享有宪法赋予我们的生命健康权。

其次,《解释》第二条也指出在追究违法企业污染环境行为的同时,对负有环境监管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失职或渎职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一些企业污染环境的行为往往长期存在,这与当地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环保执法部门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往往罚款了事。此次“解释”的规定也提醒着那些负有环境监管职责的人员,当他们在不作为的同时,也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然,在《解释》中我们也发现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身影。例如:《解释》第五条对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消除污染,积极赔偿损失的,可以酌情从宽处罚。环境污染行为一旦产生,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其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此条规定也是为了让行为企业或者行为人在污染环境后,能够不因畏惧法律的制裁,而掩盖或者放任污染环境的行为,使其能主动、及时采取措施,减少、弥补损害。《解释》第四条专门规定,实施污染环境、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擅自进口固体废物等犯罪,具有四种情形之一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阻挠环境监督检查或者突发环境事件调查的便是其中之一。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十六个字,我们已经耳熟能详,此次两高《解释》的出台好比给那些环境污染企业和环境监管人员套上了一道紧箍咒。但我们也开始担心不知这道紧箍咒,只是一道看上去很美的光环,还是能真正起到震慑作用的法器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