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战争——从专利流氓说起

7.1封面图片模板

徐翰

专利流氓的正式名称是非专利实体(NPE),又叫专利流氓(Patent Troll),其具体的发端难以详细考证,一般认为源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美国。严格说来,NPE并非等于专利流氓,有的NPR对专利进行二次开发和激活休眠专利等。而真正专利流氓本身没有任何别的业务,不生产不销售,只是拥有众多专利权,唯一的业务就是找到其他公司——往往是行业里马虎的大企业——进行专利诉讼,索取极高的专利许可费或者获得高额和解费;实际操作中很难区分NPE和专利流氓,NPE往往打着投资开发的旗号干着专利流氓的事,所以一般NPE基本等价专利流氓。一般的企业面对专利流氓犀利又切中要害的攻击,最终结果往往是赔钱了事。

图: 美国NPE涉及的专利诉讼案数量

7.1图一

不可否认,专利具有很高的价值,这从2011年谷歌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拥有1.7万项专利的手机厂商摩托罗拉移动事件就可以看出。专利的产生、流动、开发、使用构成了一个较为有效的市场,而专利流氓就是寻找这一市场的无效区域,如寻找专利持有者的专利申请疏忽和专利使用者们的专利权漏洞,获取几乎无风险的高额收益。

表:美国10大NPE

7.1图二

那么,这些专利流氓的背后又是谁呢?正是那些科技巨头——所有你能叫得出名字的家伙都深陷其中。

NPE们首先需要拥有足够多、高质量的专利,其获得的方式往往是收购和转让;收购需要资金,而转让需要高质量专利的卖家,这些因素都与业界巨头难脱干系。2010年,一家名为CPTN Holdings收购了Novell的882项专利组合;同年一家名为Rockstar Consortium的财团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加拿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北电网络约6000项的专利,是谷歌最初出价9亿美元的5倍价格。在德国反垄断机构的努力下,人们现在已经知道所谓CPTN Holdings背后正是微软、苹果、EMC和甲骨文公司,而EMC又是云软件VMWare公司的专利公司。而Rockstar Consortium背后的最大股东正是苹果,其股东还包括微软。据悉,苹果公司最终获得了其中的1024项专利,而将其余专利留在了Rockstar Consortium,并另行转让给其部分专利,充实其“火药库”。

有了充足的弹药之后,NPE们就可以开火了。2000年,NTP公司意欲将自己的无线收发邮件的专利授权给几家公司,但无人回应,于是NTP挑起了专利诉讼,业界领头羊RIM公司(黑莓手机制造商)不幸被选中,NTP发现其有多达8项专利侵权,要求法院关闭其在美国的服务,法院裁定NTP的专利有效,RIM侵权,而最终RIM无奈地与其和解。RIM支付了高达6.125亿美元的和解赔偿,成为NPE狙击行业巨头的经典专利案例。

全球最大的NPE应该是高智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由前微软CTO麦沃尔德创办其拥有至少20000件专利。在其成立之,高智公司初并未发起任何诉讼,但从2011年起,其陆续开始起诉赛门铁克、趋势科技和摩托罗拉等公司。高智公司背后股东被普遍认为正是亚马逊、苹果、思科、eBay、谷歌、诺基亚、索尼、雅虎和微软等行业巨头。而专利市场最为活跃的NPE当属Acacia Technologies,据统计在2005-2011年间它针对超过1000家公司进行了诉讼。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来临,专利大战似乎已经进入了全面战争阶段,各大巨头也不甘隐于幕后,纷纷赤膊上阵,争得你死我活——谷歌从IBM手中购得1000项专利、苹果指控三星和摩托罗拉的Android手机抄袭其技术、甲骨文以Android侵犯其专利为由向谷歌索赔60亿美元、微软为Android而对摩托罗拉提起诉讼、诺基亚与苹果也不断诉讼和解……

对于大企业而言,现在除了与直接竞争对手肉搏之外,涉入专利争夺战更多是为了防御,谷歌的律师肯特-沃克就对媒体表示,谷歌早已抛弃了创新理念,而为抵御潜在诉讼而收购了大量专利。几乎每个科技巨头背后都有一大堆令人头疼的专利案。有趣的是,被NPE骚扰最严重的正是苹果公司。从2009年起直到现在,一家名为Lodsys的NPE认为苹果的App内置直接购买功能侵犯了其专利,虽然苹果自iOS3.0起一直在对其支付专利,但Lodsys坚持认为其专利许可无法延伸到第三方App开发者,并且其从一些小型的App开发商开刀,提起诉讼一伙的专利使用费,至今尚在进行之中,预计2013年10月Lodsys一系列专利诉讼将被合并处理。

图:各大公司被NPE起诉的次数

7.1图三

终于,美国政府也对此无法坐视,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美国发明法》,意图抑制专利流氓挑起的诉讼案件。然而,正如前文所示,美国为专利流氓挑起的诉讼案件仍然不断攀升,似乎这一法案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2013年6月,奥巴马又再次对专利流氓发起挑战,要求公开专利最终所有者身份,从而暴露出诉讼案背后的专利流氓,迫使其撤销诉讼,并且法院也可以对起诉者施行处罚。无独有偶,韩国则计划实行“国有NPE”制度,以解决专利制度问题。目前来看,各国的专利系统并不完美,良好的运作和监管体系尚待摸索。另一方面,支持自由专利流氓行为者则认为,专利流氓使得发明市场更为活跃,发明的财务回报得到最大体现,间接鼓励了发明活动,因此对专利流氓的限制不应该太严格。

表:美国各行业NPE专利诉讼情况

7.1图四

不过,当大量的优秀公司花费太多脑筋在专利权而非专利本身时,势必对消费者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从另一个角度,我们也必须理解。相信很多优秀的初次创业者、企业家在创业过程中都遇到过各种专利问题,随着国内对知识产权的日渐重视,企业家们也不得不小心企业的知识产权问题,处理不好,轻则赔礼赔钱,重则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请不要认为专利战争只在科技业才有,根据上表统计,任何行业都难以置身事外,企业只有从一开始就重视专利和知识产权,才能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注:本文图表、数据来源为PatentFreedom,2013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