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重温:史记•货殖列传•计然七策——古人的商业智慧(二)

6.10

楼民

本人喜好历史,古代史的“前四史”中最好《史记》,最爱其列传中神采飞扬的人物。后学经济,再读“货殖列传”时,不禁拍案惊叹。涉足投资之后,重温其文,又有新的感受。摘录如下两段以飨诸友,是我很喜欢的两段。曾试着做些分析、解释,写出来总觉着别扭,最后放弃了。还是只读原文,字字珠玑,如饮甘醴,痛快淋漓:

昔者越王句践困於会稽之上,乃用范蠡、计然。计然曰:“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二者形则万货之情可得而观已。故岁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六岁穰,六岁旱,十二岁一大饥。夫粜,二十病农,九十病末。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不辟矣。上不过八十,下不减三十,则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积著之理,务完物,无息币。以物相贸易,腐败而食之货勿留,无敢居贵。论其有馀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修之十年,国富,厚赂战士,士赴矢石,如渴得饮,遂报彊吴,观兵中国,称号“五霸”。

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喟然而叹曰:“计然之策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於国,吾欲用之家。”乃乘扁舟浮於江湖,变名易姓,适齐为鸱夷子皮,之陶为朱公。朱公以为陶天下之中,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乃治产积居。与时逐而不责於人。故善治生者,能择人而任时。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此所谓富好行其德者也。後年衰老而听子孙,子孙脩业而息之,遂至巨万。故言富者皆称陶朱公。

计然据说是范蠡的老师,其“计然七策”,俨然中国经济思想史上的《隆中对》,两千年前的《国富论》。

老师好像总是没有学生有名,就像格雷厄姆与巴菲特。但格雷厄姆留给我们了《证券分析》和《聪明的投资人》,“计然七策”亦大名垂青史。巴菲特呢,首富和“致股东的信”。范蠡呢,陶朱公之名、与西施的浪漫传说。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