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危机中孕育的投资机会

H7N9

作者:吴映辉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流感并不是一个鲜见的词汇,早在公元前412年,“现代医学之父”——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就已经记述有类似流感的症状。即便是杀伤力惊人的流感,也时有发生。如1580年在西班牙、意大利发生的流感致使马德里成为一座荒无人烟的空城、罗马死亡超过9000人;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横扫世界,约10亿人受到感染,数千万人在这场瘟疫中丧生……

国内对大规模流行性疾病的关注,始于2003年爆发的非典(SARS);由于其所带来的巨大人员伤亡与社会恐慌,此后,不论是个人层面、还是国家公共卫生安全层面,对各类疫情的重视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近期在国内爆发的H7N9禽流感,由于其高致命性,更是自发现起便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H7N9禽流感病毒系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截至5月5日,我国大陆地区已确诊H7N9感染人数127人,其中27人死亡。在近年来全球爆发的疫情中,本次H7N9禽流感所致伤亡已不可小觑。

                      表1、近年来全球重大疫情一览

时间

疫情 死亡人数

1997

香港H5N1禽流感

248人

2003

非典型肺炎(SARS) 813人

2003

美国疯牛病

79人

2004

安哥拉马尔堡出血热

227人

2007 刚果埃博拉出血热 160人
2008 巴西登革热传染病 174人
2008 津巴布韦霍乱 3975人
2008 中国手足口病 40人
2009 手足口病第二次爆发 79人
2009 甲型H1N1流感 约1.85万人

资料来源:网易新闻、承树投资

我们相信,H7N9绝不会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次流感疫情爆发,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我们所不可预知的疫情出现;但我们同时也相信,随着科学技术水平及防范措施的不断提高,人类应对各类疫情的手段与方法也将日趋成熟。在未来人类与各类疫情抗争的过程中,也势必会促使医疗行业中部分细分领域的繁荣与发展。风险投资机构若能在这些细分领域中寻找到合适的投资机会,或许能分享该领域的繁荣所带来的投资收益。笔者认为,在医疗健康行业有以下细分领域可供风险投资者关注:

(1)针对人传人疫情的疫苗及通用流感疫苗

在本次H7N9禽流感疫情中,对于是否需要做H7N9疫苗,很多学者都持有保留意见,主要原因为目前尚没有证据表明H7N9具有“人传人”特性,而是以散发的形式出现,而疫苗一般是为了预防具有人际传播能力、且呈较大规模流行的流感而生产;疫苗研制的成本较高,做H7N9疫苗是否有价值需要打一个问号。

对于H7N9而言,或许研制疫苗的价值有待进一步商榷,但在疫苗领域,有两个方向不容我们忽视:

一是针对具有“人传人”特性病毒的疫苗:如2009年H1N1疫情让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5.83亿元,同比增长1700%。未来若出现人传人的疫情,相关针对性疫苗定会获得爆发式的增长。

二是通用疫苗领域:目前流感疫苗主要针对流感病毒的血凝素(HA)和神经氨酸酶(NA)设计,但二者均易发生变异,若出现流感大流行的是未被预测到的新型病毒,则很难在流感爆发时迅速研制出对应的疫苗。若能针对流感病毒相对稳定且不易变异的成分,如核蛋白、基质蛋白、膜蛋白以及血凝素的保守部位等设计通用流感疫苗,或许我们便可以一劳永逸地消除流感困扰。目前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等已布局通用流感疫苗的研发,但目前尚不成熟,还有诸多技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如果未来在这一领域技术获得突破,市场前景将非常值得期待。

(2)流感病毒的快速检测

当一场新的流感疫情发生时,首先需要做的便是鉴别出引发疫情的流感病毒株,并寻找相应的检测方法。受益于基因测序等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目前研制针对流感病毒的核酸类检测试剂盒并不困难,如本次H7N9检测试剂盒,在H7N9疫情公布后的70小时便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

但核酸类检测试剂盒只能在专业实验室使用,在检测的时效性与便利性上并不是非常突出,现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是:当一场新的疫情发生时,能迅速研制出相应的快速检测设备与快速检测试剂,可随时随地、快速地进行相应检测,实现即时检验(POCT,Point Of Care Testing),这将大幅提升流感病毒检测的便利性并缩短检测时间,进而可更为有效地对流感疫情进行监控和管理,这也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3)用于流感治疗的化学首仿药及中成药

在卫生部推荐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第二版)》中,对于H7N9的治疗,推荐有奥司他韦、扎那米韦、帕拉米韦三种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莲花清瘟胶囊、喜炎平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等中成药,及部分中药处方。

在化学药品领域,目前推荐的三种药品实际上均为外资医药厂商原研:奥司他韦由吉尔利德公司进行临床研究,后由罗氏制药受让共同开发,目前在国内除罗氏外,还有几家本土仿制药产品也已获批;扎那米韦为葛兰素史克原研产品,目前在国内授权先声药业共同经营;而作为本次H7N9禽流感中加速审批通过的帕拉米韦,虽然在CFDA获批的为本土企业,但其实质上也是对美国BioCryst与强生公司帕拉米韦产品的仿制。在抗流感化学药品领域,新产品开发难度大、风险高,预计短期内,国内仍将以仿制为主。但对于那些在国内实现首仿的企业而言,如获得帕拉米韦药品批文的广州南新制药有限公司,未来有望在这一市场中实现快速发展。

中成药抗流感领域,不乏重磅产品,如连花清瘟胶囊、喜炎平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都是年销售额高达数亿元的产品,相比于上述几个化学药品而言,中成药有一非常大的优势:即产品治疗领域广泛,除抗流感病毒外,甚至还具有抗菌、解热消炎、增强免疫、上呼吸道感染治疗等多种适应症。这也使得其销售和抗流感化学药有较大的不同:抗流感化学药由于适应症相对单一,因此销售额依据是否发生流感疫情波动较大;而中成药产品由于适应症较广,即便没有爆发H7N9之类的疫情,其也可以用于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等,销售情况相对稳定。且本土企业在中成药领域具有外资无可比拟的优势,未来中成药抗流感领域,仍将是本土医药企业可以掘金的热点。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