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降价大潮下,制药行业还值得投资者关注吗?

作者:吴映辉

2015年初湖南省率先掀开了今年药品招标的序幕,同时也引发了本轮药品招标降价的大潮。湖南药品招标中,对范围内的26440个品规进行了少则10%多则50%的价格下压,致使数百家药企代表聚集在省政府礼堂前拉出“药厂亡,百姓亡”的横幅标语,抗议湖南药品招标血腥砍价。浙江紧随其后,以现有交易价格下降10%为参考价,部分品种降幅接近20%。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最近天津、安徽蚌埠的招标政策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天津政策提及该市将采集全国药品最低中标价,并以季度为周期实行动态调整,将价格调整为全国最低;安徽蚌埠则规定列入单品种目录范围内的药品其降幅未达25%的,其生产企业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在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

药品招标降价已然成为悬在制药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丝风吹草动都牵扯着制药企业的神经,进而也影响着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的决策行为。在制药行业增速下滑、招标降价的背景下,很多VC/PE将目光转向医疗器械、健康服务等其他医疗细分领域,甚至不再关注制药行业。笔者前段时间与业内朋友交流,当提及还在关注制药板块时,对方给我的回复是“现在药品降价压力这么大,你们投资好逆向”。由此可见投资机构对于药品降价的担心,但制药行业真的不值得关注了吗?

要解答这一问题,核心要弄清楚两件事情:1)药品招标降价,究竟要砍的是哪一块价格?2)中国药品市场还有没有发展机会?

1)药品招标降价,究竟要砍的是哪一块价格?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需要弄清楚我国药品的市场结构与价格体系。受以药养医政策的影响,我国药品销售额中近80%都是在医疗机构实现的,且近年来比重出现微幅上升的趋势;与美国仅约30%的药品销售来源于医疗机构渠道形成鲜明对比。

图1、我国药品在医疗终端市场的销售占比(亿元,%)

4.29图一

医疗渠道的供应链冗长且复杂,交易成本高,药品在流向医院的这条渠道中,各级代理商、临床科室等都获得了权利带来的垄断利润。在我国药品利益链条中,制药企业其实只占据了其中相对较少的一部分,如下图所示。也正因为如此,我国药品销售额靠前的品种中,不乏高渠道费用的产品。

图2、药品从生产、流通到销售的利益分配

4.29图二

与国内市场相反,美国市场药品价值链分配上,流通环节仅占到30%左右(批发5%、零售25%),约70%的利益分配在制药环节。

图3、中、美药品价值链分配

4.29图三通过上面几组数据的对比,不难看出药品降价中最需要砍掉的,实际是来自于流通环节,其中包括各级代理商、医院、临床科室等的利益。但在目前我国以药养医的大环境没有改变,各级招标部门政策草率出台的情况下,受伤的往往是制药企业。我国药品招标降价的根源是医保支付能力不够,采用现行的招标降价方式显然并不能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目前这种粗暴式的降价方式终将不能持久。砍掉药品价格中真正需要砍掉的,制药企业维持相对稳定的利润水平,才是中长期我国制药行业真正的发展方向。

2)中国药品市场还有没有发展机会?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可以从市场总量与市场结构两个维度来看。

市场总量方面,我国人均药品支出依然较低,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低于巴西、俄罗斯等发展中国家,再加上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我国依然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药品市场之一,如图4所示。

图4、全球主要国家药品市场增速预测及人均药品支出

4.29图四

市场结构方面,全球、中国药品市场前15大治疗领域如下图所示,我国药品市场中抗生素、抗肿瘤等领域的占比水平远高于全球市场,而止痛药、糖尿病、高血压等领域占比则明显偏低。伴随着一个国家工业化、城镇化、老龄化的发展,其疾病谱也将由流行性疾病控制转向慢性病管理领域,我国目前正处于这一转型阶段。

图5、全球/中国药品市场前15大治疗领域对比

4.29图五

结语

基于前述分析,不难看出:一方面,在目前我国各地医药招标政策骤变的情况下,受伤的往往是制药企业,但现有粗暴式的砍价招标显然并不能有效解决我国药价虚高、医保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挤掉药品价格中真正的水分,制药企业维持合理的利润水平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另一方面,我国药品市场依旧充满活力,虽然近两年行业增速有所下滑,但其中不乏疾病谱及用药习惯改变引致的新市场增长点。

尽管我国制药行业目前承受较大的降价压力,但寻本溯源,我国制药行业依旧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机会的市场。诚然,在目前行业整体增速下滑、招标降价的压力下,更考验投资者精选优质企业的眼光与能力。

打造中国的杜邦:龙盛模式初探

徐翰

概述

浙江龙盛集团近年来通过自主研发的中间体、海外战略性的收购逐步完成了对染料产业链的控制,发展跃上新台阶。未来,龙盛在自身学习基础和业务边界上,将会积极复制“通过自主研发和战略并购掌握关键中间体和产品技术及专利,对内依托清洁化生产和产能壁垒,对外依靠规模和成本优势,控制全球相关中间体和产品的产业链,进而掌握该行业标准制定权”的策略,并通过相关多元化的扩张,打造“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核心产品线”,推动企业的业务规模、品牌价值和资本市场市值更上层楼,比肩欧美化学巨头。事实上,“龙盛模式”极类似当年杜邦崛起之路。

  • “从0到1”上半场,敲门之砖——染料助剂

1970年,龙盛创始人阮水龙先生创办了浙江龙盛集团前身的上虞县公社微生物农药厂,彼时年产值不过万元。1979年,农药厂难以为继,阮先生赴上海学习染料助剂工艺,并通过自己钻研、借设备于当年投产CPU树脂,获利十余万元。1992年,龙盛生产的染料助剂销售规模已近亿元。

在这一阶段,公司在创始人带领下找到了最初带来成功的化学产品——染料助剂,并且完成了商业化和规模化,销售过亿元,企业也初步积累了研究、商业化开发、生产销售、管理的资源。

  • “从0到1”下半场,成功之匙——分散染料

1993年,阮伟祥先生进入集团工作,龙盛开始投入分散染料的技术研发工作,并解决了钙镁离子含量等系列难题,缩短了产品周期、降低了成本、减少了污水排放;同期,还投入研发了关键中间体MA,浙江龙盛也从1993年起正式转型生产染料。

到1999年公司的染料产能达到5.5万吨,分散染料产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一。2003年浙江龙盛上市时,公司不仅是世界分散染料产量第一的企业,还有较强的中高档的活性染料和酸性染料产销能力。

从1993年到2003年上市,公司在管理层带领下找到了核心化学产品——染料,公司通过前期染料助剂的资源积累成功转型到新的化学产品——染料,打开了新的市场空间。在1970年开始创业到2003年浙江龙盛A股上市的整个阶段,浙江龙盛作为化学企业完成了学习基础的打造、企业能力边界的确认,找到了成功的商业化产品和模式,完成了“从0到1”的创业成功历程。上市时,公司在A股的市值也达到20-30亿元。

  • “从1到10”上半场,强化中间体,开始相关多元化

在三十余年的发展中,阮水龙和阮伟祥为主的领导层也逐步认识到靠单一化工产品不足以支撑公司持续发展,企业需要找到可以复制的成功商业模式。2007年公司增发募集资金11.16亿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年产7万吨芳香胺系列产品技术改造项目、收购浙江龙化项目、年产15万吨高效减水剂项目以及日处理1.5万吨污水处理项目;由此,可以看出,公司大体上通过以下两个方面来完成从1到10的初期过程。

一方面,公司依靠技术优势,扩大中间体业务竞争力,加强原有的学习基础。

2003年,公司已经在阮伟祥先生的主导下成功完成了低压液相加氢还原工艺制取5000吨间苯二胺的产业化。早在上市前,公司就不断加强自身在项目制造和工程控制上的能力,缩短化工企业普遍需要的从实验室到中试、投产的漫长过程。依靠这一关键中间体的突破性布局以及研发试验生产的一体化流程优势,公司开始复制成功,并拉开了从化工企业转型精细化学企业的序幕。2010年,中间体业务收入近7亿元,CAGR达51.5%。

首先,公司通过增发募集资金扩大了间苯二胺的生产。间苯二胺广泛运用于各种染料(通过间苯二酚等)的生产,还用于生产间位芳纶(通过聚合级间苯二胺)以及环氧树脂固化剂、橡胶助剂、医药、媒染剂、染发剂、显色剂、涂料工业、水泥促凝剂和石油添加剂等产品,当时全球主要厂商为美国杜邦、日本三井化学和德国拜耳。通过逐步扩张,浙江龙盛产能达到5.5万吨,用自主开发的连续加氢技术建成了清洁化的年产5万吨间苯二胺和年产1万吨2-氮基-4-乙酰氨基苯甲醚(还原物,分散染料额中间体)生产装置,间苯二胺占据国内80%份额,同时开始向杜邦等老牌企业销售。

同时,公司也顺势进入间苯二酚领域,间苯二酚主要用于橡胶粘合剂(制造轮胎)、合成树脂、染料、防腐剂、医药和分析试剂等;主要生产者包括日本住友化学(3 万吨-间二丙苯氧化法)、日本三井化学(已退出)和美国因帝斯派克(2.5 万吨-苯磺化碱熔法)。龙盛凭借自身的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间苯二胺水解法),占领了国内市场尤其是非日资需求市场。经过商务部反倾销事件后,龙盛已经完全掌控了国内间苯二酚市场。

第三,公司积极进入了间苯二酚下游的 1,3-环己二酮, 1,3-环己二酮主要用于主要用于医药和农药制造中间体:可以用来制备除草剂甲基磺草酮、磺草酮等农药和制备抗心律不齐药物、抗血栓药物、抗肿瘤药物、镇痛药、杀病毒剂、5-HT拮抗剂等(合成保护心血管的特效药卡维地洛和止吐药蒽丹西酮),市场空间广。

第四,公司自主开发了对硝基苯胺还原法和对氨基偶氮苯加氢法的对苯二胺生产技术,产品总收率高、纯度高、废水少,分别采用两种工艺建成共2万吨对苯二胺产能, 2013年竣工投产。国际对苯二胺主要生产商杜邦主要自用于芳纶生产,国内对苯二胺的消费量60%用于染料生产,25%用于橡胶助剂。未来,对苯二胺中间体业务的突破除加强公司的染料业务外,还可以协助公司进入相关多元化的橡胶助剂领域。

第五,2014年公司宣布会在合适时机进入蒽醌中间体和蒽醌系染料。目前,公司关联企业青岛奥盖克已经投资投资3770万元扩建3000吨溴氨酸钠(蒽醌系还原染料的核心中间体)项目,有利公司上游供应储备。

另一方面,从2004年开始,浙江龙盛开始利用自身规模和技术优势开始在与染料和染料中间体相关的领域扩张企业的业务边界,进行“相关多元化”探索。

首先,2003年设立上虞吉龙化学建材、四川吉龙化学建材,进入减水剂业务领域。2006年又设立浙江吉盛化学,扩大规模。随后几年,公司通过各地合资形式,不断扩张,先后进入多个省市,享受了中国大规模建设的红利时代。到2011年时公司减水剂业务年收入已经超过8亿元,毛利润超2亿元。2014年起,公司开始出售减水剂业务公司,战略性退出减水剂业务。其次,2008年浙江龙盛通过收购杭州龙化,进入包括间苯二胺上游浓硝酸和纯碱在内无机化工业务领域。另外,2008年底浙江龙盛开始设立汽车配件业务企业,进入汽车配件业务领域。到2010年,公司还陆续探索过溴丁基橡胶、玻璃纤维等业务的多元化可能。

从进程来看,龙盛基本是秉持“相关多元化”的战略,进入自身具有学习基础的边界业务领域,并迅速构建竞争力,而非单纯的因利润导向涌入阶段性的暴利行业。其中,进入汽配和对橡胶领域的探索,表面看起来相关性不高,但结合公司苯胺系中间体技术来看,有利于公司为未来进入汽车特种化学品领域,如通过给长安汽车等一线车企供应配件,公司可以有效学习汽车供应链知识,并完成资质、经验的积累;不过这一业务扩张的风险明显高于与中间体和染料密切相关的其他新业务。

在这一段期间,通过快速扩大在中间体业务的优势以及进行相关多元的尝试,公司正努力复制在分散染料行业的“掌握关键生产技术/中间体,建立清洁化规模生产优势”的模式,完成“从1到10”跃升,并初步打造出包括染料助剂、染料、染料中间体、减水剂、无机化学品、汽车配件在内的具有梯度的核心产品线。到2010年末,公司市值已经从上市初期的20多亿元增长到150亿元。

  • “从1到10”下半场,收购整合,强化技术和专利壁垒

2007年12月,浙江龙盛出资近1亿元收购印度巨头基里化工公司部分股权,引起全球染料界震动,也拉开了浙江龙盛开始染料行业全球整合和自身国际化的序幕。

从历史来看,全球染料行业有过三次大整合,前两次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中期。第一次,西欧染料公司击败美国染料公司占领全球染料市场。第二次行业进行大规模合并,德国拜耳公司和赫司特公司合并了双方的染料业务,组成了德司达公司;瑞士山德士公司分出了科莱恩公司;瑞士汽巴公司分出了汽巴精细化学品公司;德国巴斯夫收购了捷利康的染料部门等,世界级的染料生产商由6家变成3家,形成了德国德司达、瑞士汽巴精化(后被亨斯迈收购)及克莱恩三分天下的局面。

而以2007年参股基里化工、2010年收购德司达为标志,浙江龙盛引导了第三次染料行业大整合,全球染料行业话语权向中国转移。可以看到的是,龙盛的全球行业整合和国际化扩张与其之前多年在中间体业务、清洁一体化生产流程的积累密不可分,公司的清洁技术项目包括“禁用偶氮染料及其中间体代用品的研究及产业化”、“SO2法亚硝酰硫酸生产工艺”以及后来的“新型功能型分散染料及清洁生产工艺研究开发与产业化”等;而金融危机给龙盛提供了最佳的时机和催化剂。通过收购德司达,公司一举加强了中高端染料的学习基础和该项业务国际市场的客户和定价权。

收购德司达后,龙盛进一步加强了自身染料研发和清洁生产实力,将集团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上海的开放式研发平台以及新加坡德司达研究和发展分部、德国法兰克福德司达工艺技术开发分部等海外研发机构纳入公司研发体系,建设新的浙江龙盛研究院,并筹建具备检测技术的染料实验室,降低公司产品检测、注册的成本。与此同时,公司也强化了对核心专利的控制,2012年底就2010年受让德司达的黑色分散染料专利被侵权向浙江闰土等提起诉讼,最终在2013年底对方与公司签署和解协议,并与公司结为战略联盟,公司依靠核心专利技术建立起坚固的壁垒,强化了学习基础。

从2007年走出国门收购到2014年德司达整合效应初现,公司已经通过全产业链成本优势、规模化垄断优势、利基市场中间体技术优势、清洁化生产优势构建了自身的业务护城河,形成了以染料中间体、染料为核心的产品线,但各产品线之间的相关性、非核心产品的学习基础还有加强的潜力。目前,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达500亿元人民币,较上市初期增长了近20倍。

  • “从10到100”,全球标准领导者猜想

如果说,从0到1的阶段,是企业找到可验证的商业模式的阶段,从1到10的阶段是企业验证这一模式可复制性的阶段,那么从10到100的阶段,则是企业掌握行业模式标准,进一步提升竞争力和效率的阶段。

目前,浙江龙盛集团经过多年耕耘和布局,在以间苯二胺、间苯二酚中间体为核心技术的印染精细化学品市场获得了卓越的市场力量,上市公司市值也迈向100亿美元。回顾过往十余年,龙盛集团通过“自主研发/并购掌握关键中间体,对内实现清洁化生产、专利和产能壁垒,对外依靠规模和成本优势,控制下游产业,进一步控制其余互补性原料,掌握行业标准制定权”的策略,基本完成了对染料化学品行业的控制。

2013年起,公司依靠颜色标准及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服务收入1亿元。从中我们可以一窥龙盛制定行业标准、控制上下游产业链的雄心。在染料行业,龙盛2014年上半年就牵头制订了5项行业标准,公司正在完成从10到100的跨越。

  • “从10到100”,产品线猜想——打造中国的杜邦

回顾公司在染料领域的发展,浙江龙盛从助剂转型分散染料,逐步掌握间苯二酚、H酸清洁生产技术工艺,又逐渐通过规模化和环保优势获取了分散染料、活性染料市场份额,且逐步与间苯二胺主要生产商美国杜邦一道完成对前体间苯二胺的供应控制。目前间苯二胺市场的主要供应者为杜邦和龙盛;间苯二酚主要供应者为龙盛和因蒂斯派克;龙盛对关键中间体的供应掌控使得自身获取了产业链核心环节的寡头乃至垄断地位,并有能力实施上述策略。

龙盛集团实现“世界级特殊化学品生产服务商”的目标有多个度量的维度,其中比较显而易见的是公司核心产品线的市场份额和更新能力、公司市值。我们认为要达到这些维度的标准,公司可参照的对标为美国杜邦公司,而实现的路径则是控制染料行业各产业链标准以及扩张公司的产品大类。

我们不妨以世界标志性化学企业杜邦的历程来探讨以龙盛为代表的中国化学企业的多元化之路。

纵观杜邦的发展,是一部以恰当的研究、开发、商业化和收购购建具有更新能力的核心产品线(Pipeline)的化学企业历史。依托创始人E.I.杜邦在著名化学家拉瓦锡实验室学习的炸药技术,杜邦公司于1802年成立,在最初的一百多年内都是以较为单一的硝化纤维衍生炸药产品为主。

杜邦公司的第一次阶段性变化主要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扩张的炸药产品线和大增的资产、人力资源,一战结束后为了利用庞大的生产资源和人力以及弥补市场短缺,公司开始开发以硝化纤维中间体技术为基础的新产品,包括涂料、清漆、硝酸纤维素、人造皮革和人造纤维素和其他一些产品;与此同时杜邦公司也进行组织创新,为应对多产品生产,公司开始针对每个主要产品建立自主运营的部门,同时建立总部的财务和咨询(包括中央研发、法律等),这是历史上最早的多产品部门组织结构之一。在20世纪20年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杜邦除加强以硝化纤维为核心的产品商业化以外,还积极进行收购充实产品基础,包括收购Grasselli化学加强色素和二氧化钛产品的原料优势、Degussa的子公司进入电子化学品和农业化学品领域、收购一家法国公司玻璃纸技术等。20世纪30年代,杜邦之前在研究领域加大的资源获得了回报,相继收获了合成氯丁橡胶、尼龙、氟聚合物树脂、丙烯酸树脂等未来的核心产品,奠定了二战和二战后新一轮增长的基础,战后的1960年,尼龙产品的产量就已经达到25亿磅。二战结束后,杜邦很快开始了新一轮研发工作,主要方向是聚合物,1949年开发出丙烯酸纤维即涤纶,并在50年代成功利用了尼龙商品化能力的积累来完成涤纶、腈纶的生产。1949年,杜邦的销售总额首次达到10亿美元,1951年达到15亿美元,1957年,杜邦公司完成了近20亿美元的销售额。

1958年,杜邦开始进行国际化策略,以应对各地新兴的竞争。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杜邦虽获得了国际化的成功,但公司认识到国内和国际市场上产品成熟、价格滑坡和更激烈竞争等问题的紧迫性,在新的国际竞争的环境下,技术改进只能给予公司微小优势,而不是以前的绝对领先地位。 因此,杜邦依靠两种简练策略来应对:首先,积极扩大国际业务;第二,不再扩张基础石化产品,而依靠研究力量在市场上推出新产品。这样,公司的销售额来自于某种产品管道(Pipeline),管道中是公司核心的商业化产品,面向最广大的国内外市场销售,而当成熟、盈利性恶化的老产品从一端流失(Flow-out)时,研发成果则从另一端注入(Flow-in)新产品,从而使公司的收入、产品保持增长活力。 另一方面,公司没有停止依靠对外收购进行相关多元化,1962年,杜邦收购了著名德国胶片公司Adox Fotowerke,并在1960年和1964年之间在日本成立了四家合资企业。1962年,杜邦24亿美元的销售额在当年世界上所有的化学公司中位列第一,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收入达到了3.88亿美元,是1957年的两倍。

到20世纪70年代,尽管公司在氨纶、合成胶片、工程塑料等新产品上已经大获成功,公司逐渐认识到依靠自身完成“基础研究-商业化研究-商品化开发”已经逐渐超出公司的能力边界,基础研究不再是公司的核心能力,而更应该依托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杜邦的基础研发支出从1970年的7.1%逐渐下降到1980年的3.6%。而在1970年起的二十年内的确没有出现任何重大技术。另一方面,为应对石油危机,公司收购了Conoco石油,并随后进行了大规模的资产重组,撤出了不相关的石化产品及中间体、商品聚合物和其他盈利性不强的产品;同时通过收购烯烃纤维产品、帝国化学的尼龙业务、福特汽车油漆等加强了核心的胶片类、纤维类产品业务。第三,杜邦开始进军制药企业,研发了抗病毒药盐酸金刚烷胺制剂并收购了抗凝血剂企业,并于1981年开始决心进入处方药领域,1986年又投资了分析和外科设备产品。

杜邦的第四次重大变化始自于1992年,公司开始强调改善流程,80%的研发预算用于现有业务,20%用于新的相关技术和机会,其中还有10%属于运营部门。1994年公司的石油业务仍占400亿美元销售额的43%,利润占24%,公司的核心产品为50年代的尼龙等产品、塑料树脂产品、乙烯聚合物和胶片产品。1993年公司成立了策略性业务部门,到公司成立200年时,公司出售了大陆石油公司,并加强了农业业务、纤维聚合物和涂料业务。

从杜邦公司的经历我们也可以推测,在主营的染料精细化学品业务外,龙盛还需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开拓新的业务,打造具有更新能力的产品线,往下游具有确定需求和整合潜力的细分行业进行相关多元化延伸,同时时刻注意调整非相关多元化的产品线。具体而言,龙盛近期可能采取如下策略。

龙盛可能继续加强现有染料业务话语权,众所周知目前全球主要染料企业只剩下美国上市公司亨斯迈(Huntsman)和私募股权基金控制的欧洲企业昂高(Archroma,主体为原克莱恩染料纺织部门),去年亨斯迈的此项业务并不突出,而昂高在私募股权基金的控制下难以长期保持竞争力,公司密切关注两大竞争对手并适时采取并购是极有可能的。

龙盛也可继续加强关键中间体业务,如目前间苯二酚主要生产者为日本住友和美国因蒂斯派克(三井化学已经退出),二者的技术路线不同、成本较高,难有长期竞争力;公司密切关注相关竞争对手的发展,适时进行收购,也是不错的选择。

另外,龙盛可能在现有核心中间体的基础上进行相关多元化延伸,如橡胶助剂为主的汽车产业链精细化学品。首先,公司可能依托现有的间苯二酚中间体核心技术向间苯二酚甲醛树脂橡胶助剂延伸。橡胶助剂行业普集中度较高,如间苯二酚甲醛树脂橡胶助剂主要生产者正是日本住友和美国因蒂斯派克,均为公司熟悉的对手;公司也具备汽车行业供应链经验,便于切入;公司未来可通过收购积极切入间苯二酚甲醛树脂橡胶助剂企业标的,从而进入每年百亿元的整个橡胶助剂市场,扩大企业的业务边界。第二,公司也可寻求收购其它核心中间体技术的机会。例如,潜在的机会包括橡胶助剂防老剂6PPD和不溶性硫磺,全球主要生产者为中化圣奥和美国Flexsys,二者掌握低成本的核心中间体RT培司和上述大品种橡胶助剂生产技术。考虑到公司在对苯二胺技术上的储备完成以及在汽车配件、橡胶上的历史积累。公司在积极字自主拓展市值之余,可密切关注相关标的的动态,积极进行战略性收购,以核心中间体切入相关产业链。

在前两项行动的基础上,公司可构建从研发到销售的具有更新能力的多产品线,为现有核心产品线未来进入盈利衰退阶段而储备,最终在企业管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财务、投资收购等方面围绕打造具有更新能力的核心产品线而积累资源。

  • 或有风险

在从“10到100”的进程中,龙盛也需要留意两大风险。一是在公司进行相关多元化的过程中,须从化学企业学习基础角度坚持强相关性,避免走入弱相关多元化、非相关多元化误区,引致企业资源的消耗;例如,杜邦公司在上世纪50-60年代启动风险投资计划,以寻找可以通过非相关多元化战略进入的领域,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后来意图进入制药工业的努力也被证明未获明显成功,消耗了不少资源。二是在公司进行收购兼并的过程中坚持在德司达案例中所秉持的对化学产品周期、资本市场周期的把握,避免付出过于高昂的代价,损耗企业的资源和降低资本回报率。

  • 小结

从当前市值看,龙盛集团已经迈入世界级化学品生产企业之门,但要匹敌市值数百亿美元的顶尖特殊化学品巨头,还需要以类似杜邦这样的企业为标杆,继续加强核心业务基础,掌控行业标准,同时积极进行相关多元化,最终形成具有更新能力的核心业务线,完成企业“从10到100”的跨越发展。

附表:可参照世界特殊化学品生产服务商一览

医药行业一周投资并购事件(04.20~04.26)

 承树投资医药团队

过去一周,国内方面:东城药业7.5亿元收购云克药业52%股权,一心堂3.23亿元收购海南广安堂,冠昊生物3000万元收购明兴生物80%股权。国外方面:梯瓦400亿美元收购迈兰,Oscar获1.45亿美元融资,Jounce融资5400万美元开发新型免疫疗法。

国内

东城药业7.5亿元收购云克药业52%的股权

东城药业4月22日公告,拟作价约7.5亿元收购云克药业52.1061%的股权,从而涉足行业壁垒较高的核医学领域。

成都云克药业在国内核素治疗药品供应上处于领先地位,主打产品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骨疾病的创新药品锝[99Tc]亚甲基二膦酸盐注射液(商品名:”云克”),”云克”为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素药物之一。

一心堂3.23亿元收购海南广安堂

4月22日晚间,停牌10多天的一心堂公告,拟以约3.23亿元自有资金收购海南联合广安堂药品超市连锁经营有限公司100%股权。

海南广安堂2006年成立,2013 年门店数量205 家,其中直营门店占比92.7%。2015 年Q1,广安堂营业收入9630 万元,净利润798 万元。

冠昊生物3000万元收购明兴生物80%股权

冠昊生物4月23日公告,公司拟通过增资入股及受让股权的方式取得杭州明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控股权,投资总额约人民币3000万元。增资及受让股权完成后,冠昊生物将持有明兴生物80%的股权。

明兴生物是一家致力于生物组织工程系列产品的研究开发、产业化及临床应用销售的高科技企业。本次收购有利于扩大冠昊生物在细胞治疗领域的影响力,提高冠昊生物的市场竞争力及经营收益。

国际

仿制药巨头梯瓦400亿美元收购迈兰,缔造仿制药超级航母

根据梯瓦制药公司官网的消息,其已经对全球第三大仿制药制造商迈兰公司发起了每股82美元的收购要约,支付方式为现金加股票。基于财经信息供应商FactSet提供的Mylan的在外流通股票总量数据计算,这项交易的价值为401亿美元。

以色列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是全球著名的跨国制药企业,不仅是全球排名前20位的制药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公司。2012年,世界知名的制药门户网站FiercePharma网站统计出的全球10大仿制药生产商中,梯瓦制药位居榜单之首,迈兰制药居探花位置。

网上医疗保险公司Oscar获1.45亿美元融资

近日,美国网上健康保险公司Oscar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募集1.45亿美元,估值为15亿美元。硅谷大神彼得•蒂尔领投,李嘉诚参投。

Oscar公司提供远程医疗、免费体检、注射流感疫苗等服务。它保证患者打电话后25分钟内就会得到一名医生的解答,它还提供一些免费电话呼叫、免费仿制药和很多免费初级保健预约。目前其会员数大约有4万人,会员年费为4800美元,年收入约2亿美元。

Jounce融资5400万美元开发新型免疫疗法

近日,Jounce公司将开展一项总额达56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次的投资方包括Redmile Group, Wellington Management Company, Foresite Capital Management等著名投资公司。2013年Jounce公司完成了由Third Rock Ventures公司领衔的总额达47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Jounce公司开发的是一种单抗药物,这种药物能够刺激人体内一种名为ICOS的蛋白的表达,现有研究表明这种蛋白能够调控机体的免疫反应。研究人员认为通过对ICOS的调节,肿瘤患者能够产生更多的T细胞从而更好的识别和杀灭肿瘤细胞。

收购BG:“哺乳动物”崛起引起龙象之争

翻译:徐翰

壳牌(Shell)对英国天然气(BG)的收购显示出能源行业正在变化。

“明天的果酱已有,但今天的果酱永远没有”,是英国第三大能源公司英国天然气集团(BG Group)一直以来的感叹。BG因其良好的前景、问题重重的运营、摇摇欲坠的管理层和暴跌的股票(过去2个月下跌了20%)而引起注意,现在英荷巨头壳牌(Shell)已经宣布将以470亿英镑(折合70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给予BG股东50%的溢价提出收购。不考虑监管因素,这项交易将在15个月内完成,并创造出一家3000亿美元的油气公司。

这桩涉及BG的交易已经流传多年了,这表明对于陷入困局的国际油气巨头,以溢价收购储备已经比寻找、开发新油田要便宜;同时也凸显了自去年秋天原油价格下跌以来的整合力度,公司争前恐后削减成本并安抚投资者。去年11月时,总部位于休斯敦的油服企业哈里伯顿(Haliburton)以350亿美元收购了小一些规模的竞争对手贝克休斯(Baker Hughes)。但这桩交易要大得多,提升了壳牌按季度不断下降的油气储备,也让新公司成为世界第三大的天然气生产商(如图)。在西方油气公司里,它的市值将仅次于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到2018年,其产出也将超越这一美国竞争对手。这也缓和了壳牌的投资者的担忧——公司没能以足够快的速度更新储备来保障长期前景,但却难以平息另一种充满矛盾的担忧:这些出了名的败家管理层正在收购一事上大肆挥霍本可以回报给股东的钱。壳牌对此反驳称,它已经宣布削减资本开支150亿美元,并将2016-2018年的资产出售额提升到300亿美元,它也强调将维持分红并针对所有新的股东提高股权回购数量。壳牌预计这项收购将通过买卖交易产生25亿美元的成本节约。

这一交易表明了资金进入能源行业的方式,壳牌的经理人强调提升中游(运输)和下游(精炼和配送)业务的吸引力,这些业务比勘探开发新的油气风险更小、利润更稳定。BG的长处之一就是天然气的液化、运输和储存,它的大型油轮船队将会提升壳牌在世界天然气市场的影响力。

这项收购还表明,天然气是一种比石油更有前途的业务。壳牌与其说是个非石油巨头,不如说是家天然气巨头。这项收购的钱要花出去也并不容易,世界天然气行业饱受高成本(很多天然气在难以开发的北极和深海地区)和现在的低价格困扰(归咎于其他燃料的竞争和美国的页岩气过剩)。但是市场在增长,供应充裕且环保前景好于石油。BG拥有一些有前景的海上资产,包括在东非、哈萨克斯坦和特立尼达地区的资产,另有一些陷入麻烦,如在埃及的一项大投资受到政治困局影响。其它项目要好一些,澳大利亚200亿美元项目现在已经生产煤制气了。而经过在中国和美国的合资企业牵绊,壳牌开始豪赌海上天然气,其财务主管Simon Henry说他怀疑天然气过剩局面不能持续。无论如何,一家更大更强的公司将可以更好地掌控局面。

其他一些交易也会随之而来,正如上次在90年代石油价格暴跌时带来一阵并购风潮一般。在可能的收购目标中还有一家英国的油气开发商Tullow(在BG交易公告后其股价上升了4.5%,之前股价自夏天下跌了一半)。这些拥有令人兴奋但颇具风险项目的小公司尤其容易受到现有市场条件的影响。但是更大的收购也是可以预期的。这就可能涉及英国最大的能源企业BP,它已经不再看上去庞大到不能收购。收购BG会让壳牌忙一阵子(尤其是考虑到其过去收购中复杂的案例),但这项交易可能促使壳牌的两个美国主要竞争对手雪弗龙(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通过对BP采取行动来重拾行业主导地位。

就所有对交易的热情而言,壳牌和BG主要因为必要性而合并,尽管BG不再让股东失望,也从挪威找来了有能力的新领导,Helge Lund,其财务仍然受波动的油气价格影响,它在巴西的主要石油伙伴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深陷腐败丑闻。而壳牌本身则奋力补充储备和削减成本。假设BG完成交割,这一交易可以一举解决这些问题,并强化壳牌的现金流。

油价的下跌已经凸显了那些将大量长期赌注压在难以生产和开发项目上的能源公司的弱点,当前景好的时候,它们的工程师对技术挑战兴奋万分、管理层自我膨胀且资产负债表越来越庞大。现在,这些企业忙于处理攀升的负债,最大的欧美能源企业的负债今年至今已经攀升了310亿美元,股价自去年夏天下跌了五分之一。它们也忙于在已是买方市场的环境中抛售资产。

壳牌-BG交易之后会有更多并购预期,但也体现了能源行业更基本的转变。如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石油价格的下降并没有抑制美国页岩油的井喷。更小、更灵活、更具有创新性的水平钻井、水力压裂的专业公司比那些长久以来统治行业的笨拙巨头更善于削减成本和提升生产率来适应市场波动。恐龙可以通过交配来保障种族生存,但现在是哺乳动物时代。

原文来源:The Economist|A vote for gas

原文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ews/business/21647944-shells-offer-bg-shows-how-energy-business-changing-vote-gas

 

百联重组:无聊的半步 相伴有力的半步

楼民

上海的国企改革,个人意见,向来给人以无聊和应付差使的感觉。基本属于捏面团型的,两个或三个小面团捏成一个大面团,或者一个面团中揪出一坨和另一面团捏在一起,即大功告成。最近披露的一些上海国企混改的大路数,也没跑出这个套路。日前公告的百联重组方案稍好些,左右脚各走半步,左脚无聊,右脚有力。

什么意思?百联股份的动作很无聊,除了继续捏面团外,引入国开金融等大牌机构入股似乎是亮点,但,战投无一有行业经验,且,战投进入后对股权比例的影响微小。有力的半步来自永辉接手联华的第二大股权。永辉做为行业领先者,结盟联华,无论从何角度,都有利于联华的发展。可惜只是二股东,所以只走了半步。

衷心祝愿永辉能帮助联华重整旗鼓,耐心走好后半步,最终带动左脚真正前行。

—————————————

—————————————

附:百联股份50亿重组揭幕 引入重量级战略投资者

一财网 乐琰

停牌一段时间的百联股份(600827.SH)日前披露非公开发行预案和重大资产出售方案,包括拟向永辉超市(601933.SH)出售联华超市(00980.HK)21.17%股份,并涉及控股股东百联集团的资产注入、向战略投资者募集现金等,此次发行和重组涉及的交易总金额高达近50亿元。其中,百联股份引入的重量级战略投资者——国开金融和上海并购基金被业界高度关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此前永辉超市已经披露过有关其入股联华超市事宜,永辉超市拟以3.92港元/股受让联华超市不超过21.17%的股份,即2.37亿股,转让款将以正式股权转让合同签署日港币兑人民币汇率折算成人民币支付。

此次交易后,百联集团为联华超市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将成为第二大股东,百联股份子公司则将退到第三。据悉,此次百联股份一并审议通过了与百联集团签署的《托管协议》,即百联股份将受托管理百联集团原持有的22.7%联华超市股份。

对于保守的百联系愿意接纳永辉超市入股,有知情者透露,主要是希望通过永辉超市的生鲜和供应链优势进行提升与合作。“永辉超市和联华超市方面进行了几轮谈判,双方都谈得比较顺利,对于联华超市而言,永辉超市方面的一些市场化管理和运作模式可以帮助联华超市在营运方面有所提升。而永辉超市则可以借道百联系在华东大区的优势进行区域化扩张。大家谈判过程中的理念都比较一致,因此比较顺利地就达成了合作意向。”知情者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知情者进一步透露,其实永辉超市入股联华超市还有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是可以参与国企改革,这意味着百联系接下来将在国企改革和重组方面有所动作。

果不其然,百联股份开始有所举措,其披露的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对象为百联集团、国开金融、珠海沐珊投资、上海并购基金和上海净涌投资。其中,百联集团拟以其所持百联中环49%股权和崇明购物中心51%股权认购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截至2015年3月31日,百联中环49%股权和崇明购物中心51%股权的预估值分别约为6.36亿元和2.91亿元。百联股份预计此次非公开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可募集现金不超过30.5亿元,其中,拟使用募集资金8.04亿元用于南京百联奥特莱斯广场项目,使用6.18亿元用于百联川沙购物中心项目,同时使用16.28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引入的投资者中有两位“大佬”需关注——国开金融和上海并购基金。公开资料显示,国开金融拥有50余家境内外基金,有全球资源整合能力,而上海并购基金2014年参与盛大游戏美股私有化。上海并购基金实际控制人海通证券近期收购了葡萄牙圣灵银行。业界认为这两家机构的引入会给百联系带来更多资源并提升各方效应,加速改革。

记者采访获悉,上述计划中的百联川沙购物中心项目也非常值得关注,因为该板块涉及到今后将开业的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根据规划,川沙购物中心项目将于2016年运营,而上海迪士尼乐园也预计会在差不多时间开业,因此百联系的该项目被认为是一个关注点。

据了解,此番交易前,百联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持有百联股份49.42%股权。完成后,百联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将调整为45.99%,仍为控股股东,上海市国资委仍为实际控制人。

医药行业一周投资并购事件(04.13~04.19)

承树投资医药团队

过去一周,国内方面:同济堂医药作价61亿元借壳啤酒花,佐力药业1.9亿元增资德清三院,阿里健康收购天猫在线医药,法兰克曼与波士顿科学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国外方面:Guardant获红杉1000万美元投资,罗氏收购CAPP Medical。

国内

同济堂医药作价61亿元借壳啤酒花

老外也在A股玩起了“卖壳”资本游戏。4月18日啤酒花公告,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加现金方式,合计61.27亿元的价格购买同济堂医药100%股权。同时,公司拟作价5.44亿向嘉士伯出售所持有乌苏啤酒50%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啤酒花的实际控制人将从嘉士伯变更为张美华、李青夫妇。

同济堂医药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大型医药物流企业,一家以大健康事业为核心业务的综合性集团企业。目前主营业务为药品、医疗器械等产品的批发配送业务。2013年和2014年,同济堂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9.44亿元和74.87亿元,实现净利润3.34亿和3.57亿元。

佐力药业1.9亿增资德清县第三人民医院

佐力药业4月17日与德清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签署了《关于德清县第三人民医院引进社会资本参与合作办医的框架协议》,公司拟用自有资金以公司或公司设立的医院管理公司对德清三院进行现金增资(原则上增资金额不超过1.9亿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德清县第三人民医院75%的出资额。

德清三院是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位于浙江省德清县东部的新市古镇。截至2014年底,全院共有在编人员262人,其中高级职称32人,设床位250 张。本次增资完成后,德清三院仍将保持非营利性医院性质。

阿里健康收购天猫在线医药

阿里健康4月15日公告,收购阿里巴巴旗下的在线大药房交易平台,代价为194.48亿港元。根据协议,阿里巴巴集团将转让天猫在线医药业务的营运权给予阿里健康,以换取阿里健康新发行的股份和可转股债券。

此外,阿里宣布整合天猫在线医药业务并入阿里健康。阿里巴巴集团目前拥有阿里健康约38%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持股将上升到约53%,阿里健康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子公司。

波士顿科学和苏州法兰克曼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4月16日,波士顿科学公司宣布,将与苏州法兰克曼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波士顿科学公司和苏州法兰克曼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将共同把内镜下微创治疗技术提供给更多医生和患者。苏州法兰克曼公司现有股东中信产业基金旗下的CPEChina Fund将继续作为公司股东支持公司发展。

苏州法兰克曼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苏州,是中国外科吻合器领域的市场领先者。公司目前服务于1000余家医院,拥有200余名员工。除了中国市场外,业务还覆盖欧洲、亚洲其它国家、拉丁美洲和非洲市场。

国际

Guardant Health 获红杉1000万美元投资

Guardant公司近日宣布,它已经从红杉资本融资1000万美元,同时红杉资本沃伦•荷加斯加入了公司董事会。

美国Guardant Health生物技术公司近期开发出一种非侵入性的筛选血液样本新技术,开辟了癌症诊断新疗法。Guardant 将这种技术命名为“Guardant 360”,旨在帮助患者避免危险和昂贵的活检。在不含保险的情况下,活检的成本高达10000美元。相比之下,Guardant预计其测试可以低至几百美元。

罗氏收购CAPP Medical,拓展肿瘤基因组学领域实力

近日,罗氏公司宣布收购CAPP Medical公司。CAPP Medical是一家由斯坦福大学的科研人员创建的生物技术公司,致力于通过基因组学的方法来检测患者肿瘤类型,研究人员通过获得患者肿瘤部位血液来分离出肿瘤细胞的DNA并据此对患者肿瘤类型进行划分。这一方法将比目前的检测方法如CT等更廉价、简便也更准确。

武田制药与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达成10年合作协议

日本制药巨头武田(Takeda)近日宣布,与日本京都大学iPS细胞研究所(CiRA)达成了一项为期10年的iPS细胞研究合作,双方将联手开发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在多个领域的临床应用。

在为期10年的合作期,武田将提供200亿日元(约合1.38亿美元)的合作资金。同时,武田还将提供价值超过120亿日元(约合1.008亿美元)的研究支持。

“宫斗用药”麝香:珍惜中药材

简力

喜欢看《甄嬛传》的妹子们肯定都知道,加害某个妃子的常用方法就是让其流产。那古人如何让人流产呢?《甄嬛传》的说法是:闻闻麝香就OK了!当然,电视剧的说法是不准确的,麝香只能使子宫收缩。科研证明麝香只具有抗早孕的作用,不会导致流产。现实中的麝香实际上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既可以作为中枢神经兴奋剂,也可用于活血化瘀,很多跌打药膏中都富含麝香。

“稀世珍宝”天然麝香

天然麝香是雄麝的肚脐和生殖器之间的腺囊的分泌物。早期获得麝香的方法就是直接杀死麝鹿(诸位娘娘除了害人流产,还得先赔上一头雄麝的性命)。

《全国中成药处方集》中收载的2621种处方中,含麝香的处方就有295种。滥捕滥杀导致天朝的麝鹿数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250万头下降到如今的几万头。从2005年起,国家对所有天然麝香实行定点保管制度,由省级林业主管部门定期报国家林业局备查。全国每年能配额供应的天然麝香不足500公斤,用的上天然麝香的那都是土豪中的土豪。

目前我国仅允许8个产品使用天然麝香,分别为苏州雷允上和上海雷允上的六神丸;片仔癀;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西黄丸;厦门中药厂八宝丹;麝珠眼药水;醒脑静注射液。而滥大街的“麝香壮骨膏”自然不够资格使用天然麝香。

“救火队长” 人工麝香

由于天然麝香只供应8大土豪,把“麝香壮骨膏”等一众屌丝们被晾在一边好像也说不过去,更何况苏合香丸、西黄丸、麝香宝心丸、云南白药等一众国宝级的中药都含有麝香。所以1987年卫生部药政局批准人工麝香进行临床研究,1994年人工麝香作为一类新药投入市场。

人工麝香属最高级别“绝密级”保护品种,与天然麝香同配方使用。“麝香壮骨膏”使用的就是人工麝香。目前生产人工麝香的公司仅一家,北京联馨药业有限公司。

“李鬼”人造麝香

麝香不仅是名贵的中药材,而且是四大动物香料(麝香,龙涎香,灵猫香,海狸香)之首。拿天然麝香做香料,未免太奢侈,于是人造麝香横空出世。

人造麝香和人工麝香虽只有一字之差,两者的成分和作用却天然之别。天然麝香和人工麝香的主要成分都是麝香酮,而人造麝香和麝香酮半点关系都没有,仅仅只是一系列具有麝香气味的化合物。人造麝香没有药用价值,只能作为香料在香水工业中使用。

医药行业一周投资并购事件(04.06~04.12)

承树投资医药团队

过去一周市场动态:国内方面:阳普医疗1.9亿收购广州惠侨,卓正医疗、就医160分别获得B轮投资,强森医疗、爱科百发获A轮投资。国外方面:迈兰290亿美元收购百利高,默沙东与Arvinas签订4.3亿美元合作协议。

国内

阳普医疗1.9亿收购广州惠侨100%股权,进军医疗信息化

阳普医疗4月10日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广州惠侨100%股权,交易作价1.9亿元,其中发行股份方式支付1.1亿元。

广州惠侨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在医疗信息化行业耕耘超过14年, 产品已被近百家二级以上医院采用并实施,多家三级以上医院稳定运行5年以上。惠侨2014年净利润1125万元。

卓正医疗获1750万美元B轮投资

卓正医疗4月7日宣布获得1750万美元B轮投资,本轮投资由香港一家投资机构领投,经纬中国跟投。

卓正医疗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由来自协和、北医、湘雅的医生参与创办,目前在深圳、广州拥有5家医疗中心和1家专科及门诊手术中心。

就医160获基石资本近亿元B轮投资

4月8日,国内著名互联网医疗平台——“就医160“获得基石资本近亿元B轮投资。

就医160网成立于2009年8月,是国内优秀的预约挂号及导医、咨询和点评服务平台。就医160曾于213年5月获的华欧创投基金天使投资,2014年1月,获启赋资本、阿普瑞投资千万元A轮投资。

强森医疗获德辉资本5000万元投资,推进社区医疗机构建设

4月9日,德辉资本宣布将向强森医疗战略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陕西强森社区医疗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成立,是国内首家引进新加坡社区医院管理模式的医疗连锁机构,目前已拥有4家社区医院,估值过3亿。

爱科百发获启明创投等机构A轮投资

4月9日,上海爱科百发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宣布成功完成 A 轮融资。该轮融资由启明创投和晨兴创投领投,泰福资本跟投。

爱科百发是一家专注于开发呼吸道病毒感染和病毒性肝炎新药的生物医药技术公司,本次融资所得将主要用于支持爱科百发的创新型 1.1 类抗 RSV 新药 AK0529 的临床研究,该新药目前处于临床 1 期试验阶段。

国际

迈兰290亿美元收购百利高,缔造仿制药及OTC航母

美国仿制药巨头迈兰(Mylan)4月9日宣布,已向美国百利高(Perrigo)发出了一份高达290亿美元的并购要约。百利高是全球主要的保健品供应商及最大的非处方药和营养产品制造商。该笔并购案如果成功完成,将缔造出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和非处方药生产商。

百利高曾于2014年11月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比利时制药企业Omega。目前百利高在欧洲拥有超过2000个OTC品牌,是全球领先的零售药品品牌。

默沙东与Arvinas签订4.3亿美元合作协议

默沙东公司4月8日宣布,与著名药物生产商Arvinas公司签订了一项价值4.34亿美元的合作研发协议。作为回报,默沙东公司将获得蛋白水解靶向嵌合体技术(PROTAC)这一极具前景的新技术。Arvinas公司独有PROTAC技术可以通过激活细胞内部的蛋白降解途径定向降解某些不“受欢迎”的蛋白质,从而将一个个细胞转变为药物单位。这一思路将有望在未来的蛋白质药物研发中大显身手。

成立于2013年的Arvinas公司由于其PROTAC技术而迅速为业内所熟知,公司的这项技术来源于耶鲁大学Craig Crews教授的实验室。目前公司正在利用这一技术开发相应的肿瘤治疗方案,公司希望于明年年中向FDA申报这一治疗方案。

百时美施贵宝与uniQue签署10亿美元合作协议

百时美施贵宝近日与uniQue公司签署了一份高达10亿美元的独家合作协议,获得了uniQue公司的基因治疗技术平台。根据协议,百时美将支付1亿美元的预付款,获得uniQue公司候选基因疗法S100A1及另外3个潜在基因疗法的商业化权利。uniQue将负责所有发现及生产活动,并有资格获得S100A1高达2.54亿美元的里程碑款项及另外3个基因疗法每个2.17亿美元的里程碑款项。

荷兰生物技术公司uniQue是一家小型生物技术公司,但在基因治疗领域却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该公司在2012年推出了欧洲首个基因治疗产品Glybera。Glybera在欧洲的上市,标志着人类基因治疗领域的一个重大里程碑。

伊朗石油——生锈的龙头

原文来源:The Economist
翻译:徐翰

核武器的协议将会有助于更多伊朗石油和天然气流入市场,但是将比较缓慢。

在1974年伊朗的光荣岁月里,他们每天可以打出创纪录的600万桶原油。但革命、战争、政治竞选、失控的治理以及制裁让他们付出了代价,现在的每日产量是280万桶。如果这周讨论的一份关于伊朗核计划的框架协议被敲定下来,那么伊朗会开始反转上述趋势,打开新的出口市场,并引进国外的投资来开发这个全球第四大石油储备地。代表石油消费国的国际能源署(IEA)则认为短期内伊朗的产量可以增加80万桶/日。这周全球油价因为这一可能进入市场的新增供应而持续疲软。

寄望伊朗的石油产出快速增长也许太乐观了。尽管其地理位置优越且生产成本低廉,但仍然问题重重。全球石油需求放缓,其余地方的供应也很充裕,而伊朗的石油工业状况不佳,投资环境也并不友好。

现有的制裁制度从2013年11月起分阶段放开,某种意义上已经漏洞百出。伊朗现在每日出口超过100万桶到土耳其、印度、日本、韩国和中国,这些都在制裁范围之外的20个国家中。不过,其他国家也从中受益,狡黠的中间商一直都能用不断更换名称、悬挂方便操作的旗帜的船只成功逃避制裁。

不过,取消制裁一般而言都会比施加制裁耗时更久。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可以暂时搁置美国对伊朗金融和出口的限制,但永久性中止制裁需要持高度怀疑的国会的同意。取消欧盟的制裁会更容易些,它可以停止其原油进口禁令(2012年时的进口数量为70万桶/日)、放松对航运保险的限制以及允许伊朗银行用SWIFT金融交易系统。

低油价和印度需求的下降意味着伊朗可能有300万桶的多余库存量。如果降低库存过程开始,伊朗会迅速地将出口增加30万桶/天。不过,根据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Amrita Sen的说法,到今年底之前都难以实现任何更多的增量。

640-3图:伊朗的石油产能(深蓝)和产量(百万桶/日)

伊朗的油田一直努力准备应对制裁取消,这也解释了最近其产能的上升。但是要使得产量回到上世纪70年代的水平将是项长期工作。Sen女士表示一些伊朗的旧油田产量以每年15%的速率下降,他们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仅仅因止住生产下滑就需要每年3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更不用说逆转这一趋势。中国和俄罗斯的介入无法填补西方大型油企的空缺,而这些企业正寻求削减而非增加资本支出的方法。

吸引西方回到伊朗不仅仅需要终止制裁,也需要伊朗的油气法律大刀阔斧的修改。伊朗不允许外资持股,但用一部分收入以回购计划的名义回报国际石油公司。伊朗当局称这一计划已经提供了足够的激励,未来也将会变得更有吸引力。大部分石油公司在被说服前则需要更多细则和更多理由来信任伊朗当局。

另一个障碍是国内政治,伊朗的技术官僚一直都和激进的革命卫队争夺油气工业的控制权。这并不仅仅是意识形态,民兵组织的商业帝国就包括了出售工程服务的公司,他们将外国人视为不受欢迎的竞争者。最后的难题是OPEC,这一石油输出国卡特尔由伊朗的对手沙特和其逊尼派穆斯林邻国主导,他们也许会寻求阻止令其憎恶的什叶派获取市场份额。

因此最乐观的长期机会并不在石油上,而在其他碳氢化合物上。伊朗拥有比其石油储备还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而这些气田位于不那么危险的地区。欧盟正渴望减轻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依赖,为什么不从重新可接触的伊朗进口呢?

宝丽来的故事——心怀希望与荣耀的埃德温·兰德

原文:《经济学人》 2015年3月28日 书籍与艺术
翻译:司阳
相关书籍:《天才的胜利:埃德温·兰德、宝丽以及与柯达的专利之战》,罗纳德·菲尔斯特恩著。
题图:埃德温·兰德与宝丽来1972年的经典产品SX-70,据说这款相机的研发成本达到了20亿美元。

“好像来到了圣地”,这是史蒂夫·乔布斯在与埃德温·兰德的会面中说的。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一直崇拜这位宝丽来的联合创始人兰德——即时摄影的先驱——他对创新、美学和消费者设备的专注后来在苹果公司中也有诸多体现。兰德不仅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乔布斯说,“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艺术、科技和商业的交汇点,并亲手打造了这样的一个公司。”和乔布斯很相像的是,兰德也是一个被收养的男孩,后来成为了一个教父般的人物。兰德总是充满动力,有时甚至变得有些痴迷,就像一个苛刻的工头般让人难以应对。

而兰德在今天相对默默无闻则反映了一个事实,他最有名的发明在数字化革命中基本已经过时,但乔布斯也正是在这场革命中成为了一个商业英雄和文化标志。胶片的消亡,与数码摄影、配备顶级摄像头手机的兴起一块,促使了宝丽来在2001年的破产,而它的老对手柯达也在11年后步其后尘。

然而,正如罗纳德·菲尔斯特恩的书中所说,无论是作为一个发明家和商人,兰德都是一个真正的伟人。从哈佛辍学后,只有19岁的他在1929年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专利申请——用于减少车头灯眩光而发明的一个“偏振板”。直到兰德1991年去世,他总共拥有535项专利,仅排在托马斯·爱迪生和埃利胡·汤姆逊之后,而这两人的企业在1892年合并组成了通用电气。他的一些发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帮助了美国:飞行员伊诺拉·盖伊就是通过宝丽来偏光眼镜观察了广岛的核蘑菇云。

兰德的经典语句也层出不穷。菲尔斯特恩在书中也列出了不少“兰徳语录”,体现了这个男人的思想:“如果你能表述出一个问题……那这个问题就是可以解决的。”“乐观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物理科学教会了社会科学什么是没有负罪感的失败。”“如果有什么事是值得做的,那它一定值得一直做下去。”

这本书的核心是宝丽来对柯达的专利侵权诉讼,柯达当时在摄影设备行业已处于主导地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1934年它却是宝丽来的第一个大客户。1976年柯达推出了快速成像的相机后,被宝丽来起诉,指控其侵犯了宝丽来长期研发的关于即时相机的多项专利。在漫长的庭审中,兰德这个善于表达的证人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柯达最终被判有罪,侵犯大多数宝丽来起诉的专利权,并在1991年接受了9.25亿美元的赔偿,至今仍然是专利诉讼案中最大的一笔罚金。

菲尔斯特恩作为宝丽来的法律团队的一员,提供了这场官司的一些详尽的细节,一个老战士回忆过去的胜利也是很自然的事。不熟悉兰德的读者应该首先阅读最后两章,将他的生活故事描写得引人入胜,且波澜壮阔。对柯达的胜诉也标志了美国《公司法》的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前其在专利保护方面的作用已逐渐势微。

到了今天,法院通常热衷于维护专利权。上个月,苹果公司被判就其iTunes音乐软件的专利侵权行为支付了5.33亿美金赔偿。事实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现行专利制度过于强大,这实际上鼓励了“专利流氓”——购买专利并仅用于侵权诉讼的公司或个人,因而也阻碍了创新。在20世纪50年代,也出现过类似的反专利运动,他们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团队是创新的核心,通过专利来激励创新是完全无必要的。

兰德在1959年一个经常被引用的演讲中,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不认同,坚持认为单个发明者仍然很重要,并且需要专利带来的激励。这引发了关于知识产权作用的广泛争论,并让兰德获得了“专利之王”的称号。今天的评论家应该想想他那句结论的话:“有一千个新的领域等着被打开。其中只有少数会被大企业发现,这将剩下许多待开垦的领域。如果没有专利制度的保护,我们也不能指望年轻的科技企业家去开发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