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史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疗法(上)

10.29封面模板

简力

近来“诊脉验孕”挑战在网络上火了一把。当然,不管结果如何,“诊脉验孕”这一富有神秘色彩的方法着实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其实,除了“诊脉验孕”,医学史上还有很多带有神秘色彩“奇奇怪怪”的疗法。

NO.1 悬丝诊脉

古时因为宫廷尊卑有序、男女有别,御医为娘娘、公主们看病,不能直接望、闻、问、切,只能用丝线一端固定在病人的脉搏上,御医通过丝线另一端的脉象诊治病情,俗称“悬丝诊脉”。 在我国古典小说和传统戏曲里,常有太医为皇帝的后妃们“悬丝诊脉”的情节。

孙思邈“悬丝”长孙皇后

传说唐代药王孙思邈给长孙皇后看病时,只能在房外悬丝诊脉。太监有意测试药王的诊技,先后把丝线拴在冬青根、铜鼎脚和鹦鹉腿上,结果都被药王一一识破,最后太监才把丝线拴在娘娘腕上。孙思邈通过悬丝诊脉,诊得娘娘是滞产,开了一剂活血理气药,娘娘服后顺利分娩,唐王赐给药王“冲天冠”1顶、“赫黄袍”1件、金牌1面、良马1匹和千两黄金、绸缎百尺。并大摆宴席,一来欢送孙思邈,二来庆贺皇后病愈生下皇子。事后同行们问其窍门,药王笑而不答。

悬丝诊脉的真相

历史上是否真的有悬丝诊脉之事?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曾有人专门请教过北京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老先生。施老先生曾给清廷皇室内眷看过病。他介绍说悬丝诊脉可说是亦真亦假。所谓真者,确曾有其事;所谓假者,悬丝纯粹是一种形式。原来,大凡后妃们生病,总要由贴身的太监介绍病情,太医也总是详细地询问这些情况,诸如胃纳、舌苔、二便、症状、病程等。为了获得真实而详尽的情况,有时太医还要给太监送些礼物。当这一切问完之后,太医也就成竹在胸了。到了悬丝诊脉时,太医必须屏息静气,沉着认真。这样做,一是谨守宫廷礼仪,表示臣属对皇室的恭敬;二是利用此时暗思处方,准备应付,以免因一言不慎、一药不当而招祸。

由此可见,悬丝诊脉虽确有其事,但只不过是一种蒙上了神秘色彩的骗人形式而已。如果太医事先不通过各种途径获知详细病情,那么他再高明,也不会看好后妃们的病。

NO.2 放血疗法

放血疗法起源于欧洲,在世界各地的早期医疗历史上大都有所谓的放血疗法。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放血疗法基本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作为医学史上最奇葩的治疗方法之一,放血疗法的理论基础源自古希腊的医圣希波克拉底和伽林。说人的生命依赖四种体液、血、粘液、黑胆汁和黄胆汁,这四种体液对应空气、水、土和火,和中国的“金木水火土”接近,多了个“气”少了“金木”。古希腊人认为血在四种体液中是占主导地位的,伽林大夫认为血是人体产生的,经常“过剩”,正如中医里滋阴派讲的“阳常有余阴常不足”一样,中医滋阴,古西医于是就放血。

放血医生——理发师的始祖

一直到中世纪,放血的实施者都是教堂的僧侣。直到1163年,教皇亚历山大三世才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民间,具体的讲是交给了理发师。理发馆的招牌——旋转的红蓝白的筒子大有来头,红色是动脉血,蓝色就是静脉血(原来理发师的始祖是医生)。理发师们发展了一整套的放血操作规程和工具,切割血管的刀片叫“柳叶刀”,英国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就是来自放血用的刀片。

放血疗法的亡魂——华盛顿

1799年12月13日,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病了。到14日,医生给华盛顿放掉了近2500毫升血,就是人体血容量的一半(真是血流成河)。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华盛顿死于失血性休克。华盛顿的死并未阻止放血疗法的蔓延,1833年法国进口了4000多万只帮助大夫放血的水蛭,又称“蚂蟥”。因为蚂蟥有三个口(吸盘),每个口里都有上百颗尖利的牙齿。比较变态的大夫还用刀片把蚂蟥的身体划开,蚂蟥就前面吸血,血马上就又从刀口里流出来,成了加速放血的管道。

“胆小”的放血医生——中医

中医也有放血疗法,不过中医的放血比起西医来是“小巫见大巫”。中医只是用锥子(三棱针)在一些穴位捅几下,比起西医放血用柳叶刀和蚂蟥大碗大碗的放血差的实在是太远了。当然不是中医胆子小,而是中医认为血很金贵,使劲养还不一定够,就别提放掉了。这样看来,无论放血疗法是否有效,中医的放血对人体的伤害是很有限的。这或许是由于欧洲的放血疗法在传到中国时,已经纠正了许多重大的错误。不然的话,中医的后院也跟西医一样血流成河了。

NO.3 ???

好了,看完这两大奇奇怪怪的疗法,急着想知道能上榜的还有哪些吧?下一期,将给大家带来:环锯术、冰锥敲击大脑、刮痧等等不可思议却又真实存在的治疗方法,敬请关注。

 

落款

新兴医疗模式典范——Kaiser Permanente

10.29.2封面模板

李静远

美国医疗系统一直以来都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没有之一;但是美国凯撒健康计划医疗集团(Kaiser Permanente)却是这个系统中的例外。

作为全球最大的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健康维护组织),它融合健康保险提供者和医疗服务提供者的功能于一体,为会员们提供全方位一体化的健康服务,包括疾病预防、疾病诊疗和病后康复等。在过去15年里,凯撒快速成长为美国医疗体系中服务质量最好的,且同时又能自负盈亏的一种体系,其独特的管理模式在美国曾经有效地遏制了医疗费用的高速飞涨,被奥巴马在讲话中多次提及,许多国家的医疗机构人员都曾前往参观学习借鉴这种模式。

故事还要从七十多年前的二战时期说起,凯撒医疗集团起源于当时的水利工地。通常即使是擅长造船的英国人也要八个月才能建造出一条运输船,但是神奇的美国老头——亨利·凯撒——原本对造船基本一窍不通的他,却只用了两个星期就能造出一条船来。之后,一个叫作加菲尔德(Garfield)的医生, 联同几名资本家一起为这位船老板凯撒,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医疗保险模式,为造船工厂的三万名员工,以及钢铁公司提供医疗服务,并将其命名为永久健康计划(Permanente)。

加菲尔德医生的模式是这样的:雇主要与工会合作,工业集团每月为每名工人预付1.5美元作为工伤医保费用,同时集团从工人工资里扣除5美分转给加菲尔德医生的诊所,用于工伤以外的其他医疗费用。由于,收费是定额的,医生的收益总体是固定的,这种情况下只有员工少得病,早治病,尽量减少开支,医生的收入才会更高。这就使得医生更加关注于员工们的职业安全和日常保健,最终降低了员工的整体医疗成本,无论对于医生、员工还是雇主都是相当有利的。这种强调预防和维护,早期发现和治疗的模式在现在被称为管理型医疗(Managed Care)。

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这一计划开始向公众开放,预付医疗费用会员制(Prepaid Membership)医疗体系诞生了。10年间,南加利福尼亚州注册会员就超过30万人。后来该机构经过不断地蓬勃发展,目前成为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管理型医疗组织-凯撒医学集团。集团分支分布在美国十七个州,有16.4万多名员工,其中有1.5万名医师,4.5万名护士,会员达到860多万人。医师中一半是专科医生,一半为家庭医生,每个家庭医生大约负责2000多名会员的健康保健工作。从医生的角度来说,待遇较好,采取聘用月薪制,但不可以多点执业,尽管比个人执业收入略低,但是算上终身养老金等,综合差距并不大。

2012年凯撒医疗集团收入超过420亿美元,净利润将近8亿美元。收入的85%用于医院的经营和发展,4%用于医疗救助。因为预防保健的工作做得很好,所以医疗成本费用比其他医院降低了17%,凯撒会员看病的费用也比其他医疗保险相对低得多。比方说,以个人参保设计的“自付额计划”为例,会员缴纳500美元年费后,每次门诊只需自付20美元,每日住院只需自付100美元。倘若没有参保,每次普通门诊需要100美元以上,每日住院大约要在800-1500美元左右。

从过去到现在,凯撒集团依然保持着其独特的发展模式。与其他医院,诊所和医疗服务提供机构最大的不同是,凯撒集团的收入是每年预付的,不会因为多出诊,多治疗,多接受病人而盈利,因为会员只要越健康,少生病,医院的支出就越低,集团盈余利润就越多,医生的收入就越高。这样一来,医生的医德、医院的利益和患者的健康之间不会轻易再有冲突。

为了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凯撒还投资了18亿美元,依靠7000多名信息技术人员建立了庞大的“电子病历系统”,九百万会员的所有健康数据都可以在其中查到。凯撒集团也是较早做出该项行动的医疗机构之一,引发了计算机化的风潮。这个系统还能管理病人流量,平衡配置医护人员,防止一地病人太过于集中的问题出现。

凯撒集团作为一个自负盈亏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非常注重效率,无股东、不纳税、不受有利害关系的投资人控制。尽管多年来美国医疗费用直线上升,集团会员年费还是依旧比其他保险年费低,有效地限制了医疗费用上涨。

目前,我国医疗行业看病难、看病贵、医患纠纷、医保支出等问题愈发严重,凯撒医疗的成功模式,或能为我国医疗体系改革提供参考。

落款

一篇论文引发的“血案”

10.21.2封面模板

简力

转基因食品这个东西,相信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XX鱼”食用油就经常声明自己的产品为“非转基因”。到底转基因是啥呢?“就是指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把动植物的基因加以改变,再制造出具备新特征的食品种类。”不太理解?好吧,容我从头道来。

关于基因、DNA、RNA、蛋白质

DNA:中文名脱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的遗传物质。你能被你爹妈创造出来全凭这东西的功劳,亲子鉴定就是鉴定你和你爹妈的DNA是否一致。

RNA:中文名核糖核苷酸,是以DNA为模板的一条单链核糖核苷酸(DNA为双链)。RNA是DNA与蛋白质的“中间人”,双链的DNA“转录”成单链的RNA后,RNA再“翻译”为氨基酸,氨基酸组装成为蛋白质。蛋白质(protein)是生命的物质基础,是构成细胞的基本有机物,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没有蛋白质就没有生命。

基因:一段有功能的DNA片段,是控制生物性状的基本遗传单位。广大群众通常认为基因和DNA是同一个东西,显然这种看法不太准确,但为了方便理解,就这么认为吧。而转基因,可以理解为重组DNA技术,就是在原有的DNA上增加或者减少一段DNA链,并使改变后的DNA能稳定存在。由于DNA最终控制蛋白质的合成,DNA链一旦改变,那么生命体合成的蛋白质也将永久改变。

简单来讲,DNA就是资本市场上的所有买方机构的总和,基因就是其中一个买方机构,RNA就是投行,氨基酸就是未上市的公司,蛋白质就是上市公司。在DNA(买方)的支持和授意下,RNA(投行)将氨基酸(未上市的公司)组装成蛋白质(包装后上市)。

转基因食品为啥可能对人体有害?

打个比方,这有一个电影公司,主要业务是拍电影。老板头一热,非要在这电影公司里面增加一个制药部门,而且这个制药部门是永久存在的,你说这制药部门对这电影公司有啥影响?或许制药部门突然开发了一个新药,给公司带来巨大收入;也或许由于公司本身不熟悉这块业务,把钱全部赔进去了。结果到底怎么样,咱说不清楚。但是即使这样有好处,也免不了有坏处的。

好了,接下来说正题。比如在植物里引入了具有杀害虫功能的基因,那么这个植物就能分泌能让虫子死亡的物质,比如蛋白质。虫子吃了这个植物之后就挂掉了。问题来了,人吃了这个植物会怎么样?好吧,这个例子在科学上不太严谨,能明白我的意思就OK了。

好在能让虫子挂掉的东西不一定能让人挂掉(不然杀虫剂就没有市场了)。况且,我们的食物也是经过烹饪过的,不必过度担心植物分泌的有毒物质,吃掉肚子里的植物也是“死”的,总不能被吃掉肚子里了还分泌让虫子挂掉的有毒物质吧。OK,你说对了,被吃掉的“死”的植物,真的有可能还“活”在你的肚子里。

张辰宇的发现:现代版“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

2010年,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张辰宇教授在cell reseach 上发表了两篇看起来没什么意思的论文1. Identific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microRNAs in raw milk during different periods of lactation, commercial fluid, and powdered milk products. 2. Exogenous plant MIR168a specifically targets mammalian LDLRAP1: evidence of cross-kingdom regulation by microRNA

第一篇讲的是从牛奶,不管是哺乳期、商业化的牛奶,或者是奶粉里,都是可以鉴定出miRNA。第二篇讲的是中国人的血液里能够稳定的检测到水稻的miRNA,表明植物的miRNA可以进入人体的循环系统里;在喂养了植物性饲料的小鼠、大鼠、牛、马和羊的血清里同样可检测到植物的miRNA;来源植物的miRNA可占到哺乳动物总miRNA的5%。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我们吃进去的不仅是“食物”,“还有信息”。没准吃什么像什么,哈哈。中国人不就有“吃啥补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类说法嘛——这可能是非常科学的。当然,也不是真的吃啥就补啥,人吃猪尾巴是不会长出猪尾巴的。

方舟子:打假 OR 被打假?

方舟子大师早就教导我们,植物动物体内也都是DNA,DNA片段不就是“基因”吗?吃什么不都是吃基因和DNA吗?在成千上万个基因中加上一个两个基因,而且那些基因都能被消化掉,吃吧,怕啥?张的文章一发表,麻烦就来了。miRNA最终还是来源于DNA,miRNA稳定存在,则证明了控miRNA生成的DNA片段,也就是“基因”,可能是稳定存在的(虽然可能只是某一段特殊的“基因”)。方大师要么没读过张的文章,要么就是说假话。

当然,方大师被打击了还可以去打假,RNA的稳定存在则让孟山都不稳定了。转基因生物拿到市场上来,这些转基因食品在消化道里会咋样啊?

孟山都 PK 张辰宇

作为全球转基因作物领域的龙头企业,孟山都公司这回真的是“麻烦大了”。张的论文发表后,英国等西欧国家媒体也发表述评,说明该论文新发现有标志性的重要意义,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管理或风险管理提出了新的重大挑战,特别是对从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始的所谓“实质等同”而不需检验转基因食品的做法提出了动摇基础的重大挑战。

论文发表后大约三个来月里,美国孟山都公司默不作声。面对媒体述评介绍和足够强烈的社会反响,该公司终于按捺不住而于2012年01月10日发表题为“张某和他的论文”的技术声明(Zhang, et al),试图否定那篇论文阐明的新发现,说:没有足够证据证明miRNA对动物的作用是饮食方面的重要问题。

无巧不成书。就在孟山都发表那技术声明之际,美国老牌综合杂志《大西洋》发表述评《转基因食品真的很危险》。该述评介绍了中国学者关于miRNA可随食品进入人体和发挥作用的论文,它的科研新发现清楚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转基因成分可随食品进入我们的身体和影响我们的健康安全。

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自张的论文问世之后,转基因领域的大战一波接一波,欧美的争论甚至盖过了张生活的中国(我们的天朝啊)。转基因食品是好是坏,作为一介平民,我无从知晓也无法评论,但就像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蒯本科教授所说:

转基因食品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其实任何东西都存在一个安全性的问题。就像开发药一样,药从开发开始到最后成功,在某个环节上都可能被淘汰掉。其实转基因只是一个生物学手段,它本身并不代表有害或是没害,好或是不好。转基因食品是不是有利,取决于转什么基因,或者什么基因转到什么食品里。

 

落款

万集科技出席第二十一次全国高速公路管理工作研讨会——分享创新成果 助推行业发展

2014年9月18日,中国公路学会高速公路运营管理分会2014年度年会暨第二十一次高速公路管理工作研讨会在天津市召开,会议围绕高速公路管理工作中的热点问题展开专业讨论,来自全国高速公路运营管理单位的20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万集科技作为智能交通领域领军企业应邀参加会展。借此会议,公司向广大客户展示了世界领先的超限超载非现场执法系统,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以及通过扫描式激光技术开发的交通调查系统等众多创新产品和技术成果,获得与会者充分认可。

万集科技历经二十年耕耘,伴随着中国公路的迅猛发展,已成长为智能交通领域中的知名品牌,是该领域中信息采集设备最全面的供应商。动态称重设备遍布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市场占有率多年稳居行业第一;专用短程通信产品广泛应用于高速公路、国家军区、城市路桥、智能停车场,辐射全国19个省份,市场供应量在国内ETC厂商中位居三甲;激光检测产品中,万集科技革命性的将扫描式激光技术应用于交调领域,填补了交调产品三维轮廓识别的空白,已成功在北京、河北、浙江等省份推广。

万集科技董事长、总经理翟军表示:未来,万集科技将坚定自主创新,依托强劲的研发实力和布局全国的服务体系,为广大客户提供更加多样化的产品和更加优质的服务,共同推动中国智能交通事业的发展。

万集图一

来源:万集科技网站

解析呼吸机领域的低调王者——ResMed

10.16封面模板

李静远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是当患者在睡眠的时候呼吸出现骤然停止的一种睡眠障碍。所谓呼吸停止,是指空气停止流入肺部长达10秒或是更久。如果人体感知到呼吸停止,大脑中的控制中心会紧急发出信号让人体清醒到足够喘息的程度,通常是伴随着一阵身体抽动,然后再次进入睡眠状态。这个循环在一晚上甚至可以发生数百次,但依然有很多患者没有发觉曾经在睡眠中醒来。这样即使睡得很久也不能得到充分休息,长期缺乏睡眠将会引起白天过度嗜睡,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下降,头痛,抑郁,性功能减退等症状。 据统计,有睡眠呼吸暂停的病人发生意外的风险是正常人的7倍。

10.16图一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是一种发病率相当高的疾病,却长期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男性平均发病率超过30%,而在女性中几乎也有20%,但是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还未发觉自身的这一事实。它比人们想象的要普遍很多!

到目前为止,最为有效的治疗睡眠呼吸暂停的方式是气道正压通气治疗,它可以将气流从呼吸机内产生经过管路和面罩,再通过鼻腔,咽喉,在这里具有一定压力的气流可以维持上呼吸道的通畅。单水平呼吸机(CPAP,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一般由一个呼吸机主机(用来产生压力,传输气流),一个面罩(紧贴面部,输送气流),还有一个湿化器(使气流加温和湿化,减少鼻堵,干涩等症状)组成。恰当的治疗意味着患者可以睡得更好,获得更多生活乐趣,从睡眠不足中解放出来,同时也降低了血压等并发症状。

10.16图二

有时患者还可以选择另一种全自动正压通气治疗(Automatic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在夜间可以根据上呼吸道与每次呼吸情况自动调节压力,保证输出最小的维持上呼吸道开放的压力。

1981年,沙利文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在悉尼大学首次报道了CPAP的用法,这也是世界上第一项成功的非侵入性的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治疗手段。1989年瑞斯迈(ResMed)公司将其商业化,推出了第一代CPAP瑞斯迈呼吸机。从此瑞斯迈进入快速扩张的阶段,并不断地在技术上更新产品,现今瑞斯迈已经在100多个国家拥有分支,并且有了自身的经销商网络。

10.16图三

瑞斯迈公司同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和(NYSE:RMD)和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RMD.AX)上市,2014财年实现收入15.5亿美元、净利润3.5亿美元,由于公司出色的业绩表现,公司股票在资本市场亦受到热捧。下图为公司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变化图,维持了稳步上升的趋势,目前公司股价已达46.85美元,总市值约为66亿美元。

10.16图四

落款

解读《EvaluateMedTech全球医疗器械市场预览报告》

10.13封面模板

简力

市场概况

根据EvaluateMedTech的统计预测,2020年全球医疗器械市场将达到5140亿美元,2013-2020年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EvaluateMed Tech预测到2020年,体外诊断产品(IVD)仍然是占比最高的子行业。2020年IVD销售额约为 716亿美元,在全球医疗器械销售额中占比14%,2013-2020年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达6.1%,高于同期医疗器械行业整体5%的增速。

QQ图片20141013114520

EvaluateMedTech预测2013-2020年间处方药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3%,超过医疗器械市场5.0%的增速。2013年医疗器械销售额约为处方药的50.7%,2014年下降为49.7%。同时,预计2016年处方药的增速将超过医疗器械。

QQ图片20141013124349

研发进展

2020年全球医疗器械研发投入将达到305亿美元,2013-2020年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约4.2%。预计研发投入的增长速度将低于销售额的增长速度。同时,行业整体的研发销售比将从2013年的6.3%跌到2020年的5.9%。但是,行业前20强的公司的研发销售比在2020年将达到7.7%,这一数字高于行业整体。

QQ图片20141013124504

2020年,研发投入最大的公司为Johnson & Johnson和Siemens,两家公司的研发投入各约21亿。Edwards Lifesciences公司的研发投入也不容忽视,预计该公司2020年的研发销售比将高达13.7%,这一比例冠绝群雄。但仍比2013年的15.8%低出2.1个百分点。

QQ图片20141013124601

IPO与并购

2014上半年IPO已完成募资13亿美元,比2013年全年9亿美元的募资额高出44%。2014上半年最大的一单IPO是一家医疗IT公司——Castlight Health 公司。该公司在3月募资2.04亿美元。脊椎器械产品生产商K2M公司的募资额排名第二,共1.2亿美元。

QQ图片20141013124734

2014上半年的风险投资的金额和案例较2013年同期均大幅下降。2014上半年风投涉及的金额为22亿美元,同比下降16%。同时,投资案例数跌到199例,相比2013同期的263例下降24%。在这199起投资案例中,最大的一笔为Proteus Digital Health公司的G轮融资,涉及金额1.2亿美元。

QQ图片20141013124917

以上只是EvaluateMedTech:World Preview 2014, Outlook to 2020报告的核心要点,该报告版权归EvaluateMedTech所有。

落款

陈花重放或可期——浅谈默克重金收购Sigma-Aldrich

陈花重放或可期——浅谈默克重金收购Sigma-Aldrich

吴映辉 李静远

近日,德国药企默克集团(Merck KGaA)宣布将以170亿美元的代价收购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公司——美国西格玛奥德里奇(Sigma-Aldrich),以提升自身的实验室用品供应业务,这也将是默克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起收购。

看到这个消息,相信很多朋友都会好奇,作为全球最古老的制药企业(创建于1668年),默克为何没有耗巨资收购一个医药企业,而选择了主营实验室用品的Sigma-Aldrich?但我们如果仔细梳理过去10多年默克的发展历程,便会不难发现,默克收购Sigma-Aldrich实际上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与强生、辉瑞等跨国医药企业相比,默克在并购端的动作其实并不算太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收购为2007年花费106亿欧元收购当时欧洲最大、全球第三大生物科技公司——瑞士雪兰诺,后者致力于发现、开发、生产和销售创新的小分子和生物制药产品。但对雪兰诺的收购,并未能使得默克跻身于全球制药行业的前列。2013年默克雪兰诺实现销售收入63亿欧元,位列全球制药企业20名以外,且主要依靠于两款老产品——治疗多发性硬化的Rebif (利比)和抗癌药物Erbitux(爱比妥);而新产品研发方面,公司屡屡受挫:2014年公司新型抗癌疫苗药物Stimuvax临床三期研究宣告失败,2013年公司开发的一种治疗侵袭性脑肿瘤的实验性药物Cilengitide三期临床试验失败……可以说,用“命途多舛”来形容默克在制药领域的发展毫不为过。

而实验室和制药领域的生命科学业务领域,默克实际上觊觎已久。早在2010年,默克便斥资70亿美元收购美国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密理博(Millipore)公司。密理博为科学家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提供更简便、高效而且经济的解决方案,拥有超过40000 余种产品,基本覆盖了生命科学研究、药物开发生产的各个环节,默克密理博也由此成为全球三大生命科学领域产品供应商之一。

紧随其后,默克密理博陆续收购了德国Biotest微生物业务(培养基&微生物检测等)、中国领先的反应器悬浮培养细胞制药支撑技术提供商——北京清大天一科技有限公司、高速细胞成像系统的开发商和制造商——美国Amnis等,以进一步完善其生命科学业务。

文章至此,相信读者朋友已然看出默克在生命科学业务领域的野心,而作为与默克密理博有着广泛互补性的Sigma-Aldrich,默克自然不会错过,哪怕价格贵了一点。根据默克的公告,默克将为此次交易支付美股140美元、合计170亿美元的对价,较公告前Sigma-Aldrich美股102.37美元的收盘价溢价37%。默克密理博原有生命科学业务更多的聚焦于生物制药行业,而Sigma-Aldrich则更多的聚焦于实验室与科研方面,如下图所示。

1

默克密理博与Sigma-Aldrich合并后,按照2013年的数据计算,年销售额合计可以达到47亿欧元(如下图),将成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2

作为全球最古老的制药与化学企业,默克本次斥巨资收购Sigma-Aldrich,能否实现漂亮转型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但这样的一次收购,至少为默克提供了旧木逢春的机会,陈花重放或可期。

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