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联网驶向何方 ——AutoAPP高峰论坛干货分享

司阳

昨日参加了AutoAPP高峰论坛的活动,这次会议的主题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车互动、交通出行与汽车营销》,活动组织得非常不错,获得了许多有趣的观点和有价值的数据,也引起了许多思考。个人总体感觉,虽然大家都认为汽车与移动互联网结合是未来趋势和机会,但大家对整个车联网都还没有理出一个清晰的脉络,BAT等互联网企业的着手点也都不尽相同,而主机厂和互联网企业之间更是貌合神离。

下文就与大家分享本次活动一些有价值的数据和观点,俗称“干货”。

1、费小妹(嘉定区区委常委、副区长)

嘉定区目前汽车年产82万辆,今年和大众合作将提升至100万辆。

吉利收购沃尔沃的主体,以及研发中心、管理层都在嘉定。

去年嘉定汽车产值3300亿。

09年开始推动互联网,已有1万多家互联网企业,电子商务今年开票额1000亿元,已占上海GDP 4.2%。

嘉定未来两个方向:汽车城&科技城

2、Joe Berry (JBJ Advisors创始人CEO)

预测未来是困难的,难在预测How和When。

车联网对通信技术的要求不高,2G其实就够了。

好APP的三要素simple、relevent、fun。

收费APP下载次数90亿,免费APP下载次数920亿,全球APP收入260亿美元。

移动互联网中APP占据绝对主流,按时间来分2013年APP占80%、Web只占20%,并且2014年APP占比上升将至86%。

智能手机的用途及频率,还是传统应用为主。

8.26.1

多个因素对驾驶员大脑工作量/注意力的影响:专心驾驶作为基准1,那么听收音机1.21、听有声书1.75、免提通话2.27、有乘客2.33、手持通话2.45、语音操控3.06、跨任务操作(如操作导航)5。

免费+增值服务收费模式(Freemium)的APP占据多数类别的大部分购买量,教育、生产力、导航类别除外。

3、黄涌(福特汽车亚太地区技术与商务开发总监)

福特的Smart device link平台,将其与CarPlay,Android Auto比较,希望能进入其他主机厂。

驾驶者的需求有四点:connected、informed、entertained、safe,而前三者手机可以解决。

2016年车与手机的数量之比为1:18,手机上的内容更便宜、更好、更丰富,主机厂应放弃内容。

主机厂拥有车的数据,开放将是趋势。而开放数据也是有意义的,车内将有数据接口,开发者将可以通过官方渠道获得数据。

OBD最初设计的目的并不是给用户使用,目前的OBD产品更多的只是能够查看数据,如何给用户带来价值是问题,目前还没看到有意义的应用。

4、焦岳(友盟副总裁)

目前设备保有量达到8.3亿,而63%在三线以下城市。

Android千元级占智能手机的35%,而3000元以上手机占27%,其中80%是iPhone。

不同价位智能手机,使用需求也不同:

8.26.2

各垂直领域中Top3的APP覆盖的用户比例,前三类为生活助手、音乐音频、拍照美化,交通导航类APP这一比例约为60%。

8.26.3

交通导航类APP 2014年上半年用户增长率65%,在各领域中并不算快。

8.26.4

有1.03亿台设备过去六月至少启动过1款AutoAPP。

5、彭玲(百度CarNet负责人)

开发者虽然有很多不错的想法,但是汽车这个行业门槛太高,现在想做的就是降低门槛。

简单映射不行,只能作为过渡。

公司内部跨产品的组织很难,很难集中力量做汽车产品。

百度原来考虑只做内容供应商,产品交给主机厂,但做不出来,因为主机厂的甲方心理过于要求控制。

无人驾驶是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在做,从大学过来的项目。

6、马喆人(腾讯副总裁)

坚持做应用与服务,已经开始布局,QQ音乐已经有一些前装。

路宝这个产品还不太确定。

互联网-物联网会越来越硬件化,硬件越来越重要。

7、孙炯(阿里巴巴副总裁)

主推电商平台:淘宝汽车、二手车、后市场等。

阿里巴巴的产品已覆盖汽车整个生命周期。

8.26.5

8.26.6

目前目标是把产品先理清楚,努力提高用户体验,降低用车成本。

8、关勇(车轮创始人)

围绕用车已推出10款APP。

已有8000w用户,1726w活跃用户,日增加12w用户。

产品已经集成进百度地图,如违章高发地、违章查询。

9、其它

一个4S店投资一个亿,还有库存压力较大,4S店没有动力互联网化。

Uber是数据公司,联系供给和需求;五分钟内车能到,那任何东西都可以到。目前的目标是提高车的利用率。

自主品牌汽车份额连续下降11个月,但可以类比国产手机品牌,相信明年开始一定有所改观。

心尖上的舞者——HeartWare

8.20封面模板

李静远   吴映辉

心力衰竭(Heart Failure)是指由于心脏的收缩功能和/或舒张功能发生障碍,不能将静脉回心血量充分排出心脏,导致静脉系统血液淤积,动脉系统血液灌注不足,从而引起的心脏循环障碍。心力衰竭作为一种晚期、退行性疾病,是诸多类型心血管疾病殊途同归的终末期表现。

据统计,全球有超过两千万人患有心力衰竭,同时每年超过725万病患因此而逝世,其中甚至还有超过一百万人处于心力衰竭最严重的第四期。对于这个阶段的患者,心脏移植是普遍最被认可的治疗方案,但是每年的心脏捐赠者的数量可是相当匮乏。如果晚期心衰患者迟迟没有等到合适的心脏移植,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即将到来的死亡。

幸运的是,一种新的治疗方案——心室辅助装置(Ventricular Assist Device, VAD)的诞生和应用,给顽固性心衰患者开辟了新的治愈途径。VAD又称人工心脏,是一种植入体内的机械血泵,它将心房或心室的血液引出,通过升压后将血液再注入到动脉系统,从而维持循环,帮助晚期心力衰竭患者将含氧血泵至身体的各个部分。目前它既可以作为过渡治疗,给等待心脏移植的患者提供循环系统支持直到有一个可移植的心脏适配成功,也可作为永久治疗,直接取代移植手术成为患者心脏的长期支持,给病人带来“心”希望。1969 年VAD首次应用于临床,心脏辅助时间达64 小时,以便过渡到心脏移植,全人工心脏(TAH) 作为永久性装置的应用则始于1982 年;目前,市场上已有几种不同模型泵被批准使用。

尽管心室辅助装置具有诸多突出的亮点,但由于其含有人工心室、驱动系统、监测调控系统等,体积较大,使得其应用起来并不方便。HeartWare International公司则正是为解决这一问题而诞生,其致力于采用先进技术生产小型化的心室辅助装置,其突破性技术创新产品——微小型左心室辅助装置HVAD Pump,产品重量只有5盎司,它的设计是将其移植到围心腔的空间中,不需要再将额外部分通过外科手术植入腹部,而且泵的大小也适用于体型较小的病患。该产品不仅使得手术过程创伤变得更小,同时也让更多心衰患者得以从中受益。

Heartware
德克萨斯州心脏研究所医学博士弗雷泽(Frazier)在一份声明中说道,“这个微型装置连同流入插管放置在心包腔内,避免了携带泵袋的必要及随之而来的感染风险,同时也简化了植入手术过程。”该装置在2012年4月得到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部门FDA顾问委员会的压倒性投票优势推荐批准,于同年11月20日正式得到批准,作为等待心脏移植的晚期心衰患者的过渡治疗。事实上,HeartWare公司该产品早已于2009年获得了欧盟、澳大利亚的市场许可,并是这两个地区的领导企业;截至目前,全球已有约4000名患者使用了HeartWare公司微型心室辅助装置。

HeartWare公司最早创立于澳大利亚,随后于2008年搬迁至美国特拉华州。目前为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2011-2013财年分别实现收入0.83亿美元、1.11亿美元、2.07亿美元,业绩增长迅速,但目前其仍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在于公司研发支出较大,2011-2013年的三年时间里,公司累计研发支出超过2.35亿美元。虽然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但这并不影响投资者对其的追捧,公司目前市值13.9亿美元,每股价格82美元,而2009年公司产品上市前,股价长期维持在0.3-0.5美元之间。在短短5年的时间,公司估值已实现数百倍的飞跃增长。

落款

 

并购失败,生活难照旧

本文来源:The Economist | coming unstuck

翻译:徐翰

维多利亚女王曾说,“我们对失败的可能性不感兴趣”。对于企业世界的帝国创建人而言,失败太常见了。8月5日,年过八旬的澳洲佬鲁伯特•默多克撤回了21世纪福克斯对时代华纳一厢情愿的追求。这一交易的规模原本至少高达700亿美元,并将创造出一家媒体巨头。不久之后,旗下拥有美国电信公司Sprint的日本软银集团放弃收购美国T-Mobile控制权的努力,T-Mobile是美国另一家运营商,而这项交易的企业价值据悉超过300亿美元。

在2014年还有两起大交易混战已经发生——辉瑞对资深药企阿斯利康价值1250亿美元的报价流产以及阳狮集团和宏盟广告集团的合并。两家广告公司的事情被认为在逻辑上不可能:友好的、法国同美国的、同等规模的合并。事实上,两家的前高管正斗得不可开交。

总的来说,2014年到目前为止,总计达3900亿美元的出价中止或者撤回了(如图)。从绝对数额看很大,反映了今年的并购浪潮。一般而言10-20%的案例将以失败告终,今年也不例外。

图:全球中止和撤回的并购案情况

1

企业通常会表现出两种方式的扩张过度。他们会提出惹恼监管者的合并,尽管有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充满激情的呼吁,美国的监管者对他将大型移动运营商的数量从4个减少到3个的提议无动于衷。或者,他们提出的建议挑战了其资产负债表的底线和投资者的耐心。默多克先生提供的收购溢价大约为200亿美元,超过可节省成本的资本化数额,表明这一交易在损害股东价值。其自身股价稳步下滑,在反映出此点之余也拉低将提供给时代华纳的股票价值。如果默多克先生选择再次出价,他须找到更深入的成本节省方案。当阿斯利康的董事会于5月26日驳回报价时,尽管没有完全排除可能性,但辉瑞的股东已经限制了出价更高的交易。

按照一般情形,当交易失败,每个人都会假装若无其事。如默多克先生宣称,“21世纪福克斯的未来从未如此光明”,而孙正义则说,“我们的关注重点将提升为促使Sprint成为最成功的运营商”。

但失败的交易往往有持久的后果。目标企业提出的极具雄心壮志的预测数据原本作为防御措施,现在则面临达成它们的艰巨任务。阿斯利康说预期销售额到2023年将近乎翻番,然而到目前为止它们还是停滞不前。股票回购计划是一种租用忠诚度的方式,时代华纳的股价在默多克先生退出后下跌了13%,于是它计划回购50亿美元价值、大约8%占比的自家股票。

在交易桌的另一方,受挫的收购方也许偶尔会发现其逃过一劫。倘若英国巴克莱银行在2007年以920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了竞争对手荷兰银行,则无异于实施剖腹自杀——当时斗争最后的胜者苏格兰皇家银行现在以收归国有而告终。

但通常失败的大交易会损害收购方管理层的信誉以及影响其政策的连贯性。8月6日,Sprint宣称其替换了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黑森。拙劣的收购也玷污了其他人的职业生涯。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因为未能收购霍尼韦尔作为其2001年退休前的最后狂欢而损害自身声誉,欧洲的监管者当时阻止了这笔交易。而马吕斯•克鲁普斯,2007年成为世界最大矿企必和必拓的首席执行官的年轻明星,在2008年试图以1150亿美元收购其竞争对手力拓,又在2010年试图以引人注意的430亿美元收购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不起眼的钾肥公司后失去了前途,于2013年离开了必和必拓。

最近鲁莽的交易失败也许会促使其余公司更加小心谨慎。美国Walgreens 8月6日宣告的对英国同行连锁药店Alliance Boots的并购就是这样。Walgreens降低了其盈利预测以回应美国人对于企业使用收购来转移纳税(“税务转换”)的越来越大的不安,它还放弃了利用这笔交易将住所搬到欧洲的计划。

对于失败的掠食者和逃脱的猎物们而言,重建势头的关键是展示其强健的经营业绩。如果盈利在上升,那么投资者、员工和客户会原谅几乎一切。2010年一家在亚洲活跃的保险公司英国保诚集团遭遇挫折,其自家股东对360亿美元收购香港竞争对手友邦保险的议案表示反对;自那时起保诚的老板蒂贾•蒂亚姆已经通过盈利翻倍来重建了强大的声誉。通过这轮测试后,一些最近的交易失败方的前景动荡。辉瑞的上个季度税前利润下降了25%;软银的美国移动业务去年亏钱,且客户流失;阳狮集团7月表示其盈利会低于预期,其老板莫里斯•列维承认其已经“分心”了。

对于首席执行官们,比起全球并购的魅力与满足感,日常经营的打击令人苦不堪言。但是他们可以确定,如果他们在交易和提高盈利的惯常任务上都失败了,他们的股东——如维多利亚女王那样的人——是不会开心的。

被互联网遗忘的一群人

司阳

互联网的雏形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真正走进大众的生活大约是90年代之后。根据联合国国际电联的5月报告,到2014年底全球互联网用户将有近30亿,占世界人口的40%左右。而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截止6月30日的数据,中国网民数量已达到6.32亿。

而2007年iPhone发布以来,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等在内的新一代智能设备快速发展,再加上3G、4G移动网络的普及,迅速拉低了互联网的门槛,移动互联网成了互联网新一轮发展的引爆点。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到今年年底预计将达到23亿,而中国手机网民数量截止6月底已达到5.27亿。

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以及智能设备的普及给每个人的生活及工作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交流沟通、娱乐的方式和习惯。但在这场变革中,似乎老年人已经成为了被遗忘的群体。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7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40岁以上的网民全部加起来还少于10-19岁,60岁及以上的网民占比甚至与10岁以下相同。

8.14图一

我们计算了各年龄段互联网的覆盖率(使用2010年的人口年龄结构和2010年底的网民年龄结构,且后者为抽样调查数据,因此结果并不精确)。可以看到,互联网的覆盖率随着年龄增大而快速下降,50-59岁的人群中每10人有一人上网,60岁以上的人群每20人才有一人上网。

8.14图二

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对于老年人来说互联网的学习成本过高、易用性差。

传统PC的操作复杂,自然不适合老年人使用。而智能手机相对而言操作简便直观许多,但若想找到一款适合老年人用的智能手机也不容易,而那些老年人专用手机通常外观奇丑、功能简陋,相信也没有老年人会喜欢。就拿易用性相对较好的iPhone来说,老年人使用起来也有诸多不便。字体太小、铃声不够大是普遍反馈的问题。虽然系统中有字体大小的设置,但对桌面、菜单和大部分APP中的字体大小无效,许多地方依然看不清;系统中虽然有助听器模式,但配套的助听器却不见踪影(苹果与全球最大的助听器生产商ReSound合作开发了LiNX助听器,将蓝牙耳机和助听器合二为一,本应该于去年上市,但直至今年2月才发布,目前仍无处购买,而且据说售价高达3000美元)。

而在具体的使用过程中,老年人更是完全没有被照顾到。比如要拨打一个电话号码,传统手机只需要解锁-拨号就可以,而iPhone则必须解锁-点击电话图标-拨号键盘-拨号,假如不小心将电话图标拖动到了其他位置,对老年人来说有可能是无解的。再拿微信来说,老人需要的功能只是能够聊天、看照片,收藏、公众号、摇一摇、扫一扫等功能的存在对老年人来说都是不小的干扰。而网页和APP则更加复杂,老年人使用起来几乎都有不小的难度。为了避免产生高额的流量费用,很多老年人往往都关闭了手机的移动数据功能,智能手机也就失去了很多本来应有的功能。

在几乎每个年轻人都离不开智能手机的时候,老年人不仅没有充分享受到科技应该带来的益处(比如打车APP大战中老年人难以打到车的情况),反而因此加大了与年轻人之间的隔阂。

诚然,从商业利益上来考虑,老年人获取新知识、接受新事物的速度较慢,支付方式和意愿的缺乏都让公司难以从中获得收益,放弃这一人群似乎是合乎商业逻辑的。但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老年人也有享受科技的需要,我相信只要有相对较低的学习成本,老年人也是愿意接受的,相信每一个从业者也都希望自己家的老人能更舒服地使用自己的产品。况且,在竞争激烈、创业日趋困难的互联网行业,难道中国1.7亿老年人(60岁及以上,加上50-59岁后这一数字将达到3.3亿)是完全没有商业价值的吗?我想答案一定是NO,所需的只是真正用心做出来的适合老年人的产品。

万集科技激光式交调系统挺进华中地区——随岳高速建成首个智能化交通情况调查监测系统

近日,公司自主研发,采用非接触式激光扫描式交通情况调查系统首次在华中地区应用,这一具有革命性突破的先进产品为钱场枢纽互通建成了区域内首个智能化交通情况调查监测系统。该系统安装、维护成本低,无需破坏路面,具有统计精度高,全天候数据实时上传等特点,成为随岳管理处2014年“智慧随岳”、“安畅随岳”建设的显著标志之一。

钱场枢纽互通位于京山县境内,与武荆高速公路相交,是随岳高速承接南北、分担东西车流的重要交通连接点。近几年,随着高速车流量增速迅猛,随岳管理处急需要一套先进的交通流量调查系统。

经对比,我公司新一代激光式交通情况调查系统具有显著优势。该系统采用了当前最先进的激光扫描技术,不受雾、雨、雪、沙尘等恶劣天气和室外光线的影响,能够精确获得车辆三维轮廓,检测机动车分型、交通量、地点车速、车头时距、跟车百分比、车头间距、时间占有率等交通信息,数据可通过无线网络实时上传至控制中心。设备通过了交通运输部检测机构权威鉴定,达到交通运输部关于交调设备的最新标准《交调设备相关技术要求、管理办法及外场检测操作实施细则》的I级要求。相比超声波、微波,该设备在车流量统计精度能提高30%以上。

建成后,随岳管理处实现了全天候智能监测,能够准确、实时掌握高速公路断面交流量,为提高科学决策水平,掌握道路安全保畅规律,分析车流量递增数据,以及该区域道路科学养护、应急处置、公共服务等提供第一手资料。

随着中国公路建设的迅猛发展和公路运营管理水平的提高,统计数据更全面、科技含量更高、运行更智能化的激光交调系统正逐步成为市场的一种新需求。目前,万集科技激光式交通调查系统在全国已售出近百套,广泛应用于北京、上海、福建、河北、浙江、湖南、湖北等地,无论是新建项目,还是对设备改造升级,各地交通管理部门都对其性能给予高度认可,这也再次印证了激光技术在交通领域的发展趋势。

作为国内首家将激光扫描技术应用于交通行业的企业,万集科技始终以客户需求为中心,坚持自主创新,兴建万级无尘实验室,不断加大研发投入,为打造高品质激光产品提供完善硬件保障。旗下激光式交通情况调查系统以及激光式车检器等革命性产品的问世,不仅填补了车型识别的空白,也将自身在交调领域的领先优势推向了新的高度。

万集图一

来源:万集科技网站

盘点跨国药企在印度遭遇的滑铁卢

8.12封面模板

吴映辉

近日,全球制药巨头之一的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宣布将在印度以900美元/疗程的价格销售Sovaldi,后者是丙型肝炎治疗领域的明星药物,于2013年12月在美国上市,仅2014上半年销售额便达到了惊人的58亿美元。本次Sovaldi在印度900美元/疗程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业界炸开了锅,须知Sovaldi在美国的定价为1000美元/片,合计84000美元/疗程,印度市场折扣高达99%。

吉利德官方表示,Sovaldi产品根据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和丙型肝炎发病率两个因素进行定价,2009-2013年印度的人均收入仅为1499美元,而美国的人均收入为53143美元,因而印度定价低。但事实真如此简单吗?

吉利德这一做法或与印度的药品专利法律密切相关:在2005年以前,印度政府并不承认西方国家药品专利,直至2005年作为与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协议的一部分,印度才开始恢复药品专利,但只对1995年以后发明的新药或经改进后能大幅度提高疗效的药物提供专利保护,而不支持原有药物混合或衍生药物专利;同时,印度政府可根据需要实施“强制许可”。

历史上被印度政府实施“强制许可”的案例不在少数,吉利德亦不例外,其自主研发的艾滋病治疗药品泰诺福韦(Tenofovir)于2009年被印度政府撤销了专利保护,这或许才是真正威慑吉利德廉价出售Sovaldi的原因。除吉利德外,其余还有哪些跨国药企在印度遭遇过滑铁卢呢?

  • 拜尔(Bayer)

2012年,印度政府给Natco制药公司颁布药物专利强制需求证书,允许其生产德国拜耳公司专利抗癌药Nexavar(多吉美),这是一种治疗肾癌的药。Natco公司在其申请中称,这种专利药使得患者一个月需花费五千多美元,远高于大部分印度人的经济承受能力。

  • 罗氏(Roche)

罗氏在印度有多个重磅产品折戟沉沙,包括乳腺癌治疗领域的重磅产品——赫赛汀(Herceptin)。2013年印度专利局驳回罗氏赫赛汀药物的专利申请,此后不久,罗氏正式宣布出于对印度知识产权环境总体的考虑,不再寻求赫赛汀在印度的专利申请。

在此前的2012年,印度法院还曾驳回罗氏针对印度西普拉(Cipla)制药公司Erlocip产品侵犯其抗肿瘤药物——Tarceva专利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理由是这两种药物的成本相差太大,出于公共利益,法院拒绝罗氏的上诉。

  •  诺华(Novartis)

诺华在印度最为出名的案例当属癌症治疗的革命性药物——格列卫(Glivec),该产品可定向抑制相关癌细胞的增值并诱导其凋零,年销售额达数十亿美元之巨。自2006年以来,诺华一直努力为改进后的格列卫争取印度专利,但最终被印度最高法院驳回。

  • 辉瑞(Pfizer)

2012年,印度专利局撤销辉瑞抗癌药索坦(Sutent/舒尼替尼)在该国的专利,印度专利局称:Sutent专利中所声明的发明,不涉及任何发明步骤,因此不能被授予专利。

  •  百时美施贵宝(BMS)

2013年1月,印度专利局启动新一轮强制许可签发程序,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白血病治疗药物Sprycel和乳腺癌药物lxempra被纳入其中,允许印度仿制药厂商生产该两种药品。

从以上血淋淋的案例不难看出,吉利德在印度市场以900美元/疗程的价格出售Sovaldi,更多的或是出于对当地知识产权环境的无奈之举。

落款

 

李嘉诚最为成功的投资

徐翰

说起李嘉诚,华人几乎无人不晓。最近几个月他的名字频频见诸报端,主要因为抛售内地房地产业以及在高科技领域频频投资;一方面减少房地产、零售、码头等传统行业,另一方面先发布局人造蛋、打印牛肉等高风险朝阳行业。但李嘉诚花大力气拓展的领域并非仅仅是这些还方兴未艾的行业,而是数十年来隐于地产、零售、高科技等“显性”投资组合之后的传统能源。

不仅如此,李嘉诚最为成功的投资之一恰恰出现在能源行业最传统的油气领域。

加拿大能源巨头赫斯基(Husky Energy)的股票在经历了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后,与众多石油股一样“跌跌不休”,那时赫斯基只是一家中型石油公司,负债和资本支出都偏高。

但李嘉诚则认为,赫斯基产业链比较完备,拥有油气上游开采和下游开发业务,并且客户区域不仅有大西洋也有发展迅猛的亚太地区。此外,他当时判断美国与中东的紧张关系将使得石油行业供应仍然长期紧张,油价值得长期看好,而赫斯基的财务状况良好,只是因为油价低迷资金周转有困难。李嘉诚还表示,其个人对加拿大有特殊感情,加拿大政治环境极其稳定,且其个人与赫斯基前总裁私交不错,获得了有价值的指引。

综合以上这些原因,李嘉诚力排众议,避过加国对外国人投资的限制,以联营公司Union Faith和加拿大籍长子李泽钜两方,以共计32亿港元买入赫斯基52%股权,担任交易撮合且李嘉诚持股9%的加拿大CIBC银行也购入5%股权,原大股东持有余下43%股权。

收购当时,赫斯基已经拥有超过5000口油气井的开采权、26.67%的精炼厂股权以及343处加油站。1991年,李嘉诚家族又斥资17.2亿港元获得了原大股东低价抛售的43%股权。

22年后的2008年,依靠多年的开源节流和管理改造等措施以及原本坚实的业务基础,赫斯基在上半年就贡献了和记黄埔28%的盈利,李嘉诚在业绩会上得意表示,“赫斯基能源在七八年前还被人批评说录得亏损,但是今年和黄最大的盈利贡献就来自赫斯基……现在已经有数名买家愿意以高于目前石油市场现价,向赫斯基能源购买三年后的生产量,这说明石油市场表现仍然强劲”, 2008年李嘉诚家族及旗下公司对赫斯基能源的总持股量高达70%,而在之前的2000年赫斯基已经在多伦多成功上市。

到2013年底,赫斯基的油气井净数量已经超过14000口,并拥有加拿大西部、印尼和南海的多个权益项目,下游则包括俄亥俄Lima等多个冶炼厂和加拿大众多的加油站。赫斯基仅在加拿大已探明的轻质原油储量就高达242.6百万桶原油当量,而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超过20000立方英尺。

值得注意的是,赫斯基是一家与中国关系密切的企业,其与中海油集团共同开发了东南亚和南海的多个油气田。其中,南海的荔湾3-1气田将于2014年向广东省和香港供气,赫斯基占有项目49%的权益并且负责深水业务。可以说对赫斯基的投资也是某种对中国未来巨大能源需求的投资,而李嘉诚早已因此获益。目前赫斯基市值超过300亿加元,其中和记黄埔仍然持股高达34%,不用细算我们也能知道为何这笔投资被誉为“李嘉诚一生最伟大的投资之一”。

图:赫斯基在南海和东南亚主要油气项目

8.11图一

有了赫斯基的成功案例,27年后李嘉诚及更加强大的“长江系”集团再度在油气能源领域出手,这一次瞄准的则是澳洲天然气分销巨头Envestra。

1999年长江基建首次购入Envestra股权,在今年与APA展开竞购之前持有17.46%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在竞购中长江系逐步增持到超过39%,超过原大股东澳洲油气巨头APA持有的33%股权。上周,长江基建财团以23.7亿港元估值的收购方案成功击败APA早前提出的现金或换股收购方案,将收购Envestra全部发行股权。

单从财务规模上看Envestra并不大,2013年其创出业绩高点,利润超过1亿美元,营收超过5亿美元,市值也超过18亿美元。不过,在天然气分销领域Envestra则是澳洲最大规模的企业之一,其传输管道超过1100公里,分销管网长度超过23000公里,用户116.3万人,遍布南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昆士兰和西南威尔士等主要区域,分销燃气折合约30亿立方米,占据了地广人稀的澳洲的相当部分市场份额。

图:Envestra运营管线分布

8.11图二

对比当年的赫斯基,Envestra具有相似的规模、同样坚实的资产基础、同样面对需求强劲且不断增长的终端市场;尽管管道燃气业务具有区域限制,但是看看“英雄气短”的中日韩,即使当下澳气价格略高,谁又能断言以后澳洲海岸的出口液化终端不会一头连接Envestra的管道,一头连接中国的天然气市场呢?

也许李超人一生最伟大的投资之一又将在油气领域重现。

当制药巨头遇上VC

吴映辉

在我们3月31日发布的文章《谁才是新药研发真正的主力军?》一文中,我们鲜明地指出,中小型制药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取代大型跨国制药企业成为新药研发的主力军已是国外医药行业的一大趋势。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一种新的药物研发模式Option-to-buy应运而生,所谓Option-to-buy,即大制药企业对创业型药物研发公司进行投资,并享有在未来某一阶段收购该药物研发公司的权利(详见4月16日文章《药企研发新模式:Option-to-buy》)。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模式中,大型制药企业依然面临高额的投资支出;与此同时,一些风险投资基金亦开始寻求在种子期阶段的投资中与大型制药企业合作降低风险。于是乎,药企与风险投资基金联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本文以在该领域活跃的葛兰素史克(GSK)为例,为大家介绍其与风险投资基金的联盟情况。目前GSK公告的风投基金联盟共有5只,一一介绍如下。

  • GSK + Avalon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4.95亿美元,意在圣迭戈(San Diego)投资不超过10家创业公司,目前已经投资的企业有Sitari Pharmaceuticals。当这些被投资公司有临床候选药物产生时,GSK有权利将其收购。Avalon Ventures聚焦于种子期和早期阶段投资,在生命科学与信息技术领域享有盛誉。

  •  GSK + Sanderling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2.5亿美元,其中GSK投入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美国西海岸的生物技术公司的创立。Sanderling Ventures成立于1979年,是全球致力于创建新型生物医学公司的老牌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已投资超过90家企业,一些优秀的企业如Dendreon、Regeneron等都受到过其资助。

  •  GSK + Johnson & Johnson + Index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1.5亿欧元,由GSK、强生以及Index Ventures共同组建,该基金同时又被称为Index生命科学6号(Index Life VI)。其设立目的在于促进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良好前景的早期研发项目,主要投资于欧洲地区,同时覆盖美国和以色列。截至目前,Index Ventures已投资140余家企业,横跨全球30多个国家。

  •  GSK + Kurma Life Sciences Partners + CDC Entreprises + Idinvest Partners +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950万美元,其中GSK出资2370万美元,主要用于投资欧洲各知名研究机构在罕见疾病领域的研发项目。

  • GSK + SR One + Canada Life Sciences Innovation Fund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000万美元,用于投资推动加拿大地区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突破性进展的早期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其中SR One为GSK公司旗下自有的投资公司,亦为该基金的管理人。

除GSK外,事实上其余各大型制药企业也同样与风险投资基金成立有类似的投资联盟,如默克(Merck & Co. + Lumira Capital + Teralys Capital)、诺华(Novartis + Amgen Ventures + Atlas Venture)、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 + Kearny Venture Partners)等等。鉴于这一模式给大型制药企业、风险投资公司所带来的双重优势,其未来发展将大有可为。

 

为何Redfin、Zillow和Trulia未能消灭房地产经纪人

作者:Brad Stone

翻译:司阳

原文发表时间:2013年3月7日

原文链接: http://buswk.co/WYJHoZ

上周,美国房地产网站Zillow宣布以35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Trulia,两者在美国的合计市场占有率将达60%以上。但这场并购背后,却是颠覆了大量传统行业的互联网无法真正威胁到房地产传统销售模式的事实。今天为您呈现的是《彭博商业周刊》去年的一篇旧文,文章以Redfin的发展历程及其与Zillow、Trulia的渊源作为线索,试图解析互联网为何在这个行业中会显得如此无力的问题。作者的结论看似简单,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让互联网在房地产行业展示出其力量,是值得每一个读者思考的地方。

在过去的十年里,互联网已经逐渐渗透到美国经济的基石:房地产市场。一批快速增长且盈利的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引导消费者完成他们一生中最大且最伤脑筋的交易。这四个网站——总部设在西雅图的Redfin和Zillow、总部设在在旧金山湾区的Trulia和Realtor.com——吸引了每月房地产网站6700万访问者中的6100万(数据来源:ComScore)。他们产生数以亿计的营收,并将买房子变成了一种娱乐——购房者可以作为一个旁观者尽情享受参观,而不用像原来那样感觉偷偷摸摸地进入一座开放的房子。根据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统计,百分之九十的购房者现在都是从网络上开始其整个购房流程。

这一切乍看起来就像被类似的电子市场中消灭了的旅行社、元气大伤的分类广告、萧条的股票经纪,以及以往趾高气扬的汽车销售,但是房地产经纪的命运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大多数的买家和卖家仍然通过传统的经纪人完成交易。

8.4图一

经纪人不仅抵抗住了互联网房地产网站的攻击,并且其费用还能保持稳定。事实上趋势还是上升的,一个研究公司的报告指出2011年支付给买方和卖方经纪人的平均佣金水平是房屋价格的5.4%,而2008年这一数字为5%(卖方经纪人向卖方收取佣金,然后与买方经纪人平分)。这一比率高于国外市场的中间水平,那些市场可能只有一个经纪人参与交易,比如英国(1%至2%的费用),德国(3%至6%),以色列(4%)和荷兰(1.5%至2%)(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07年的一份报告)。“十年前几乎没有人在网上搜索房屋,然而房地产网站的崛起却并没有给消费者带来任何益处(交易佣金反而上升了,译者注)”,Redfin的CEO Glenn Kelman说。

Redfin成立近10年来一直在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它的故事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中间人这个角色能够如此顽强。不像其他的房地产网站,Redfin雇佣自己的代理人,他们在房屋之间穿梭、将出售标志牌打入草坪、直接与买家和卖家合作。与传统房产经纪商不同,Redfin为其代理人支付年薪,而非佣金,并且奖金与他们的顾客评价相关联。

这种收费方式可以为客户节省了大量的资金,但Redfin——去年收入超过5000万美元——与竞争对手Zillow的和Trulia相比增长慢了许多,后两者仅仅显示房屋列表和其他信息,然后将客户引导给传统房地产经纪人,然后由他们协助完成交易。Redfin在其大本营西雅图的市占率不到3%,并且在提供服务的其他20个主要城市的市场份额也微乎其微。Redfin尚未盈利,部分原因是它在进入新市场时雇用经纪人及设立办事处所产生的成本。

经济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对房地产经纪的弹性感到困惑。理论表明经纪人和买方或卖方之间的关系并不理想,而实践中也常常出现冲突。困难的根源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委托-代理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委托人(消费者)与其代理人的各自利益发生背离,甚至冲突。(由于代理人承受了出售房子的大部分成本,比如他们管理房屋和带客户参观所花费的时间、打广告所花费的金钱,因此他们会给客户施加压力从而加速销售、接受次优的要约,买方的代理人还会容许客户接受较高的价格。)2008年,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B. Douglas Bernheim及Jonathan Meer公布了近30年来大学校园出售房子和公寓的研究结果。他们发现,与自己直接出售相比,业主的使用经纪人来销售自己的房屋会导致售价下降5.9%至7.7%。

根据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统计,2012年只有9%的业主直接出售自己的房屋,而2008年这一数字为13%。正如人们所预料的,住宅行业的业内人士认为购房者看重的是代理人提供的专业知识和服务,靠他们自己来完成一生中最复杂的交易或信任的网上折扣会更加令人不安。“我们永远不会成为一个靠鼠标点击的行业”,Phil Faranda说道。他经营着纽约Westchester县一家拥有14名经纪人的经纪公司J. Philip Real Estate。“你总是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顾问,以确保您能得到最好的条件。(完全靠自己买房卖房的)赌注太高了,如果你想要做一个DIY项目,还不如去做一个气垫船吧。”

不管开支是多高,卖家还是回到了传统经纪商的怀抱。2008年,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经济学家Steven Levitt和Chad Syverson发表了两篇关于房地产佣金的论文,试图解释为什么折扣经纪商以及业主打折出售都未能将销售额从房地产经纪人那里抢过来。他们发现,在房地产交易市场中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可以将它与股票交易或航空旅游行业区别开来。有两个代理——不是一个——参与交易,分别代表着买方和卖方。“需要两个代理在交易中进行合作,可以让一个传统代理商惩罚折扣代理商,”Syverson说。“也能让传统代理商惩罚与折扣代理商合作的其它代理商。”因此,代理总能够引导客户远离业主折扣出售或由折扣代理商代理的房屋。

8.4图二

摄影:Robin Stein

Redfin的创始人David Eraker的灵感来自于他自己买房的不幸遭遇

Redfin的创始人David Eraker在考虑购买一套公寓时,发现无法在网上研究物业的位置,而经纪商固定的佣金也是不合理的,没有考虑住房供应状况或代理商之间竞争水平的波动。Eraker随后从华盛顿医学院退学,投身软件行业,认为自己可以推翻传统的经纪业务模式。“我们认为在现有商业模式下,消费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服务。”他说。

2002年,在位于西雅图国会山附近的公寓里,Eraker和他的合伙人Michael Dougherty——拥有耶鲁大学学位的电子工程师——想到了在在线地图上显示待售房屋的想法。这还是在Google地图或微软Bing地图出现以前, Redfin的早期工程师花了大量的时间获取地图数据的授权,以及设法让用户能够从鸟瞰图放大到具体的街区查看待售房屋,而不需要刷新整个Web页面。Redfin还决定开始聘请自己的房地产经纪人帮助客户完成交易。

这个网站2004年上线,通过互动地图显示西雅图地区的可供出售房源,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并培育本地用户,但却在获得风险投资上遇到了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家都会去问房地产经纪人是否认为我们在做的事是个好主意,这不是一个正确的问题,”Eraker说。同时,公司已经发不出工资,靠信用卡负债运营。

2004年夏天,Eraker与隔壁邻居SamiInkinen——斯坦福大学的MBA学生,并刚在微软完成了两个月的实习——在后院烧烤及多次泰国餐厅的午餐后,Eraker说他信任Inkinen,并拿出了Redfin网站和商业计划。随后Inkinen回到湾区去完成他斯坦福的学位,并与同学在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共同创立了Trulia。

在与Inkinen谈话的同时,Expedia的创始人Rich Barton联系了Eraker,Expedia在消灭旅行社的过程中起到了带头作用。Barton和他的合伙人在思考未来的创业方向,并和其他在西雅图的人一样——发现了Redfin的原型。Barton在他西雅图联合车站附近的办公室与Eraker和Dougherty见面,并邀请他们共进午餐,甚至讨论购买这个创业项目。但Barton却在2004年年底创建了自己的网站——Zillow。首轮投资来自于两个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Barton拿到了3200万美元。“我个人认为无论Zillow和Trulia地图搜索的想法都来自于我们”Eraker说。他也承认,尽管两家公司可能都是被Redfin所启发,但现在回想起来,他们选择了非常不同、却也更可行的商业模式。

8.4图三

摄影:Mathew Scott

Truli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Flint从一开始就打算与经纪合作

Inkinen说,他和Trulia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Pete Flint从未考虑绕过经纪商。他们最初的想法只是抓取经纪商网站上的房源列表,就像Google抓取所有的网页,并将所有数据组织成一个友好的界面。它本质上是一个房产经纪的广告网站,随后经纪商就会主动将房源列表给他们。“你不会在网上看病或做手术,就像你不会在网上完成IPO的法律文件,”Inkinen说。“我从未想过买房子会变得像在亚马逊上买书那么容易。”他也说在他与Eraker交流之前,他和Flint就已经在思考做房地产行业创业了,所以他认为那场对话更像是是“企业家与企业家的对话,Eraker在对抗所有传统的东西,尝试做一些事情并找到一种商业模式“。

而Zillow创始人Barton则说,在他们知道Redfin并与Eraker见面时,他和他的合伙人就已经在规划了房地产网络业务了。“互联网已经腾飞10多年,我们难以相信这个行业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Barton说。起初,早期Zillow的员工计划举行网上房屋拍卖,以此颠覆传统房地产市场,但随后发现那是不切实际的。“很明显,无论消费者对整个购房过程是多么不满意,代理人的关系仍然是相当重要的。机器始终没法代替人。“Barton说。

8.4图五

摄影:Michael Todd

在推出了自己的房地产网站之前,Expedia的创始人Barton曾讨论过买下Redfin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Eraker沮丧地看着Zillow和Trulia的以很高的估值募集了数千万的风险投资,而主要原因是这两家公司仅运作纯数字业务,将线下交易与佣金都留给了经纪人。实际上,Zillow和Trulia决定顺应传统的方式在房地产行业做生意,而不是对抗它。

与此同时,Redfin则在挣扎着。早在2005年,随着公司累积债务和员工未付薪酬的上升,Redfin终于吸引到一家位于旧金山风险投资公司的兴趣,但直到交易接近签约之时,Eraker和他的同事们却仍未达成一致。受此影响,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在最后一分钟放弃了这笔交易。在18个月的无偿工作后,这家公司又回到了起点。大多数工程师离开了公司,Redfin的联合创始人Dougherty也投奔了Zillow。Eraker不得不将公司搬回到了他国会山的公寓。“我们曾在沙漠中挨饿,接着飞来了250万美元,然而第二天又噗的一声不见了。”Eraker说。“我搞砸了很多事情。那时的情况已经糟到极点了。”

最终,西雅图风险投资公司MadronaVenture集团在2005年秋季以75万美元的投资拯救了这家公司,同时招募了Kelman。不久,Kelman接替了CEO的职位,而Eraker在四年的艰苦奋斗后离开公司去旅行和减压。Redfin在获取其他风险投资投资时面临特别大的挑战,特别是处在Zillow和Trulia高速增长的阴影下。但Redfin也有了Kelman这样有热情去改变房屋买卖方式的人。

当Kelman接替Eraker的职位时,Redfin认为它已经有方法来解决委托-代理问题、降低佣金,并削弱代理人在置业过程中的重要地位。在获得风险投资后的最初几年里,它要求客户在线上进行大部分交易,并仅在最后雇佣经纪人审查交易。它甚至还向客户收取每次250美元的房屋参观费用。

买家和卖家的交易成本在根本上降低了。传统经纪商从卖方收取3%的佣金,Redfin则是在交易结束时向卖家收取3000美元的固定费用,用于支付挂牌和营销费用。当Redfin代表买方时,公司作为代理将从卖方收到标准的3%佣金,但随后它会退还其中的约三分之二——大约6000至30000美元——给买方。

8.4图六

摄影:Kyle Johnson

Redfin的首席执行官Kelman带来了他自己的激情

这种收费方式是破坏性的,而Kelman就爱制造混乱。“到目前为止,房地产是美国问题最大的行业,”他2007年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新闻60分钟》节目上说:“我们觉得亚马逊、eBay或雅虎在其他行业做到的事,我们在房地产行业也可以做到。”Kelman现在认为当时所说是错误的:“我在Redfin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一开始把硅谷的张扬带到了这个传统行业中。”他说“那是没必要的挑衅。”

Redfin遇到了各种被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所预测到的行业偏见。Redfin接到生气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而且代理人们驱使客户远离其代理的物业。2007年,华盛顿州的西北多重挂牌服务(NWMLS)认定Redfin的博客——上面提供了记者对房产撰写的直接评论——对客户挂牌物业进行批评,违背了其政策。然后对该公司处以5万美元的罚款,并威胁停止它的MLS访问权。Redfin不得不关闭了博客。而现在它只允许注册代理人对房产发表评论,同时客户可以否决或延迟这些评论,这些措施似乎已经平息了经纪人的愤怒。

公司还发现,购房者的确需要更多的实地体验。为了达成其商业模式,Redfin不得不雇用更多的代理人来协助客户完成购买和销售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Redfin放弃了消费者厌恶的房屋参观费,而且因为业务量的增加,其收费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他们对卖家已经不再收取固定费用,变为房屋销售价格的1.5%。卖家即使使用Redfin的服务,也必须和以前一样按照惯例向买方经纪人支付3%的费用。买家则仍会获得Redfin收到的买方经纪人佣金中的一部分退款,但由于服务量增加,Redfin逐渐降低了退款比例。“我们原来模式的问题是,人们无法真正进到房子参观,因此他们想获得建议。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成为一家服务型公司,”Kelman说,“我们认为我们的业务模式可以比过去更加虚拟一些。”

Redfin仍然做着很多与众不同的事情。除了它与众不同的代理雇佣模式,它还提供了一个虚拟的“交易室”来帮助客户理顺复杂的文书工作。而且与Zillow和Trulia不同的是,Redfin把从MLS获得的物业目录全部呈现给客户。Redfin说这使它显示的代理挂牌物业比其他网站多20%以上。

8.4图七

公司在2月聘请了更多代理人并开始在五个新城市提供服务,包括休斯敦、罗利-达勒姆和纽约市的布朗克斯区(它已经覆盖了皇后区,以及纳苏、苏福克和韦斯切斯特)。它还表示计划在今年将代理人数增加一倍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Kelman说Redfin今年IPO的可能性不大,但有可能会是在2014年。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人认为Redfin真正威胁到了经纪人以及他们6%的佣金。去年10月,在西雅图的一个技术会议上,一位听众问Zillow的CEO Spencer Rascoff销售佣金是否将持续下降。他说“有一些初创公司试图颠覆现行的代理佣金情况,但我认为他们几乎都会失败”。Rascoff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消费者实际上并不关心佣金。他们表示他们关心佣金,就跟他们在季后赛季都会谈论一场重要比赛那样。但是当他们到了卖房子的时候,他们知道这笔交易的重要性,而且他们自己很容易出错,因此他们通常都会求助于专业人事。”

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Syverson也期待市场上出现真正的变化。“有芝加哥人对我说,这个市场机会太多了,最终一定有人能想到方法的。”他说。“但我得承认,我对传统模式的应变能力印象深刻。”

Stone是《彭博商业周刊》的资深作家,居住在旧金山。他是《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the Age of Amazon》(Little,Brown出版社,2013年10月)的作者。他的Twitter @BradStone。

8.4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