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石油——生锈的龙头

原文来源:The Economist
翻译:徐翰

核武器的协议将会有助于更多伊朗石油和天然气流入市场,但是将比较缓慢。

在1974年伊朗的光荣岁月里,他们每天可以打出创纪录的600万桶原油。但革命、战争、政治竞选、失控的治理以及制裁让他们付出了代价,现在的每日产量是280万桶。如果这周讨论的一份关于伊朗核计划的框架协议被敲定下来,那么伊朗会开始反转上述趋势,打开新的出口市场,并引进国外的投资来开发这个全球第四大石油储备地。代表石油消费国的国际能源署(IEA)则认为短期内伊朗的产量可以增加80万桶/日。这周全球油价因为这一可能进入市场的新增供应而持续疲软。

寄望伊朗的石油产出快速增长也许太乐观了。尽管其地理位置优越且生产成本低廉,但仍然问题重重。全球石油需求放缓,其余地方的供应也很充裕,而伊朗的石油工业状况不佳,投资环境也并不友好。

现有的制裁制度从2013年11月起分阶段放开,某种意义上已经漏洞百出。伊朗现在每日出口超过100万桶到土耳其、印度、日本、韩国和中国,这些都在制裁范围之外的20个国家中。不过,其他国家也从中受益,狡黠的中间商一直都能用不断更换名称、悬挂方便操作的旗帜的船只成功逃避制裁。

不过,取消制裁一般而言都会比施加制裁耗时更久。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可以暂时搁置美国对伊朗金融和出口的限制,但永久性中止制裁需要持高度怀疑的国会的同意。取消欧盟的制裁会更容易些,它可以停止其原油进口禁令(2012年时的进口数量为70万桶/日)、放松对航运保险的限制以及允许伊朗银行用SWIFT金融交易系统。

低油价和印度需求的下降意味着伊朗可能有300万桶的多余库存量。如果降低库存过程开始,伊朗会迅速地将出口增加30万桶/天。不过,根据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Amrita Sen的说法,到今年底之前都难以实现任何更多的增量。

640-3图:伊朗的石油产能(深蓝)和产量(百万桶/日)

伊朗的油田一直努力准备应对制裁取消,这也解释了最近其产能的上升。但是要使得产量回到上世纪70年代的水平将是项长期工作。Sen女士表示一些伊朗的旧油田产量以每年15%的速率下降,他们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仅仅因止住生产下滑就需要每年3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更不用说逆转这一趋势。中国和俄罗斯的介入无法填补西方大型油企的空缺,而这些企业正寻求削减而非增加资本支出的方法。

吸引西方回到伊朗不仅仅需要终止制裁,也需要伊朗的油气法律大刀阔斧的修改。伊朗不允许外资持股,但用一部分收入以回购计划的名义回报国际石油公司。伊朗当局称这一计划已经提供了足够的激励,未来也将会变得更有吸引力。大部分石油公司在被说服前则需要更多细则和更多理由来信任伊朗当局。

另一个障碍是国内政治,伊朗的技术官僚一直都和激进的革命卫队争夺油气工业的控制权。这并不仅仅是意识形态,民兵组织的商业帝国就包括了出售工程服务的公司,他们将外国人视为不受欢迎的竞争者。最后的难题是OPEC,这一石油输出国卡特尔由伊朗的对手沙特和其逊尼派穆斯林邻国主导,他们也许会寻求阻止令其憎恶的什叶派获取市场份额。

因此最乐观的长期机会并不在石油上,而在其他碳氢化合物上。伊朗拥有比其石油储备还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而这些气田位于不那么危险的地区。欧盟正渴望减轻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依赖,为什么不从重新可接触的伊朗进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