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制药巨头遇上VC

吴映辉

在我们3月31日发布的文章《谁才是新药研发真正的主力军?》一文中,我们鲜明地指出,中小型制药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取代大型跨国制药企业成为新药研发的主力军已是国外医药行业的一大趋势。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一种新的药物研发模式Option-to-buy应运而生,所谓Option-to-buy,即大制药企业对创业型药物研发公司进行投资,并享有在未来某一阶段收购该药物研发公司的权利(详见4月16日文章《药企研发新模式:Option-to-buy》)。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模式中,大型制药企业依然面临高额的投资支出;与此同时,一些风险投资基金亦开始寻求在种子期阶段的投资中与大型制药企业合作降低风险。于是乎,药企与风险投资基金联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本文以在该领域活跃的葛兰素史克(GSK)为例,为大家介绍其与风险投资基金的联盟情况。目前GSK公告的风投基金联盟共有5只,一一介绍如下。

  • GSK + Avalon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4.95亿美元,意在圣迭戈(San Diego)投资不超过10家创业公司,目前已经投资的企业有Sitari Pharmaceuticals。当这些被投资公司有临床候选药物产生时,GSK有权利将其收购。Avalon Ventures聚焦于种子期和早期阶段投资,在生命科学与信息技术领域享有盛誉。

  •  GSK + Sanderling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2.5亿美元,其中GSK投入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美国西海岸的生物技术公司的创立。Sanderling Ventures成立于1979年,是全球致力于创建新型生物医学公司的老牌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已投资超过90家企业,一些优秀的企业如Dendreon、Regeneron等都受到过其资助。

  •  GSK + Johnson & Johnson + Index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1.5亿欧元,由GSK、强生以及Index Ventures共同组建,该基金同时又被称为Index生命科学6号(Index Life VI)。其设立目的在于促进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良好前景的早期研发项目,主要投资于欧洲地区,同时覆盖美国和以色列。截至目前,Index Ventures已投资140余家企业,横跨全球30多个国家。

  •  GSK + Kurma Life Sciences Partners + CDC Entreprises + Idinvest Partners +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950万美元,其中GSK出资2370万美元,主要用于投资欧洲各知名研究机构在罕见疾病领域的研发项目。

  • GSK + SR One + Canada Life Sciences Innovation Fund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000万美元,用于投资推动加拿大地区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突破性进展的早期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其中SR One为GSK公司旗下自有的投资公司,亦为该基金的管理人。

除GSK外,事实上其余各大型制药企业也同样与风险投资基金成立有类似的投资联盟,如默克(Merck & Co. + Lumira Capital + Teralys Capital)、诺华(Novartis + Amgen Ventures + Atlas Venture)、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 + Kearny Venture Partners)等等。鉴于这一模式给大型制药企业、风险投资公司所带来的双重优势,其未来发展将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