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另一面

原文标题:Reform in Japan:The third arrow
原文链接:http://econ.st/1v8uBYQ
翻译:叶韵杰

因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参拜靖国神社等典型的右翼表现,安倍晋三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极差。但不太为我们所关注的情况是,安倍在国内的支持率似乎总维持在较高水平。我们认为这主要源于安倍的另一面:力推国内改革。而这是顺乎民心,符合日本长远利益的。作为规模相仿,内在质量却远超我们的庞大经济体,我们近邻的任何内在变化都不应脱离中国有识之士的视野。故承树特推荐近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第三支箭》,以飨读者。——楼民

日本几十年不遇的改革机遇正在向安倍晋三招手,而他似乎已经蓄势待发

日本的明治维新始于1868年,一群改革派官员联合民众一同推翻了封建统治,随后致力推行门户开放政策并将日本推向了工业化高速发展的道路,只用了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就让日本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这段家喻户晓的历史在日本国人心中留下了经久不衰的乐观情绪。

纵观自2012年起担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的表现,既有让国民乐观的地方,也不乏让外人怀疑的理由。一开始他便出师大捷,去年以明治维新时期的改革速度,雷厉风行地射出了头两支“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之箭:规模巨大的财政刺激和异常迅猛的货币宽松计划。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步,开局出奇的好,很快就实现了他的目标。

2013年6月安倍宣布进行体制改革,这旨在释放力量促进经济增长的第三支箭的初次尝试却无功而返,以失败告终。接着在12月,他前去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一行为被视为其崇敬日本过去的军国主义战犯的表现。此事激起了外界的愤怒,也让人们更加怀疑他致力于经济改革的决心已经发生了动摇。

本周,安倍携第三支箭再次归来。有两个原因使我们相信,这次他将正中靶心。第一,几乎所有日本人都已经意识到进行改革的必要性。第二,这次改革方案具备前所未有的广度,几乎触及了日本经济中所有亟待改革的方面。

安倍2012年重新执政之后的一个月,日本政府通过了一项10.3万亿日圆的财政刺激计划。央行迅速公布了一系列量化宽松政策,目标是在2015年春季之前实现2%的通胀目标;目前,通胀率已经上升到1.25%左右。

7.10图一

老龄化的社会

在经济停滞的20年中,日本已经发生了大变样,人口结构是主要原因。随着云凌妇女不断移居至大城市,至2040年日本将有近900个城镇消失——或占总城镇数的一半,百岁老人是人口比例中增速最快的一部分,超过十分之一的房屋已经空置,主要还是因为人口的老龄化。

随着劳动力的高速紧缩,就连一向以男性至上和排外而著称的日本精英也在讨论诸如增加移民和鼓励妇女找工作这样的话题,那些希望保留小规模、低效率农业生产,平均年龄在70岁上下的农民对于改革的抵触,正随着抵制者的相继过世而逐渐消失。

改革的另一个动力是经济增长缓慢。二十年间的经济不振给日本带来了切实的影响。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日本公司落入了外国人手中,且他们在日本股市总值中所持有的份额也从1989年的4%增长到了现在的30%。股东资本主义渐受推崇,许多大型企业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盈利目标。这一环境相当有利于安倍实现其目标——要求日本公司将其巨额存款用于投资而非储蓄,以及优化资金配置。国外股东也可能会大力推动日本战后终身雇佣制度的变革,虽然这一制度已经在渐渐被颠覆了。日本目前已有近500万过剩却被保护着的终身雇佣员工,即使支付解雇金也无法被解雇。但同时,近五分之二的日本雇员——尤其是年轻雇员和女性雇员——都只能从事不稳定、低报酬的工作。

20年间,日本的各年龄段工作不稳定的人数占比都上升了不少

7.10图二

日本的外资持股比重急剧上升,推动了安培的改革。

7.10图三

改革第三个动力来自于中国的崛起。选民们现在明白了日本振作起来的重要性。这引发了一些丑陋的民族主义的表演,但也使经济改革看起来更加紧迫——即使对丑陋的民族主义者也是如此。

此次安倍改革计划的力度远远超过了之前几次。这个改革方案试图破除制约医疗领域的重重束缚,为本国和外国企业家提供便利,并彻底改造公司治理。有些改革措施触及了根深蒂固的文化禁忌,比如允许多个经济特区中的日本家庭聘用外国女佣抚养孩子、照顾老人,更多的措施尚待披露。所有这些都清楚明了地展现了一个富有创新性和全球思维的日本形象。这第三支箭的威力,一部分来源于改革的涉及面之广:与其说这是一支单独的利箭,不如说是汇集在一起的成千上万根刺针。

在宣布了这些触及敏感领域的措施后,安倍的支持率仍然居高不下,这说明日本民众已经做好了迎接革新思维的准备。日本上一次根本改革,是由2001年至2006年担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领导的。然而他的几位继任者却将他的改革大打折扣。(其中主要的一位正是安倍本人,他是小泉的门生,第一届首相任期仅仅持续了一年便以惨败告结。)如今,在自民党外几乎没有出现对安倍有力的反对:反对党民主党自从2012年12月的选举中大败至今,仍未恢复元气。

然而,尽管民意转向了支持改革,却并不意味着日本上下都统一加入了改革的阵线。许多势力强大的利益集团—从农民,医生,大企业到最强大的公务员团体—都会奋起反对。然而本周内阁通过的增长计划无疑是雄心勃勃的,显示了安倍的决心—他将排除万难,像一把“钻头”一样将改革进行到底。

开弓没有回头箭

安倍喜欢引用明治维新的先驱者,幕末思想家吉田松阴的名言:“有志者事竟成”,但成功的改革更取决于改革措施的制订是否全面,取消可能会对改革产生潜移默化副作用的附加条款和这些条款具体生效的时间,在一些领域,特别是劳动力市场,编内职工享受着过度的保护政策,安倍必须进行更彻底的革新,突破现有改革范畴的瓶颈并迫使那些决意反对改革的人们回心转意。

安倍需要将重心放在他的改革目标上,不为利益集团所牵制或因民族主义而误入歧途,安倍本周呈上的改革举措规模惊人,这为多年来停止不前的日本带来了绝佳的复苏机会,这一点值得所有日本民众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