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三菱,战GE,西门子在抢什么?

6.18封面模板

徐翰

6月17日,西门子(Siemens AG)宣布正式以39亿欧元的价格收购法国阿尔斯通集团的燃气轮机业务。西门子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其价格要高出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约10亿欧元,而GE早在4月底就提出了124亿欧元全面收购阿尔斯通的所有能源业务的方案。

此次收购,西门子的核心意图可谓是逐渐公之于众的,尽管这并非西门子第一次表示要收购阿尔斯通。早在十年前阿尔斯通濒临破产时西门子就曾经提出过收购,但被法国政府阻挠。此次从狙击GE报价、向法国政府提出“交通换能源”方案、携手三菱重工(MHI)联合报价到最后提高报价将标的收入囊中,西门子的目标一直十分明确——竭尽所能拿下阿尔斯通的燃气轮机业务!目前看,西门子的战略动作不止针对阿尔斯通。5月初,西门子与另一家主要重型燃气轮机生产商英国罗尔斯•罗伊斯能源(Rolls-Royce Energy)谈妥,以9.5亿欧元的代价收购了后者航改型燃气轮机和压缩机业务。

燃气轮机主要用于多燃料发电、驱动和船舶动力,是一种清洁和高效的能源转换设备,配备重型燃气轮机的天然气-蒸汽联合循环(NGCC)的效率已经超过60%,远远高于一般火电厂不到50%的效率。在欧美,用天然气发电已经有多年的历史,而燃气发电产业也相应有很深积淀。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建成了首个天然气发电单元,日本则很早就执行天然气替代石油的国家战略,依靠天然气进行大型发电,随着80年代联合循环技术的引入,天然气发电的效率大大提高,也促进了燃气轮机行业的大发展,燃气轮机年出货量从20世纪80年代的600台,增加到90年代的900台和21世纪头十年的1500台。

表:不同方式发电成本比较

6.18图一
来源:《中国天然气投资报告》

燃气轮机对于高温、高转设备和材料的要求使得其对工业设计、材料工程和工业制造水平要求相当之高,也因此被广泛誉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后发者没有多年的工业制造经验的积淀是难以通过短期投入而一蹴而就的。也无怪乎目前世界主要的重型燃气轮机公司都在美国、西欧和日本,主要就是上文提到的4家——美国GE、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重工和法国阿尔斯通。

2012年,全球燃气轮机市场大约为53,429 MW,超过100亿美元;上述4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3%、28%、21%和2%,多年来GE一直领先,而西门子也逐渐成为另一个市场领导者。区域需求方面,中国以15-20%的占比位居各地区之首,美国大约为10%,其余主要订单客户为日本、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从价格上看,2012年西门子、阿尔斯通和三菱重工的各型号重型燃机单位功率比价格为200-600美元/KW,而GE的LM系列燃机单位功率比价格一般高达400-800美元/KW,单个整机的价格往往在数千万美元级别。

国外巨头在E/F级的燃气轮机的应用上已经比较成熟,单功率更高的G/H级别的燃气轮机也在大力发展中,美国能源部在2005-2011年的先进IGCC/H2燃气轮机项目上全面研究了燃氢轮机内燃烧、透平、冷却、材料和系统等各个方面。而欧盟的FP8和日本的“新日光计划”也有类似的研究计划。

从过往数十年重型燃气轮机的发展看,叶片冷却技术的不断变化、高温合金的进步、复杂冷却系统的发展以及热障涂层为代表的新材料的发展驱动了燃气轮机透平进口温度的不断提升。未来重型燃机的发展方向至少包括更高失速特征的压气机、高效并解决氢脆问题的燃烧室、综合空冷技术、降低污染的二次空气系统以及高温合金叶片材料等,对材料技术、合金铸造等多个方面的技术研究和开发都亟需跟进。

与上述具有悠久制造历史的国际巨头比较,国内的企业在重型燃机的关键技术上迟迟难以突破,过往几年部委采取的“拉郎配”(让上海电气等国内能源国企与上述国外巨头成立合资企业)的“市场换技术”政策也早已破产。而在诸如透平叶片、喷嘴、热障涂层等热端部件以及高温控制系统等全方位领域国内企业仍然进展不顺。

尽管最近几年,燃气轮机市场规模随宏观经济和阶段投资有所波动,但其规模仍然巨大,根据国内产业研究者预计,到2015年仅中石油的燃气轮机需求就达300亿元。面对稳健的需求,也无怪乎旨在追赶GE的西门子会强势抢购阿尔斯通的燃机业务。国内企业也不是没有动作,上海电气5月宣布收购意大利燃机制造商AEN公司40%的股权,以提升E/F级燃机制造能力,虽然未获得控股权,但也算迈出重要一步。但在设计、关键部件制造和整机维护方面较大的差距使得国内的重型燃机业务企业却仍需艰苦追赶,而面对西门子、GE和三菱的寡头市场,即使未来技术上有所突破,国内厂商在市场开发上也难免一番恶战。

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