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are,何以跌落凡间

司阳

Square,这家由Twitter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创立的移动支付企业,一直是华尔街上的明星——2009年以来共有四轮股权融资,累积融资额超过3亿美金,据称其估值在今年年初已超过50亿美金。而4月22日,却突然有消息传出,Square由于2013年亏损扩大且现金吃紧,正在寻求出售。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Square的发展之路,以及他是如何跌落凡间的。

Square由Jack Dorsey等三人于2009年2月创立,总部位于旧金山。Square的第一个产品为Square Reader,是一个插在iPhone(2010年支持Android)的耳机接口上的小型刷卡器,提供信用卡刷卡支付功能。过去,如果商家想提供信用卡刷卡支付,必需填很多表格,通过审核,并购买刷卡机,成本和交易费用很高,还很有可能被拒绝。而Square只需有一个有效的银行支票帐号,加上其软件和设备就可以实现,并且个人也可以通过它收款。Square刷卡器9.95美元的售价及低至2.75%的交易费用也是其吸引人之处,所以一经推出便受到了追捧。2011年中,Square曾透露:每天通过 Square 支付的资金已经达到了 400 万美元。

Square的第二个硬件产品为2013年5月发布的Square Stand,可以将iPad变成一台销售终端,替代传统商场“丑陋、缓慢、昂贵复杂”的销售设备,从结账到刷卡支付都可以在一台设备上完成,Square Stand更加漂亮、快速、用户体验更好。Square Stand的售价99.95美元,可通过Apple Store、BestBuy购买。

除了上述两款硬件产品外,Square还有Square Wallet(个人钱包应用)、Square Market(为商户提供电子商户服务)、Square Cash(个人间通过邮件进行转账的应用)等软件和网络产品。Square 2013年的员工人数已达600人,业务还拓展到了加拿大和日本。有消息称,Square 的收入达 5.5 亿美元,拥有将近 100 万个商户使用它的读卡器产品。

Square,何以跌落凡间-配图

Square共进行了四次股权融资及一次债券融资,总融资金额为4.4亿美元(3.4亿股权+1亿债权):

  • 2009年11月A轮10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Khosla Ventures、First Round Capital以及Yahoo现任CEO Marissa Mayer等。
  • 2011年1月B轮2750万美元,投资方为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及Visa。
  • 2011年6月及12月C轮1.03亿元,投资方为Tiger Technology Global Management(老虎环球基金)及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凯鹏华盈)
  •  2012年9月D轮融资2亿美元,投资方为Starbucks(星巴克)、CrunchFund、Citi Ventures(花旗创投)、Rizvi Traverse Management(Twitter的第一大股东),其中星巴克投了 2500 万美元。

D轮融资前,Square的估值为32.5亿美元。据了解,今年年初Square股票转让时其估值已超过50亿美元。此外,Square还于本月初向Morgan Stanley、Goldman Sachs、Silicon Valley Bank、Barclays Capital(巴克莱资本)、JPMorgan Chase & Co进行了一亿美元的债权融资。

本月21日,《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由于亏损扩大和现金吃紧,Square开始寻求出售的可能,并已与Google、Apple和PayPal进行了接触。消息称,2013年Square 亏损 1.1 亿美元,比 2012 年有所扩大,且自2009年以来3.4亿美元的融资已经消耗过半。随后,Square发言人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称公司从未与谷歌进行过谈判,也“从未认真考虑”出售给其他公司。Google和Paypal的发言人也表示没有和Square进行过收购谈判。此外,还有报道称Square去年就IPO事宜与投行进行了协商,定于今年进行操作,但最新消息是其IPO计划已经暂停。

上述消息是真是假暂且不论,Square近两年发展缓慢确是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我认为核心问题可能在于Square对支付的创新不足所致。除了其手机读卡器刚发布时让人有过惊鸿一瞥的感觉,但之后的产品确实乏善可陈。同时,其主要的两个硬件产品都是针对收款端(商户),仅仅对收款方的流程和成本进行了优化,这一方面造成其支付过程仍需严重依赖银行和Visa、MasterCard等的支付网络,成本居高不下(据称其2.75%的收费中四分之三都需要付给Visa和MasterCard等),也难以将业务拓展到新的地区;另一方面,对于支付者(消费者)来说,虽然可能有更多的商户能接受信用卡支付,但除此之外整个支付过程并没有更加便利,不了解Square的顾客也许还会担心安全、隐私等问题。

回过头来说,Square很可能一直都在与各大公司“非正式地”讨论收购的可能,但原因绝不是业绩和资金,我认为真正的原因可能是Square也意识到仅依靠自己难以再对支付行业做出更大的变革了,其最新一笔融资通过债权的形式进行,可能也反映了投资方认为其未来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再往深一步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传统银行与支付网络的力量过于强大所致,移动(及互联网)支付想要成为主流,可能仍然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在中国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