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生物医药研发,任重而道远

2.13.1封面模板

吴映辉

生物医学领域全球顶级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日前发表文章《全球生物医药研发经费支出趋势: 亚洲雄风展现》(Asia’s Ascent — Global Trends in Biomedical R&D Expenditures),对全球主要经济体2007-2012年间的医药研发支出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

依据该文章的数据,全球生物医药研发支出在2007-2012年间基本保持稳定,由2621亿美元增长至2684亿美元,仅增长63亿美元,亦即2.4%(均为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的数字,后同)。尽管如此,仍然有部分国家在生物医药领域的研发支出保持了较为快速的增长,其中以中国最为突出,我国生物医药研发支出由2007年的20亿美元增长至2012年的84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32.8%;韩国与新加坡同样有着不错的表现,同期生物医药研发支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1.4%、10.0%。

2.13图一

凭借近年来的快速增长,我国生物医药研发支出占全球比例也从2007年的1.7%快速上升至2012年的近5%;而同期美国生物医药研发支出占全球比例下滑5.8个百分点、欧洲下滑0.4个百分点、日本维持相对稳定。

2.13图二

我国生物医药领域研发支出近年来维持高速增长的态势,在全球的占比亦稳步上升,其背后主要的推动因素是什么呢?首先从投资主体来看,我国生物医药领域研发支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来自于企业投资,政府在生物医药研发领域的投资虽然也有一定增长,但增长幅度远远小于企业。

2.13图三

在企业投资中,其中又有三大股力量:一是外资药企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二是专业的研发外包机构(CRO)、三是本土制药企业。虽然近年来我国生物医药研发支出中企业投资增长迅速,但更多的来自于前两者的推动。

外资药企在中国的研发布局方面,2004年以前,仅有诺和诺德等个别跨国药企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但自2004年起,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知名跨国药企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并大幅投资,其中赛诺菲安万特更是将上海定位为亚太研发中心、辉瑞则将全球的抗感染药物研发搬迁至中国。

2.13表一

研发外包方面,我国的医药研发外包组织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中已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几乎所有的全球性生物医药公司都至少会将部分研发活动外包给中国,以利用中国多元化的医药研发外包服务及成本优势。我国医药研发外包机构已有能力在研发价值链的各个环节降低成本并提高灵活性,如图4所示。

2.13图四

如剔除外资药企直接在中国研发上的投资以及我国CRO所承接的研发业务,我国生物医药领域研发支出的增速势必会大幅降低。因而从本质上看,我国制药行业目前的研发状态并不如文章开头所提及的数据那样乐观。

我国制药企业目前普遍存在规模小、研发投入不足的特点,以A股上市医药企业(按申万行业分类,不考虑器械及服务类企业)为例,在超过140家公司中,2012年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没有一家超过15%,超过10%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6家,近一半的企业该比例在3%以下;而在欧美日等发达市场,不乏研发费用占销售额比例超过15%甚至达20%以上的制药企业。如果从研发费用绝对数额来看,差距则更大:2012年恒瑞医药的研发费用为5.35亿元,为我国研发费用投入最高的医药企业;而当年全球研发投入最高的医药企业诺华该数值高达93.32亿美元(约合566亿元),为恒瑞医药研发投入的100倍还不止。不可否认的是,我国本土医药企业对于研发之重视程度日益提高,研发投入同样也在逐步加大,但距离中国医药研发的真正崛起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未来任重而道远。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