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药研发,屌丝逆袭?

11.20封面模板

吴映辉

新药研发历来是我国医药行业所面临的短板,目前我国已上市的药品除中药外,几乎全为仿制药,因此每每谈及国内新药研发,总会有一种“矮矬穷”的感觉,但最近在医药行业发生的两起交易案例,似乎让国内自主新药研发一下变得“高大上”(高端大气上档次)起来,各路媒体亦是纷纷报道。

让我们首先来简要回顾一下这两起交易案例:

1)10月23日,复星医药公告孙公司重庆复创医药研究有限公司(持股68%)拟向瑞士注册的医药企业SELLAS 转让两个化合物(DPP4 抑制剂及小分子抗肿瘤药)在全球(中国除外)的开发、销售等权利,转让价格共约3.88 亿欧元(约合31.99亿元人民币),依研发进度分期支付。产品美国/欧洲获批后,重庆复创将获得净销售额10%的提成,并有权获得拥有该两个化合物的SELLAS 子公司3%的权益。

2)11月13日,德国制药企业默克雪兰诺宣布收购百济神州(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抗癌新药BeiGene-290在中国以外市场的开发权,后者为此可获得最高达1.7亿欧元(约合14亿元人民币)的收益。BeiGene-290是由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靶向型抗癌制剂,即将进入临床研究。根据双方协议,上述药物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由百济神州负责,而在全球其他地区则交由默克雪兰诺负责。

初看这两则新闻,相信足以让每一个奋斗在中国新药研发一线的人感到激动和兴奋:一个个尚未进入临床阶段的化合物,交易价格竟然都高达10亿元人民币以上。也正因为如此,媒体更是大加篇幅予以报道,似乎自主新药研发一夜之间进入了国际新药研发的主流阵营。

但我们若稍微加以深入分析,情况似乎并不如大家所想象的那么乐观: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复星与SELLAS、百济神州与默克雪兰诺之间的这种合作模式,虽然看上去交易金额很大,达十多亿乃至数十亿人民币之巨,但都是分批次付款的,如果后续临床研究进展不顺利,真正能拿到的钱并不多;

其次,这样的一种合作模式其实在国外早已有之,有人(企业)愿意买某化合物的权利并不一定就意味着该化合物就会取得很大的成功。大家如果有兴趣去了解一下国外合作过的那些案例,便会不难发现类似的合作项目中,收购方中途将化合物权利转让给别的企业乃至退还给原研公司的情况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如加拿大的Cardiome制药公司2003年将Vernakalant(房颤治疗药物)注射制剂北美区域的开发权利授权给Astellas,按照协议Astellas将依据产品开发及商业化过程中的里程碑事件支付最高达5400万美金的进度款,同时如果该产品在北美地区上市,Cardiome还将分享北美地区25%的终端销售额作为授权费。2009年Cardiome将Vernakalant口服制剂在全球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注射制剂在除北美地区以外的所有区域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授权给Merck公司,根据授权协议,Cardiome最高可获得Merck公司3.4亿美金的授权费。2011年,Astellas将其拥有Vernakalant注射制剂北美区域的开发权利转让给Merck。2012年,基于对监管环境和预计开发时间的评估,Merck决定不再支持Vernakalant的开发工作,将Vernakalant口服及注射制剂在全球开发及商业化的权利归还给Cardiome公司。最终,历经长达10年的合作,Astellas与Merck这两大全球领先的制药企业均退出Vernakalant的研究开发工作,并将其权属归还Cardiome公司。

再次,复星与SELLAS、百济神州与默克雪兰诺之间合作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值得我们关注。尤其是前者,交易对手方注册资本仅20万瑞士法郎(约合130万人民币)、净资产仅331.06万欧元(约合2727万元人民币),未来何以支付高达3.88亿欧元的转让价格?这究竟是一场涉及商业实质的真实交易,还是更多的是一场作秀行为?需要大家推敲琢磨。

诚然,不可否认的是,国外制药企业,尤其是默克雪兰诺这样的跨国制药巨头收购本土制药企业研发中产品的开发权利,共同开展后续的临床研究与市场化工作,本身便是对本土制药企业研发实力的一种认可。这种合作方式亦可很大程度地解决本土企业新药研发中所面临的资金难题,但我们万万不可将其神化,似乎有了这样的一种合作,其研发立马就高端大气上档次了。这样的合作在国外再寻常不过了,怀抱一颗平常心看待,才是我们应该持有的态度。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