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行业,乍暖还寒

11

游盛水  吴映辉

我国风电行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历经约30年的发展,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绩:截至2012年底,我国风电累计装机量已达75.32GW,占全球累计装机量的26.7%,位列全球第一,市场份额较第二名(美国)高出5.5个百分点;而新增装机量方面,2012年我国以12.96GW的新增装机量位列全球第二,略低于美国。

回顾我国风电行业的发展历程,主要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试验阶段(1985-1995):此阶段丹麦、德国等欧洲风电大国利用本国贷款/赠款条件,在中国进行风机试验运行并积累经验,而我国则利用其贷款,进行一些小项目;同时,国产风机攻关项目也取得初步成果。

初步发展阶段(1995-2003):在试验阶段的基础上,各级政府相继出台了各种鼓励风电行业发展的政策,如科技部通过科技攻关和国家863高科技项目促进风电技术的发展。

高速发展阶段(2003-2010):本阶段是我国风电产业高速发展的时期,新增装机量维持了差不多每年翻番的增长速度,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发改委通过风电特许经营,下放50 MW以下风电项目审批权,要求国内风电项目、风电机组设备的国产化比例不低于70%……这些政策的出台,极大的扶持和促进了我国风电行业的发展。

低潮阶段(2010-至今):2011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量首次出现下滑,较2010年的18.93GW下滑近9%;2012年则继续保持了下滑趋势,同比下滑25个百分点。这一阶段的下滑,一方面由于此前风电产业规模扩张过快,需求无法跟上致使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政府开始对风电行业进行调控和引导,如工信部发布《风电设备制造行业准入标准》,导致许多不符合标准的中小企业被淘汰出局,风电行业进入“修整期”。

11.4图一

我国21世纪以来历年新增风电装机量情况如上图所示,从图中我们亦不难看出近年来我国风电产业过山车式的发展。虽然我国风电产业已经历较长时间的发展并已成为全球风电装机规模第一大国,但随着“大跃进”式的增长,我国风电产业同样出现了诸多问题,尤其是“弃风限电”、“消纳不畅”现象普遍存在,已成为制约我国风电行业发展的重大难题。

所谓“弃风限电”,指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网接纳能力不足、风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不稳定等自身特点导致的部分风电场风机暂停的现象,从而浪费了大量的风资源。据中国风能协会数据,2012年我国弃风电量约200亿千瓦时,相当于700万吨标准煤。我国近年来风电发展放缓,很大部分原因就在于“弃风限电”愈加严重,该问题不解决,我国风电行业发展瓶颈将始终无法突破。

值得庆幸的是,过去一年来的各种迹象表明,政府正在着力解决风电行业所面临的这一瓶颈:2012年9月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指出至2015年,投入运行的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亿千瓦,年发电量达到1900 亿千瓦时,风电发电量在全部发电量中的比重超过3%;2013年3月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做好2013 年风电并网和消纳相关工作的通知》;5月国务院下放风电审批权限;6月国家能源局与电监会宣告重组完成,将有利于解决目前风电规划与电网规划不匹配、风电并网难的问题;7月份能源局开展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消纳情况监管调研;8月发改委上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

政策上的支持在风电招标量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2011年至今我国各季度风电招标量如下图所示:自2012年4季度开始,我国风电招标量开始转暖回升,而如果从各年上半年的招标情况来看,2013年上半年风电招标量8.8GW,是2012年上半年4.4GW的2倍。

11.4图二

不论是政策层面,还是风电招标量等实际运营数据方面,我国风电行业转暖复苏迹象已非常明显,但要彻底解决风电行业“弃风限电”、“消纳不畅”的问题,仍然任重而道远,远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尽管在前不久召开的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表示,未来将积极推进电力系统运行管理的改革,争取实现风电优先上网,用2至3年时间,基本解决“弃风限电”问题。但改革的步伐有多快、问题能有多大程度地解决,尚有待于时间的证明。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