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双雄的冰火两重天

10.16封面模板

李阳

无论对摄影爱好者还是商业摄影师来说,如今的相机市场都已是数码相机的时代,各种器材党与器材抚摸党频繁上演着“出佳为尼”与“出尼为佳”的“灭门惨案”。随着索尼在10月16日发布革命性的全画幅微单A7与A7r,数码相机市场的争夺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然而,在这喧嚣之外,胶卷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只在很少数的摄影爱好者中一息尚存。

说起胶卷,我们不能不提及胶卷时代的两大巨头——柯达与富士,1997年,柯达占全球胶卷市场40%的份额,富士为35%,一度平分秋色。进入21世纪后,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两家公司走出了迥然不同的转型之路。2012年1月柯达申请破产保护,在抛售成名之本的胶卷业务后才躲过破产;而富士的转型相对成功,现在富士在无反数码相机领域占据重要地位, X100、Xpro1等多款机型为人称道,2013年第一季度富士实现销售收入57.45亿美元,营业利润2.54亿美元。为分析转型成败差异的原因,我们先了解一下两家公司的发展历程。

柯达与富士的发展历程对比

10.16图一

柯达是胶卷的发明者,是傻瓜胶卷相机的发明者,甚至也是数码相机的发明者,其与GE、IBM等曾是美国制造业的代表。柯达的技术实力毋庸置疑,但在数码技术的转型中却败给上后起之秀的富士,曾经的“黄柯达”、“绿富士”,现在只有绿色旗帜还在,在胶片时代平分天下的两大巨头,为何在数码时代的转型会有如此大的反差?笔者试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1、 不同的市场环境制约着企业的发展战略

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金融资本主义在美国越来越盛行,企业也日益重视股东利益,这样导致企业只重视利润,尤其是短期利润。在美国企业的经营环境中,股东常常扮演着保守者的角色,向管理层质疑施压,对企业的经营指手画脚。在柯达公司确定了进军数码市场的战略后,一些股东仍然批评当时柯达公司的CEO邓凯达(Daniel Carp)是在用柯达公司做赌注押宝数码战略。

相比之下,日本人都有一种“日本以技术立国”的意识,日本企业致力于追求技术先进、产品完美。日本不同财团之间多是交叉持股的方式,股东更加理性,更关注企业的长期发展,而非短期利益,很少向管理层施压,所以富士才能按照古森重隆的想法转型。

2、 高层的频繁更迭贻误战机

美国企业有市场化职业经理人的任用习惯,在企业转型时期,董事会往往倾向于雇佣一个外来的CEO。历史上这样的CEO曾出尽风头,例如前IBM董事长兼CEO路易斯•郭士纳(Louis V. Gerstner),他在1993年接管IBM,带领当时处于危难之际的IBM重现辉煌。但这样的空降CEO也会有很大的风险,由于外聘CEO对公司内部的情况并不熟悉,往往会贻误战机甚至做出失败的决策,诺基亚从微软聘请的CEO埃洛普便是这样的例子。从转型之初的80年代到现在,柯达高层更换频繁,包括外聘和内部任用的,柯达一共换了六任CEO,这六任“船长”终究未能指挥风雨飘摇中的柯达成功靠岸。

相比之下,日本企业对于员工则是终身雇佣制,管理层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培养出来的,对企业自身有着深刻的理解,并且日本企业的管理层相对稳定,不会频繁更迭,这样有助于企业的成功转型。在转型期,富士一直都是由古森重隆做为总指挥,而古森重隆早在1963年从东京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加入了富士。

3、 单一的产品经营不利于转型

柯达早在1967年就开发出了数字成像技术,但其数字化转型异常缓慢,直到2002年,柯达的数码产品营收仅占总收入的25%,同时期的竞争对手富士已达60%。柯达对行业的认知度不足,对市场需求的把控不够,当需求几近于零才选择转型,这样十分的被动。在今年9月份退出破产保护后,柯达把个人影像和文档影像业务(胶卷业务)分拆给了英国的养老保险基金,重组成为一家专注于商业和包装材料印刷的小型数码影像公司。

而富士一直以来注重多元化经营,胶卷业务在最高的时候也只占富士营业收入的50%。而早在上世纪60年代,富士就把目光投向了文件处理和医疗成像领域,并进行了早期研发。进入21世纪后,富士的主营胶卷业务日渐衰落,2011年公司宣布停产多款彩色胶卷,现在富士的业务领域包括数码相机、影像产品、护肤品、印刷产品、医疗产品、光电产品、产业材料等。

4、 放弃核心技术的转型是柯达的一大败笔

柯达在多业务拓展以及核心技术的转移方面一直在探索。在2003年宣布放弃传统胶卷业务而转向数字产品之后,柯达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并购Algotec系统公司、SCITEX数字印刷公司、NEXPRESS和HEIDELBERG公司,与VERIZON WIRELESS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从美国国家半导体购买图像传感器业务等。分拆胶卷业务后,柯达寄希望于医疗、打印机、软件等业务,但效果平平,曾经赞助的奥斯卡“柯达剧院”更名为了“杜比剧院”,柯达只能靠转让专利勉强生产下去。柯达在2013年一季度净盈利2.83亿美元,但其中出售专利就获利5.35亿美元,也就是说除去出售专利的盈利外,柯达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分拆胶卷业务与出售专利意味着柯达放弃自身的核心技术,而富士则成功的将核心技术实现了转型,从自身的技术能力优势出发,将已有的技术能力和新市场的需求相结合,从而构建新业务。

富士2009年成立“富士胶片医药研究所”把在胶片技术中的“FTD”技术应用于癌症药物的开发。另外富士利用自己在化学领域的技术优势以及自身的品牌优势,进军化妆品行业,推出功能性化妆品“艾诗缇”系列,以及2013年3月上市的新型护肤洁肤产品线“艾诗缇美白”系列等,整体销售额稳步增长。当然在数码影像领域,富士也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并且独具特色,受益于近年来无反相机的火热,其采用自有X-Trans CMOS传感器、设计颇具复古感的无反相机X100、XM1、Xpro1等为广大摄影爱好者所称道。

小结

科技革命如同飓风,在产业飓风中,多数企业如同船只一样颠沛流离,同样是面对数码技术的的飓风,柯达与富士的命运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其中固然有市场与国情的差异,但更多的原因在于企业自身。“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在危机面前,思维的转变才是最重要的,柯达的失败转型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也是很好地警钟。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