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的墨香

10.9

徐翰

互联网消除信息不对称,满足传统方式无法顾及的细分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并利用低成本和附加服务优势,争夺传统产品和服务市场。这对于图书出版也不例外。尽管尚未完成颠覆,但互联网对传统图书出版行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从写作、翻译、版权内容、出版发行、销售到最终阅读方式,无远弗届。

尽管影响是确定的,但从模式而言,各家数字出版公司所采取的路径却有所不同。

亚马逊的切入点是其B2C销售平台和电子书设备Kindle产品,但Emily Bold同样是杀手锏。在德国的亚马逊书店上,Emily Bold是一位炙手可热的80后作家,是亚马逊私人电子图书出版业务(Kindle Direct Publishing,KDP)的受益者。她的十余本浪漫历史小说已经在Kindle平台销售了,而且随着销量的增加,亚马逊最终发售了实体书和口袋译本。事实上,德国亚马逊排名前列的图书多为KDP作品,其售价仅为几欧元,最初的作品则往往定价0.99欧元。亚马逊借助KDP业务已经开始冲击传统的图书出版业。在亚马逊的网站上,您还能在纸板书的购买页面找到“希望阅读电子版”的按键,以使得亚马逊可以确定自己首先将哪本书进行电子化。亚马逊事实上已经介入了从图书写作,出版、营销、销售及消费的各个环节,而国内的竞争者京东和当当也在这方面有所动作,当然无法被忽视的还有苹果和谷歌。

国内的某些互联网企业则从外文翻译入手。提到互联网对译著的改造,不得不提的就是“译言古登堡计划”。在译言网的介绍中,“译言古登堡计划”是一项多语种、开放的“协作翻译”计划,我们可以理解为互联网“众包”在翻译界的体现。译言网保留更换译者的权利,而译者通过试译等测试即可协作参与外文书籍的翻译,并获取据信40%的分成。除此之外,译言还与唐茶合作,出版和销售翻译后的电子图书。

唐茶与多看一样是国内电子书城模式的代表,从营销平台切入市场,从出版付费单体书到目前逐步过渡到更具规模效应、更容易突破App Store限制的跨平台数字出版模式。其能否成功,要看销售品类的提升速率,只是其目前千百本的出版数量、最高万余本的销售数量难以匹敌传统出版商。

国内数字出版的代表还有豆瓣网的豆瓣阅读,其“同文馆”项目与“译言古登堡计划”如出一辙。豆瓣网海量的用户是其最大的优势,但其另一独特之处在于率先启动的“原创作者”模式,也许豆瓣阅读不仅仅能成为出版、销售和阅读的平台,还能成为作者平台,使得读者可以读到别处没有的原创作品,也给众多作家和平民写手以走红的机会。

无论是哪一种模式,互联网时代的图书出版都面临不少难题。

首先就是盗版难题。美国的数字版权管理商向出版社提供编码和其他服务,要求网站设置上传过滤器,甄别上传或下载的作品版权是否受到保护,并为出版社提供测定用户下载量等功能。但再独特的加密模式也有被破解的风险,也许正版电子书需要做到的就是足够好的内容加上相对不高的售价。

其次是纸质版权和电子版权的博弈问题。目前,国内的纸质版权和数字版权已经分开,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作者对于数字版权也越发重视,新兴的数字出版商、作者以及手握纸质版权的传统出版商之间的博弈也是数字图书出版之战的关键。数字出版兴起较早的美国,作者开始普遍要求出版社提高发行收益,而兰登书屋则认为新技术的出现已经让以最低库存作为指标的版权收回条款过时,缺乏对出版业了解的作者需要出让更长的版权支配时间,出版机构也可考虑与作者就电子出版利润实现分成。

无论如何,写作和阅读原本就是交流的一种方式,互联网对于出版业的介入使得其交流的本质变得更加明显,作者与出版商、销售渠道之间的不平等可能被“熨平”,那也会让作家与读者的地位得到加强,是消费者的一大幸事。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