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自由执业,动了谁的奶酪?

9.20

吴映辉

中秋小长假期间,一则“深圳医生多点执业改革方案被撤”的消息再次打破医疗界的宁静,成为继前段时间医药反腐之后,医疗界再次广泛关注的事件。该方案曾被寄予厚望,在刚提出时甚至被称赞为“深圳给医生自由”。为什么一项地方政府的政策会受到全国的广泛关注,又究竟是什么阻碍了深圳医生多点执业改革方案的进展?

让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下我国医生的执业制度及其演进:

1999年5月1日起施行的《执业医师法》确立了我国医师的注册制度,规定医师注册后,可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医师从业地点一旦发生变动,应向注册部门提出变更执业地点的申请,经审批后方可在新的从业地点继续执业。《执业医师法》的施行,将医生与公立医院便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2004年12月,在医疗资源不平衡、看病难的压力下,卫生部部务会议讨论通过《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规定医生经所在医疗机构批准,可到其他医疗机构对疑难杂症患者进行诊疗。该项政策打开了医疗资源流动的闸门,但幅度非常小,仅在会诊制度领域实现了有限的突破。

2009年9月,作为新医改的一部分,卫生部下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在遵循“七大原则”的前提下,允许医生合法进行多点执业,这些原则主要包括“医师原则上应当在同一省、自治区、直辖市内执业,地点不超过3个;医师受聘到其他医疗机构执业,应当经所在单位和相关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等。该通知同时对医师多点执业进行了界定,指医师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从事诊疗活动,不包括医师外出会诊。

该通知发布后,广东、海南、云南、四川、北京等地区相继开展了医生多点执业试点工作,但效果不尽人意。以广东省为例,在卫生部发布《通知》的当年12月,《广东省卫生厅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试行管理办法》便予以发布;2012年12月,《广东省卫生厅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试行管理办法(2012年版)》公布,特别准许深圳医师 “不限执业地点数量”,即第一执业地点为深圳市地域范围内医疗机构的医师,可在深圳市地域范围内三个以上执业地点自由多点执业。尽管如此,从2010年1月实施至今,整个广东省16万多名注册医师,仅有3800多人申请多点执业。其他省市效果更差,整个江苏仅有200多人申请且多为退休专家;浙江虽有2400多人注册,但绝大部分是医院组织的帮扶行为;北京也仅有1000余人申请多点执业……

医生多点执业不受待见,是因为医生不希望自由流动吗?显然不是。事实上,我国医疗行业“走穴”、“飞刀”现象非常普遍。据国内知名医学网站丁香园一项3000多名医生参与的调查显示,55%的医生认为所在医院“走穴”现象普遍,近30%的医生表示自己曾“走穴”,84%的医生支持“走穴”行医合法化。据媒体报道,一些三甲医院的知名专家,每年可能会跑全国几十家医院,在全国各地做四五百台手术。

由此可见,医生对于多点自由执业,其实是非常向往与期待的,因而每一项与此相关的政策,都牵动他们的神经。此次深圳市医师多点自由执业改革,更是备受他们的关注,原因在于其“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深圳此次报批的新方案规定医生变换执业地不再受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管制。与以往医生申请多点执业须所在医疗机构批准相比,该方案规定申请多点执业的医生“无须再经过医疗机构批准,仅须在深圳市卫人委指定网站先完成备案”可谓是最大亮点。

自2009年卫生部下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至今,我国医生多点执业发展始终欠佳的最大根源就在于此——首先要医生所在医疗机构批准。医院作为服务行业,人才与技术是其核心竞争力,哪个医院的领导会无偿把优质资源送给其它医院?此外,目前我国三甲等稍微好点的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医师资源本就紧张,因此很多医院都明确表示不支持医师多点执业,部分医院甚至以取消包括五险一金在内的福利津贴等作为威胁,以防止在院医师多点执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医师宁可选择“走穴”,也不选择多点执业的重要原因。

本次深圳方案置公立医院的利益而不顾,因此未能顺利通过亦在情理之中。据财新网的报道,深圳方案被撤回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国家卫计委,国家卫计委觉得深圳“步子迈的太大,要缓一缓”;其核心反对意见就在于多点执业“无须再经过医疗机构批准”上,理由是“不方便医院对医生进行管理”。

本次深圳方案是“夭折”还是暂时“搁浅”,在最终政策出台之前,我们尚难以预测。医生自由执业作为国际主流模式,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均予以采用,其医生执业身份并不受国家管控。我国若想解决看病难、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医生自由执业是必经之路,与其在改革路上走走停停,还不如尽早开放,否则只会引发我国医疗体系更多的问题与矛盾。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