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销售终结者Sproxil

9.3封面

吴映辉

提及假药,相信是人人痛恨,轻则延误病情,重则危及生命。然而即便如此,在我们身边依然存在诸多假药。有关假药的新闻事件也是层出不穷,随便在网上一搜,就可以看到不少制造/销售假药、因服用假药带来危害的案例。

9.3图一

也许上面的说明还不足以让您对假药的规模有清晰的认识,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世界范围内假药的比例在5%-10%之间,而在发展中国家,这一比例高达30%,在巴基斯坦、加纳等国家,市场上不合格药品的比例高达50%以上。据估计,全球每年假药的市场规模高达数百亿美元之巨,同时,每年约有70万人死于假药。

假药给全人类带来的危害已无庸赘述。Sproxil的诞生则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良好的方案。实际上,Sproxil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并不复杂,其通过与药企合作,在药品的包装上贴一个代码标签,消费者在使用药品前,将相应代码用手机发送到产品认证号码上去,便可立即获知药品的真实性。该服务对消费者完全免费,所有的后台云计算模型和电信费用,均由使用该项产品的制药公司来承担。Sproxil的创始人Ashifi Gogo成长于加纳,他发现非洲很多国家都难以获得良好的药物,但几乎所有地方都可以用手机上网,于是便萌生了将药物真实性验证放到最终消费者手中的想法。

这一看似简单的解决方案,在假药泛滥的发展中国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从2009年Sproxil创立并贴上第一个药品标签开始到药品真实性认证次数超过100万次,仅用了两年的时间。Sproxil的防伪标识产品,目前已应用于葛兰素史克、强生等诸多跨国制药企业之中。仅葛兰素史克一家,每年就要购买200万个标签用于在尼日利亚等地区的疫苗销售。由于Sproxil所具有的良好社会效应,其同时也获得了政府的广泛支持,如尼日利亚药监局2010年便在全国范围内推动Sproxil试点计划。鉴于Sproxil对假药市场产生的巨大冲击,其荣登了美国商业杂志Fast Company发布的“2013年世界上最具创新力公司50强”榜单的第七名,其排名高于谷歌(11名)、苹果(13名)等知名企业。

由于消费者在发送短信认证的同时,药品的位置、销售情况、真假药品比例等数据都会被Sproxil的数据中心所采集,当这一验证信息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Sproxil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综合和分析,以获得企业最直观可信的市场调查数据。Sproxil也正逐步从一家单纯的药品认证服务提供商转型为医疗大数据供应商。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