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海外节目模式,高端洋气上档次?

8.20封面

王雅妮

周末打开电视,随手一按《中国好声音第二季》、《中国梦之声》、《最美和声》这些歌唱类选拔节目几乎占据了各大卫视的黄金时段。此类节目也曾在国内风声水起,2005年的《超级女生》创下了当时的收视奇迹,其后跟风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都未能超越其辉煌,直到2012年《中国好声音》的出现又让此类节目成为了焦点,相信看过该节目的观众都会对其新颖的节目模式印象深刻:海选期间评委背对选手,聆听其歌唱,通过按下转椅按钮选择其中意的选手;当出现有多位评委同时选择时,选择权反转到选手手上;评委和选手即是选择方也是被选方,评委与评委之间、评委与选手之间的双项选择就成为了其主要看点。收视率从第一期的1.5%提升至总决赛的5.2%,创下新的记录,同时广告收益也节节攀升,广告价格也从最初的13万/15秒飙升到总决赛116万/15秒,据不完全统计就该档节目为浙江卫视带来合计约4.6亿元广告收入。根据CSM(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46城提供的数据:8月16日《中国好声音第二季》收视率5.080%,稳居收视排行榜首位。《好声音》成功的秘密如今也是路人皆知——引进海外节目模式。

2012年《中国好声音》所创造的高收视、高收益,高影响力,使得购买海外节目版权成为了各大卫视眼中的香饽饽。在国际电视界,真人选秀节目有公认的五大模式——即Idol(中国梦之声,东方卫视)The X Factor(中国最强音,湖南卫视),Got Talent(中国达人秀,东方卫视),The Voice(中国好声音,浙江卫视),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舞林争霸,东方卫视)。据报道:今年,随着湖南卫视、东方卫视等引进版权的正式确立,五大模式全面落户中国。

8.20图一

来源:搜狐网站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称,今年以来全国歌唱类选拔节目总量明显增多,根据广大观众的意见,为避免电视节目形态单一雷同,为观众提供更多的收视选择,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电视文化需求,总局将对这类节目实施总量控制、分散播出的调控措施。

众所周知,国内电视综艺节目的模仿之风盛行,经常是某一类节目受欢迎,很快便可在全国各家电视台看到类似的节目出炉。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我们已不再是简单的山寨复制那些海外综艺节目,而是通过购买版权来实现,如今“引进海外节目版权”已成为各大卫视综艺主打节目的前置名称,冠上这几个字,瞬时高端洋气上档次了。但对这些海外节目模式的判断能力还尚处于起步阶段。对于选择哪种模式、资金投入、节目定位等都属于摸索阶段,当《中国好声音》这类真人歌唱类选拔节目取得成功后,也让其他卫视按耐不住扎堆引进此类节目,一时之间,满城尽是“好声音”。

《中国好声音》的成功并不代表引进海外节目模式就是一副包治百病的药方。一方面,这些海外节目模式提供了完整的节目框架和制作流程,与国内原创电视综艺节目相比,其节目模式的成熟性、稳定性更好,可操作性也更强。但这类节目模式毕竟是从其本土社会和文化土壤中发展起来的,不是所有的节目模式都适合“拿来”,南橘北枳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央视的《谢天谢地你来啦》引进自澳大利亚热门节目《Thank God You’re Here》、东方卫视的《我心唱响》引进自荷兰节目《Sing It》,这些引进的版权节目播出效果也远不如预期。即使是那些可以“拿来”的模式是否也应该“本土化”呢,套用一句大俗话:要适合中国的国情和观众需求。当然我们也不想看到这些节目模式经过“本土化”后,歌唱类选拔节目变成一场故事会。

另一方面,引进海外电视节目模式,确实能让部分电视台短期内在收视率、广告收益、影响力上起到立杆见影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依赖引进海外节目版权将导致大家都只顾“拿来”,而无心花在原创节目的研发创新上,这会更进一步削弱原创节目的创新能力,形成一种“病态”的恶性循环。把引进海外节目版权作为一种过渡性选择,在“拿来”的基础上,去其“糟粕”,留其“精华”,通过学习其先进、科学的节目模式,创新升级我们本土的电视节目形态、模式,这才是我们通过引进海外电视节目所真正应该达到的目的。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