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业=传统行业2.0

7.15封面

徐翰

互联网改变人们生活的事实已经是无庸置疑的,人们逐渐依赖它进行交流联系、获取信息、购物、支付及安排自己生活的许多方面。如果说上世纪末互联网泡沫中的狂热投资者们无法明确互联网的能力边界,那么今日我们又想问:有什么是互联网不能做的呢?

毋须赘述互联网的威力,如果说工业革命赋予人类文明线性增长能力,半导体芯片赋予人类文明指数增长能力,那么互联网则赋予人类从海量排列组合信息中获取阶乘级增长能力。互联网将商品和服务所有维度的有效信息挖掘出来,并实时调整,从而给传统行业经营者以竞争优势,重新挖掘行业中被抛弃的“长尾”——那些在工业化生产中难以顾及的高端或低端需求。

这一方面,Tcho公司经营者倒是可以给传统行业的企业家们以启发。2005年,曾在NASA航天飞机上工作过的电脑图像设计师Timothy Childs在旧金山渔人码头的船坞(这次终于不是车库了)里创立巧克力生产公司Tcho,进入了这个存在逾千年的传统行业,跟他合作的则是在巧克力行业里浸淫40年的Karl Bittong。

Childs不认同大牌巧克力制造商忽视对可可豆原料全面把控的行为,他认为可可豆之于巧克力好比代码之于软件,对于产品的成功至关重要。Tcho别出心裁地提供给位于南美和非洲可可生产地的种植者们品尝和分析巧克力的整套设备和软件——建于产地的小型样品实验室。这样种植者在关键的收获、发酵阶段就可了解其可可豆所制造出的巧克力的大致滋味和品质,并通过互联网将其记录与Tcho分享,这种做法在决定可可收购价格关键的收获、发酵阶段激励种植者竭力提高可可豆品质,用一种类似“Debug”的过程保障了Tcho的产品质量,而非如传统采购者那样,等到可可豆已经加工发酵、运送到岸后对着不合格产品皱眉头——想想您手机中App升级后不能使用的心情吧。同时Tcho采用云服务来保存和处理可可豆数据,以便与未来到港的原材料数据进行再一次对比。通过互联网技术和精心设计的全套工具,Tcho在原料产地完成了其采购和产品研究的流程——Tcho自诩为“道德采购”的过程。

Tcho最引人注意的是其极为精细的产品分类——Tcho把每一种巧克力划分为众多有明确意义的口味,如 “Nutty”,“Bright,“Fruity”,“Earthy”等。Tcho之所以能如此做,在于公司的每款产品问世前,也要经过“beta测试”和产品发布过程——正如您手中的手机一样。消费者作为公司的“用户”可以注册成为公司产品的测试者(品尝者),公司还开放制作过程供用户预约参观,如此一来,Tcho利用“互联网众包”的方式帮助公司完成开发、生产环节配方的成百上千次调整、口味命名等过程;不仅如此,“众包”过程也被纳入销售环节,公司提前开始锁定用户群,奠定产品销售成功的基石。

无论作为食品生产商还是一家科技企业, Tcho都在继续成长,2013年它完成了B轮融资。

有什么是互联网不能做的呢?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没有充分把握回答这个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的威力在于对传统行业进行升级,使其产业链上各处的信息更紧密地结合。也许地球上从未存在过什么互联网行业,只有经过互联网改造的传统行业2.0版。或许,伟大的企业仍然将从这些2.0版本的行业中诞生,伟大的企业家将是了解互联网技术和传统行业特质的那群人。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