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货币基金销售的过顶传球

6.24图片模板

毛峰

6月17日,支付宝与天弘基金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两者将联手开展网上理财业务,作为其中重要的一项合作,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增值服务,即支付宝中的余额空闲资金可以用于购买货币基金。天弘基金是余额宝唯一的货币基金提供商。这掀开了基金业的一场渠道革命。作为一家中小规模的基金公司,天弘基金与支付宝的合作让业界颇感意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近期证监会对余额宝发文提出“点名”,称“余额宝”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和《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结算资金管理暂行规定》的部分规定,要求限期补充备案。但从总体行文可以看出,证监会对余额宝的“创新”还是持肯定态度的。

其实,余额宝的本质就是利用支付宝余额购买货币基金的行为。但在悄然上线6天后,该款产品用户数已突破了100万。截至2013年6月20日,余额宝收益为七日年化收益率5.096%。对于很多支付宝用户来说,这一数字还是很具有吸引力的。

根据余额宝的官方介绍,我们不妨来看一下这个金融业的搅局者的特点究竟如何。

6.24图二

•    高收益

前面已经提到,余额宝的本质就是购买天弘基金旗下的货币基金“增利宝”。转入余额宝的资金用于投资国债、银行存单等安全性高、稳定的金融工具。用户转入余额宝的资金在第二个工作日由基金公司进行份额确认,对已确认的份额会开始计算收益,收益计入余额宝资金内。(注:15:00后转入的资金会顺延1个工作日确认。双休日及国家法定假期,基金公司不进行份额确认。)

6.24图一

当然,在宣传的时候余额宝也是用了一个小伎俩:宣称通过余额宝,用户存留在支付宝的资金不仅能拿到“利息”,而且和银行活期存款利息相比收益更高。根据其官方介绍,以2012年10万元为例,活期储蓄利息350元,如通过余额宝收益能超过4000元。事实上,这种宣传是不匹配的,因为银行活期是没有风险的,是一种储蓄行为;而余额宝本质是一种投资行为,尽管余额宝称货币基金作为基金产品的一种,理论上存在亏损可能,从历史数据来看收益稳定风险极小。但货币基金亏损还是有先例的。泰达荷银,易方达都有为负值的货币基金,并非绝对的无风险收益。此外,所谓7天年化收益率实际上是默认的一年固定金额的投资本金,那么作为对比的标的最起码也应该是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3%),而非活期利率。

•    随时使用

余额宝内资金可实时用于网上购物或转账、充话费,也可以转回到支付宝账户余额。余额宝实际为“T+0 货币基金”(后面这个 0 表示当日可赎回),最早是 2012 年汇添富基金发明的。传统的货币基金赎回需要 T+1 或 T+2 日,做为现金管理工具不够便捷,于是基金公司从基金申购头寸中拿出一部分先行垫资给客户,实现了货币基金的 T+0 赎回(申购还是需要 T+1 日的)。这个环节中,垫付的过程是由支付宝完成的。

另一方面,货币基金对于流动性要求很高,虽然阿里巴巴号称技术可以实现提前预知规模大小起落,但是对于基金公司而言,肯定是不太喜欢这种不太稳定的流动性的,支付宝目前的客户群体个人感觉对货币基金而言的吸引力也是有限的,频繁的赎回,规模的大小起落,都让基金公司人为的增加难度。考虑到“双11”“圣诞节”这类购物节日的存在,对余额宝的冲击确实不容忽视。

•    安全有保障

官方表示:支付宝为您提供资金保障服务,资金被盗全额补偿,万无一失。这一特点其实是延续了支付宝的安全特点,难言太多创新,在意料之中。

另一方面,天弘基金强调,“增利宝是一只互联网基金,是互联网金融下的一种全新业态,基金成立只是序曲,正式亮相是在后面支付宝上线,目标用户是支付宝亿级用户。” 天弘基金属于中小规模基金公司,在营销创新方面体现了“船小好调头”的优势。在营销渠道上与传统银行、券商等销售渠道相比,由于支付宝非第三方销售机构,因此其并未向天弘基金收取佣金,而是与其他阿里卖家相似,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率,比例大概为2.5‰。而在体量上,作为媒体所鼓吹的银行业的搅局者,余额宝实际所能带来的冲击还是微乎其微的。

作为硬币的两面,余额宝的推出表现出了大胆的创新和难以掩盖的风险。笔者认为投资者应当看清各中优劣,将收益与风险匹配来看待,这样不难便发现余额宝的推出事实上只不过是阿里金融迈出的一小步,即帮助基金公司绕过银行这个土财主,实现销售的“过顶传球”,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不应过分苛责。这只是基金销售渠道的变化,它的野蛮生长还需要更多政策和市场环境的触发器,当然支付宝方面已经表示将会和其他基金公司的产品进行合作事宜的洽谈。

阿里金融的概念已经被关注很久了,目前仍然处于“只闻楼梯响,不见伊人来”的神秘局面,据坊间传闻支付宝正在找部分小银行商讨支付宝余额ATM提现的事情,如果做成了,这又是一次逆天的壮举。“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阿里金融和他的团队们显然是深谙其道的。

其它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