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微信收费的“国际惯例”

4-9

作者:毛峰

继电信运营商、工信部、腾讯高管、央视先后就”微信收费”一事纷纷表态之后,近期吵得沸沸扬扬的微信问题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作家李承鹏的一条评论微博引起了社会上的强烈共鸣:“央视新闻说:德国部分运营商对微信收费了。果然此时他们跟国际接轨了。他们一直有两件兵器:一叫国际惯例,一叫中国特色。视需要而举起哪件兵器。”

那么,现有的“国际惯例”到底是什么呢?国际上关于移动互联网的OTT业务是怎样处理的呢?既然要与国际接轨,我们不妨细数一下国外的“类微信”软件是如何收费的。

纵观各国运营商与移动互联领域的OTT业务的博弈也由来已久,经过多番较量,现在的“国际惯例”呈现出以下三种类型。

  • 按部就班型

美国、德国、西班牙等:运营商不收取额外费用

Whatsapp与Skype在这些国家均比较流行,收费模式也基本类似。民众使用Whatsapp或者Skype语音通话软件,一旦安装,消费者发送文字和语音都是免费的。其中Whatapp是在用户下载软件时应用商店收取一次性的费用,与运营商无关;而Skype在装有客户端的手机之间发送信息或通话是免费的,只有在通过Skype客户端拨打座机或手机时才收费。

在美国,电信运营商的角色正在发生转变,从传统的通讯服务提供商转型为智能手机经销商和网络通道。美国电讯公司都在积极推进网络服务,其他主流的移动即时通信软件如Gtalk,iMessage等,除了一定的流量费用外,运营商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德国的情况与美国基本类似。

在西班牙,语音通讯软件虽然对运营商有一些影响,但是,西班牙三大电信运营商均未对语音通讯软件收费,而是通过自主研发旗下的类似软件,以留住部分用户。

  • 历经波折型

英国:从收费到不收费

英国常用的即时通讯程序是Whatsapp。英国最大的通讯公司沃达丰从2011年6月起对月租费40英镑以下的用户,额外收取15英镑的网络通话软件流量费。这项规定在推出后引发消费者不满,并受到抵制,沃达丰公司随后取消了相关的收费规定。目前,英国无一家运营商对此收费。

瑞典:收费遇阻改为提高流量价格

Skype目前在瑞典正面临着来自电信运营商的压力。瑞典多家电信公司越来越感觉到来自Skype等OTT软件的压力,去年曾考虑在手机上屏蔽Skype的语音电话功能,但欧盟委员会以企业不能控制用户使用网络为由禁止。随后,瑞典电信运营商又提出计划向网络用户收取额外费用,也遇到很大阻力。

2012年9月底,瑞典运营商取消对网络电话用户收费的原定计划,但提出提高现有的数据流量价格,从9瑞典克朗提高到19瑞典克朗,相当于9.6元人民币。对此,瑞典电信运营商的官方解释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增长的数据需求。但是,对Skype等即时通讯软件是否收费,在瑞典也还没有最终答案。

  • 顺势而为型

日本:流量包月计划

因为预料到移动即时通讯会为网络带来大量的流量,日本电信运营商Softbank第一个推出了不限流量的包月的计划(仅为4410 日元),其他运营商AU和Docomo紧随其后。此后,Softbank 投入巨资增设基站,扩容网络,铺设免费Wifi,提高通话接通率,网络稳定性,网络速度节节攀升。自始至终,日本运营商没有向Line,Twitter DM 或者 Facebook Message 收取过费用。Softbank 的用户数和盈利不断创造新高,成为三大运营商中的新贵。

韩国:流量管理

KaKao Talk在韩国智能手机用户中的普及率高达95%,被称为“国民通讯软件”。韩国最大的两家移动通讯商对KaKao实行流量制,即包月5万韩元和相应流量的用户才能使用3G免费电话功能,但其实5万韩元的包月费对韩国人来说并不高,因为据韩国统计厅的数据,2011年2人以上的家庭平均通讯费用为14万韩元。此外,有关KaKao收费的传言一直都在网络上流传,但目前为止,也仅限于部分特定的购物功能。

香港:微信业务包月,流量不限

香港手机运营商电讯盈科与微信达成合作,推出8港元包月的微信畅聊套餐,用户每个月只需交给电讯盈科8港元,就能不限流量地使用微信服务,包括文字、语音、图片、视频。

现在来看,各国都根据自己的基本国情选择了相应的共存法则,其中运营商的垄断程度、发展思维和民众的消费习惯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后的妥协方案。此次,“微信收费”的话题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与其说是消费者力挺腾讯,不如说民众是对目前国内运营商垄断现状带来的价高质低的不满;抛开三桶油这类传统行业垄断带来的民怨暂且不论,运营商对移动互联这样新兴行业的拦路收费行为表现在公民眼中,恰恰是其对创新产业和未来生活方式的变革的遏止与打压。此先例一开,象征意义非凡,恐怕今后凡有垄断企业被新兴产业蚕食利润之事,收费皆有先例可循,这是很多民众担心的地方。

这场风波随着工信部的介入而变得不那么单纯,“既然短信收费,微信就要收费”的言论更是贻笑大方,加上近期央视对收费行为的附和以及所谓“国际惯例”的片面强调,才将公众对“微信收费”这样行为的不满转加到现有体制之上。屁股决定脑袋,如果电信巨头们能换位思考,常思己过,融会变通,移动互联未尝不是一次重新布局的契机,摆正运营商的位置,打包出售电信增值服务业务,全力经营好无线网络的基础业务,以合作的心态去经营运营平台,才是未来的方向,“中国特色”一词也不至再次沦落至此番境地。

作为消费者,如果微信收费你还会使用吗?如果不用,我们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欢迎关注下期文章——微信的“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