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失败,生活难照旧

本文来源:The Economist | coming unstuck

翻译:徐翰

维多利亚女王曾说,“我们对失败的可能性不感兴趣”。对于企业世界的帝国创建人而言,失败太常见了。8月5日,年过八旬的澳洲佬鲁伯特•默多克撤回了21世纪福克斯对时代华纳一厢情愿的追求。这一交易的规模原本至少高达700亿美元,并将创造出一家媒体巨头。不久之后,旗下拥有美国电信公司Sprint的日本软银集团放弃收购美国T-Mobile控制权的努力,T-Mobile是美国另一家运营商,而这项交易的企业价值据悉超过300亿美元。

在2014年还有两起大交易混战已经发生——辉瑞对资深药企阿斯利康价值1250亿美元的报价流产以及阳狮集团和宏盟广告集团的合并。两家广告公司的事情被认为在逻辑上不可能:友好的、法国同美国的、同等规模的合并。事实上,两家的前高管正斗得不可开交。

总的来说,2014年到目前为止,总计达3900亿美元的出价中止或者撤回了(如图)。从绝对数额看很大,反映了今年的并购浪潮。一般而言10-20%的案例将以失败告终,今年也不例外。

图:全球中止和撤回的并购案情况

1

企业通常会表现出两种方式的扩张过度。他们会提出惹恼监管者的合并,尽管有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充满激情的呼吁,美国的监管者对他将大型移动运营商的数量从4个减少到3个的提议无动于衷。或者,他们提出的建议挑战了其资产负债表的底线和投资者的耐心。默多克先生提供的收购溢价大约为200亿美元,超过可节省成本的资本化数额,表明这一交易在损害股东价值。其自身股价稳步下滑,在反映出此点之余也拉低将提供给时代华纳的股票价值。如果默多克先生选择再次出价,他须找到更深入的成本节省方案。当阿斯利康的董事会于5月26日驳回报价时,尽管没有完全排除可能性,但辉瑞的股东已经限制了出价更高的交易。

按照一般情形,当交易失败,每个人都会假装若无其事。如默多克先生宣称,“21世纪福克斯的未来从未如此光明”,而孙正义则说,“我们的关注重点将提升为促使Sprint成为最成功的运营商”。

但失败的交易往往有持久的后果。目标企业提出的极具雄心壮志的预测数据原本作为防御措施,现在则面临达成它们的艰巨任务。阿斯利康说预期销售额到2023年将近乎翻番,然而到目前为止它们还是停滞不前。股票回购计划是一种租用忠诚度的方式,时代华纳的股价在默多克先生退出后下跌了13%,于是它计划回购50亿美元价值、大约8%占比的自家股票。

在交易桌的另一方,受挫的收购方也许偶尔会发现其逃过一劫。倘若英国巴克莱银行在2007年以920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了竞争对手荷兰银行,则无异于实施剖腹自杀——当时斗争最后的胜者苏格兰皇家银行现在以收归国有而告终。

但通常失败的大交易会损害收购方管理层的信誉以及影响其政策的连贯性。8月6日,Sprint宣称其替换了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黑森。拙劣的收购也玷污了其他人的职业生涯。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因为未能收购霍尼韦尔作为其2001年退休前的最后狂欢而损害自身声誉,欧洲的监管者当时阻止了这笔交易。而马吕斯•克鲁普斯,2007年成为世界最大矿企必和必拓的首席执行官的年轻明星,在2008年试图以1150亿美元收购其竞争对手力拓,又在2010年试图以引人注意的430亿美元收购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不起眼的钾肥公司后失去了前途,于2013年离开了必和必拓。

最近鲁莽的交易失败也许会促使其余公司更加小心谨慎。美国Walgreens 8月6日宣告的对英国同行连锁药店Alliance Boots的并购就是这样。Walgreens降低了其盈利预测以回应美国人对于企业使用收购来转移纳税(“税务转换”)的越来越大的不安,它还放弃了利用这笔交易将住所搬到欧洲的计划。

对于失败的掠食者和逃脱的猎物们而言,重建势头的关键是展示其强健的经营业绩。如果盈利在上升,那么投资者、员工和客户会原谅几乎一切。2010年一家在亚洲活跃的保险公司英国保诚集团遭遇挫折,其自家股东对360亿美元收购香港竞争对手友邦保险的议案表示反对;自那时起保诚的老板蒂贾•蒂亚姆已经通过盈利翻倍来重建了强大的声誉。通过这轮测试后,一些最近的交易失败方的前景动荡。辉瑞的上个季度税前利润下降了25%;软银的美国移动业务去年亏钱,且客户流失;阳狮集团7月表示其盈利会低于预期,其老板莫里斯•列维承认其已经“分心”了。

对于首席执行官们,比起全球并购的魅力与满足感,日常经营的打击令人苦不堪言。但是他们可以确定,如果他们在交易和提高盈利的惯常任务上都失败了,他们的股东——如维多利亚女王那样的人——是不会开心的。

当制药巨头遇上VC

吴映辉

在我们3月31日发布的文章《谁才是新药研发真正的主力军?》一文中,我们鲜明地指出,中小型制药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取代大型跨国制药企业成为新药研发的主力军已是国外医药行业的一大趋势。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一种新的药物研发模式Option-to-buy应运而生,所谓Option-to-buy,即大制药企业对创业型药物研发公司进行投资,并享有在未来某一阶段收购该药物研发公司的权利(详见4月16日文章《药企研发新模式:Option-to-buy》)。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模式中,大型制药企业依然面临高额的投资支出;与此同时,一些风险投资基金亦开始寻求在种子期阶段的投资中与大型制药企业合作降低风险。于是乎,药企与风险投资基金联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本文以在该领域活跃的葛兰素史克(GSK)为例,为大家介绍其与风险投资基金的联盟情况。目前GSK公告的风投基金联盟共有5只,一一介绍如下。

  • GSK + Avalon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4.95亿美元,意在圣迭戈(San Diego)投资不超过10家创业公司,目前已经投资的企业有Sitari Pharmaceuticals。当这些被投资公司有临床候选药物产生时,GSK有权利将其收购。Avalon Ventures聚焦于种子期和早期阶段投资,在生命科学与信息技术领域享有盛誉。

  •  GSK + Sanderling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2.5亿美元,其中GSK投入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美国西海岸的生物技术公司的创立。Sanderling Ventures成立于1979年,是全球致力于创建新型生物医学公司的老牌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已投资超过90家企业,一些优秀的企业如Dendreon、Regeneron等都受到过其资助。

  •  GSK + Johnson & Johnson + Index Ventur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1.5亿欧元,由GSK、强生以及Index Ventures共同组建,该基金同时又被称为Index生命科学6号(Index Life VI)。其设立目的在于促进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良好前景的早期研发项目,主要投资于欧洲地区,同时覆盖美国和以色列。截至目前,Index Ventures已投资140余家企业,横跨全球30多个国家。

  •  GSK + Kurma Life Sciences Partners + CDC Entreprises + Idinvest Partners +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950万美元,其中GSK出资2370万美元,主要用于投资欧洲各知名研究机构在罕见疾病领域的研发项目。

  • GSK + SR One + Canada Life Sciences Innovation Fund

该基金投资总规模5000万美元,用于投资推动加拿大地区生命科学领域那些具有突破性进展的早期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其中SR One为GSK公司旗下自有的投资公司,亦为该基金的管理人。

除GSK外,事实上其余各大型制药企业也同样与风险投资基金成立有类似的投资联盟,如默克(Merck & Co. + Lumira Capital + Teralys Capital)、诺华(Novartis + Amgen Ventures + Atlas Venture)、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 + Kearny Venture Partners)等等。鉴于这一模式给大型制药企业、风险投资公司所带来的双重优势,其未来发展将大有可为。

 

美国光伏电池60周年思考——已到云起时

翻译:徐翰
原文作者:Katie Fehrenbacher

如果太阳能电池板是人的话,他早已经可以注册AARP(注:美国退休人员协会,要求至少达到50岁)成员了。自1954年从贝尔实验室发端算起,今年已是商用太阳能光伏行业诞生60周年。

在本月初美国旧金山举行的最大规模之一的太阳能会议上,庆祝生辰是第一天常常被提到的主题。今年是北美泛太阳能会议的第七年,今年的会议估计吸引了27000名观众和展商。在开幕式之夜加州州长Jerry Brown指出自从其约40年前首次当选州长以来,太阳能产业已经前进了很远,然而这一产业若要能够开始通过提供充足的清洁能源来缓解气候变化则仍然还有很长路要走。

1

前几年大规模降价后光伏制造商开始稳定并繁忙起来,对于美国和全球其它一些地区而言这一年都是史上最光明的。如旧金山市长Ed Lee所说,太阳能电池的价格在过去五年已经下降了80%,大约15万美国人在太阳能行业工作(比煤炭挖掘多不少),其中包括5万加州人和2.1万湾区居民。

这一趋势并非仅仅是因为太阳能面板变得有多么便宜,开展太阳能融资服务商业模式的企业也功不可没。像SolarCity,SunEdison,Sungevity和Clean Power Finance这样的企业开发出让太阳能消费者获得交易的方法:消费者不用支付前期费用,而是可以在数十年内以电费来付费,这引导了新一波消费者购买面板。

不过现在太阳能生产商已经熬过了削价过程,太阳能融资商也繁荣起来,行业变得越发成熟,开始经历一般商品行业面临的所有那些渐进提升和微小调整。薄膜太阳能领导厂商FirstSolar的首席技术官Raffi Garabedian在一次谈话中谈到,他认为过去五年大幅的降价和利润率萎缩在未来不可持续,太阳能价格下行的趋势将变得平坦很多,这是为什么?因为太阳能制造商可获取的超低廉的资金(主要来自中国政府补贴)不会很快重现,现在是通过渐进的技术创新来继续降低太阳能价格的时候了,这样才可以与化石燃料发电竞争。

First Solar Agua Caliente Plant

IHS的分析师Jon Compos在会谈中指出其中的一些渐进创新包括:太阳能晶片制造商都在采用金刚石线锯代替钢丝锯切割硅片。金刚石线可以将硅片切得更薄,这意味着使用和浪费的材料都更少;太阳能电池制造商也开始采用一种新型太阳能基础材料,称为n型硅,其比标准的p型硅寿命更长。

Applied Materials公司给光伏制造商提供工厂设备,其专注于制造那些可提升太阳能电池效率的工具。超低的价格使得光伏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对所有那些不再低价甩卖的公司而言,效率依然为王。

Applied Materials还为太阳能制造商提供计算机诊断服务,它制造可以在进入生产线之前检测出硅片缺陷的设备。以上这些都将我们带到一个与物理学和化学无关而与摩尔定律有很大关系的领域。

信息技术计算系统——可以使得太阳能易于部署的那些更好诊断工具、直接接触客户的方式、客户控制系统和大数据算法——将持续协助太阳能行业在成本曲线上向下挪动并在效率曲线上向上移动。信息技术将会是降低所谓“太阳能软成本”——所有与硬件无关的成本的主要驱动力之一。软成本占据了太阳能面板系统超过一半的成本。

在太阳能显著的成本下降趋势开始变得略微平坦的同时,因对抗气候变化而对清洁能源的需求正变得前所未有的突出。美国终于设定了一些目前来看最为积极的政策,环保署开始管制现有电厂和新电厂的排放。在关闭其核电设施后,日本正寻求太阳能解决其正在上升的碳排放量。印度也想要满足其国家级高度太阳能化的目标。

太阳能已成为最有前途的清洁能源技术,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被需要的时代。但如州长Brown指出,在它占据世界电力组成的一大块之前,太阳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所有的科学家,研究人员,工程师以及商业和政策界人士集思广益出各种微小而渐进的改进,使太阳能成为具有意义和规模的产业。

 

原文标题:Sixty years after birth,it’s time for solar cells to get serious

原文链接:http://gigaom.com/2014/07/08/sixty-years-after-birth-its-time-for-solar-cells-to-get-serious/

1美元的显微镜,改变世界?

作者: Belinda Lanks
翻译:司阳

在发展中国家做诊断时,卫生工作者经常需要拖着笨重、易碎、昂贵的显微镜深入到田间。“我们运送科研设备时,只祈祷它能安全到达”生物物理学家Manu Prakash说。在泰国旅行时,这位科学家想出了一个轻量级、低成本的替代方案:一个口袋大小的纸制显微镜,由一张折叠纸、一对镜头以及一个LED制成。成本大致为1美元。

Prakash的Foldscope可能会对偏远或资源贫乏地区的疾病诊断产生很大的影响。这台显微镜虽然价格便宜,但相对而言却很精密,实现了2000倍的放大倍率——相当于一台1000美元台式显微镜的能力。Prakash,这位34岁的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目前正在完善光学系统,以提高其700纳米的解析力,虽然目前已足以用于诊断非洲昏睡病、血吸虫病、罗阿丝虫病、和许多其它腹泻病。他说疟疾和结核病是下一步计划。

Foldscopes从一张标有代码的彩色纸张折叠成形,大约需要5分钟。他们不需要外接电源,重量不足两个硬币,并且还能防水。他们还非常坚固,能够承受踩踏或从三层楼高跌落。

如果由于某种原因,某部分损坏了,其也很容易和便宜地替换——所有组件,包括镜头,都是模块化的。这也意味着,任意一台Foldscope都可以根据诊断的疾病和光照条件进行改装。接上一个明亮的LED甚至可以将显微镜改造成用于教育孩子或培训卫生工作者的投影机。

对于那些习惯了实验室显微镜的人,Foldscope可能需要花一些时间来适应。用户插入包含样本的标准载玻片,然后通过用大拇指滑动纸质标签向右或向左来调整对焦。

Prakash的实验室收到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10万美元用于初步发展,另外从戈登及贝蒂•摩尔基金会获得了四年期7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向测试人员发放1万台Foldscopes。Prakash目前正在一家贺卡制造商处生产第一批的5万套显微镜,使用的是传统模切工艺。

Foldscope CAD图纸

7.21图一

Foldscope目前还未正式出售,而Prakash已经憧憬有一天每个孩子都携带一个,就像他们的父母将圆珠笔放在口袋一样。通过观察肉眼看不见的生物,孩子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良好的卫生习惯如何阻止疾病传播。他说:“尝试解释给从未见过微观世界的孩子为什么要洗手是很困难的,但一台显微镜就能彻底改变这场对话。”

Foldscope拍摄的图像

7.21图二

 

原文链接:http://buswk.co/1kDueRp

延续摩尔定律的新招

翻译:徐翰

目前对于计算机芯片工程师而言是颇具挑战的时代。整个行业指望可以用于蚀刻接下来几代新芯片微型图案的技术并没有准备好。

超紫外线光刻技术,或称为EUV的技术目前已经落后于行业的时间表不少年了。尽管这一方法理论上是奏效的,但用来完成大规模生产所需芯片快速蚀刻的具有足够功率的紫外光源仍然缺乏。2012年时英特尔对荷兰企业ASML投资了40亿美元,以支持完善相关技术的工作,而ASML正是一家制造相关设备的供应商,而领先的芯片制造商如三星、台积电等自那时起也各自投资了3.75亿美元支持ASML的研究工作。然而,目前仍然没有迹象表明EUV技术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就绪。

1

一种激进的替代传统光刻技术的方案现在看起来越来越可行——定向自组装技术。这一技术涉及使用被称为嵌段共聚化合物的、可将自身组装成规则结构的溶液。嵌段共聚物是由不同的单元(即嵌段,一般倾向于分离,如油和水)组成。单独放置时这些化合物通常会产生涡流,一种指纹状花纹。但是,如果通过一种由传统光刻技术制备的、预设图案的化合物的引导,嵌段共聚物可以产生线和其他规则图案。最关键的是,这些最终图案可以具有比预设图案小很多的细节。以这种方式制造的最终图案可以被用来作为对硅片进行蚀刻图案(与传统光刻技术的终点一样的技术)的化学过程的模版。

比利时鲁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的工艺技术开发高级副总裁An Steegen周三在旧金山的SEMICON West半导体行业会议上表示,自组装看起来能够延长现有光刻法的工作寿命,并作为EUV的过渡替代路径。 IMEC现在可以用类似英特尔最新的小达14纳米尺度特征的芯片设计技术制备出类似晶体管的结构。她说,“我们都在绝望地等着EUV技术就绪,但也有替代品。”

在2012年,IMEC在其中试工厂安装了世界上第一条能够利用自组装的生产线。工厂生产线的工作重点是通过改进材料和使用更好的预设计来减少自组装结构的错误。Steegen估计,该技术可以投入量产的时间大约在2017年的某个时候。这一代晶体管应该具备小到7纳米的特征。目前商业化生产中最小的晶体管具有小到14纳米的特征。

纽约州立大学也在其位于阿尔巴尼的纳米尺度工程中心进行可以直接自组织的中试生产线工作。纳米工程学副教授克里斯托弗•博斯特对《半导体》说,他们现在可以可靠地创建小到18纳米的重复线条和鳍状结构。博斯特说,“我们已经开发了一些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结构,可以将他们纳入进设备过程中,最基本的能力在于材料和制造性。”

不过,自组织技术仍然不能完全与大规模生产兼容。Steegen说,未能解决的难题包括找到保障自组织材料纯度、最小化缺陷的方式。业界也将被迫开发工具来帮助芯片设计师完成从自组织混合物到所想要的最终设计产品所需的指导模式。

 

本文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原文链接: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news/528921/self-assembly-shows-promise-for-extending-moores-law/

安倍的另一面

原文标题:Reform in Japan:The third arrow
原文链接:http://econ.st/1v8uBYQ
翻译:叶韵杰

因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参拜靖国神社等典型的右翼表现,安倍晋三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极差。但不太为我们所关注的情况是,安倍在国内的支持率似乎总维持在较高水平。我们认为这主要源于安倍的另一面:力推国内改革。而这是顺乎民心,符合日本长远利益的。作为规模相仿,内在质量却远超我们的庞大经济体,我们近邻的任何内在变化都不应脱离中国有识之士的视野。故承树特推荐近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第三支箭》,以飨读者。——楼民

日本几十年不遇的改革机遇正在向安倍晋三招手,而他似乎已经蓄势待发

日本的明治维新始于1868年,一群改革派官员联合民众一同推翻了封建统治,随后致力推行门户开放政策并将日本推向了工业化高速发展的道路,只用了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就让日本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这段家喻户晓的历史在日本国人心中留下了经久不衰的乐观情绪。

纵观自2012年起担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的表现,既有让国民乐观的地方,也不乏让外人怀疑的理由。一开始他便出师大捷,去年以明治维新时期的改革速度,雷厉风行地射出了头两支“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之箭:规模巨大的财政刺激和异常迅猛的货币宽松计划。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步,开局出奇的好,很快就实现了他的目标。

2013年6月安倍宣布进行体制改革,这旨在释放力量促进经济增长的第三支箭的初次尝试却无功而返,以失败告终。接着在12月,他前去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一行为被视为其崇敬日本过去的军国主义战犯的表现。此事激起了外界的愤怒,也让人们更加怀疑他致力于经济改革的决心已经发生了动摇。

本周,安倍携第三支箭再次归来。有两个原因使我们相信,这次他将正中靶心。第一,几乎所有日本人都已经意识到进行改革的必要性。第二,这次改革方案具备前所未有的广度,几乎触及了日本经济中所有亟待改革的方面。

安倍2012年重新执政之后的一个月,日本政府通过了一项10.3万亿日圆的财政刺激计划。央行迅速公布了一系列量化宽松政策,目标是在2015年春季之前实现2%的通胀目标;目前,通胀率已经上升到1.25%左右。

7.10图一

老龄化的社会

在经济停滞的20年中,日本已经发生了大变样,人口结构是主要原因。随着云凌妇女不断移居至大城市,至2040年日本将有近900个城镇消失——或占总城镇数的一半,百岁老人是人口比例中增速最快的一部分,超过十分之一的房屋已经空置,主要还是因为人口的老龄化。

随着劳动力的高速紧缩,就连一向以男性至上和排外而著称的日本精英也在讨论诸如增加移民和鼓励妇女找工作这样的话题,那些希望保留小规模、低效率农业生产,平均年龄在70岁上下的农民对于改革的抵触,正随着抵制者的相继过世而逐渐消失。

改革的另一个动力是经济增长缓慢。二十年间的经济不振给日本带来了切实的影响。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日本公司落入了外国人手中,且他们在日本股市总值中所持有的份额也从1989年的4%增长到了现在的30%。股东资本主义渐受推崇,许多大型企业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盈利目标。这一环境相当有利于安倍实现其目标——要求日本公司将其巨额存款用于投资而非储蓄,以及优化资金配置。国外股东也可能会大力推动日本战后终身雇佣制度的变革,虽然这一制度已经在渐渐被颠覆了。日本目前已有近500万过剩却被保护着的终身雇佣员工,即使支付解雇金也无法被解雇。但同时,近五分之二的日本雇员——尤其是年轻雇员和女性雇员——都只能从事不稳定、低报酬的工作。

20年间,日本的各年龄段工作不稳定的人数占比都上升了不少

7.10图二

日本的外资持股比重急剧上升,推动了安培的改革。

7.10图三

改革第三个动力来自于中国的崛起。选民们现在明白了日本振作起来的重要性。这引发了一些丑陋的民族主义的表演,但也使经济改革看起来更加紧迫——即使对丑陋的民族主义者也是如此。

此次安倍改革计划的力度远远超过了之前几次。这个改革方案试图破除制约医疗领域的重重束缚,为本国和外国企业家提供便利,并彻底改造公司治理。有些改革措施触及了根深蒂固的文化禁忌,比如允许多个经济特区中的日本家庭聘用外国女佣抚养孩子、照顾老人,更多的措施尚待披露。所有这些都清楚明了地展现了一个富有创新性和全球思维的日本形象。这第三支箭的威力,一部分来源于改革的涉及面之广:与其说这是一支单独的利箭,不如说是汇集在一起的成千上万根刺针。

在宣布了这些触及敏感领域的措施后,安倍的支持率仍然居高不下,这说明日本民众已经做好了迎接革新思维的准备。日本上一次根本改革,是由2001年至2006年担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领导的。然而他的几位继任者却将他的改革大打折扣。(其中主要的一位正是安倍本人,他是小泉的门生,第一届首相任期仅仅持续了一年便以惨败告结。)如今,在自民党外几乎没有出现对安倍有力的反对:反对党民主党自从2012年12月的选举中大败至今,仍未恢复元气。

然而,尽管民意转向了支持改革,却并不意味着日本上下都统一加入了改革的阵线。许多势力强大的利益集团—从农民,医生,大企业到最强大的公务员团体—都会奋起反对。然而本周内阁通过的增长计划无疑是雄心勃勃的,显示了安倍的决心—他将排除万难,像一把“钻头”一样将改革进行到底。

开弓没有回头箭

安倍喜欢引用明治维新的先驱者,幕末思想家吉田松阴的名言:“有志者事竟成”,但成功的改革更取决于改革措施的制订是否全面,取消可能会对改革产生潜移默化副作用的附加条款和这些条款具体生效的时间,在一些领域,特别是劳动力市场,编内职工享受着过度的保护政策,安倍必须进行更彻底的革新,突破现有改革范畴的瓶颈并迫使那些决意反对改革的人们回心转意。

安倍需要将重心放在他的改革目标上,不为利益集团所牵制或因民族主义而误入歧途,安倍本周呈上的改革举措规模惊人,这为多年来停止不前的日本带来了绝佳的复苏机会,这一点值得所有日本民众的欢迎。

公开发表的文献数据,可信度几何?

吴映辉

在生物医药投资领域,如果创业企业所从事的为全新药物靶点、标志物、治疗机制等,投资人一般都习惯于首先查看国内外专业文献,看看类似研究的结果如何,但这类公开发表的文献数据,可信度究竟有多高呢?

来自拜尔医学(Bayer HealthCare)的科学家们做了一次统计对比实验,他们共从23位科学家(实验室主任)收集了67个实验项目的数据(其中47个来源于抗肿瘤领域),这些项目部分为文献上公开发表实验的重复、部分依据企业内部需要做了一定调整,但这种调整并不会对实验结果造成大的影响。最后,拜尔医学的科学家们将这些实验数据与文献上已经公开发表的数据进行了对比,结果发表于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核心结论如下图所示:在67个项目中,仅有21%的项目(14个)实验数据与文献数据一致;高达65%的项目(43个)数据不能重现;另有7%的项目(5个)能重现主要数据,4%的项目(3个)可重现部分数据。

tu

相信这样的统计数据,会让不少读者大跌眼镜,怪不得AtlasVenture合伙人BruceBooth曾经提及:即便是发表于Science、Nature、Cell、PNAS这样顶级学术期刊上的文章,在相同的条件下,至少也有50%的实验数据是不能重现的。

由此看来,利用公开发表的文献数据作为判断药物靶点、标志物等是否有效时,需谨慎对待。两个方法或许是投资人可以借鉴的:1)尽量选取不同研究机构发表的文章,如果某一类文章均来源于单一研究机构,那么这些研究数据很有可能是值得怀疑的;2)在正式投资之前,找一个独立的第三方实验室重复实验结果。

2019年与5纳米——IBM的时空竞赛

徐翰

最近许多年以来,半导体业界越来越担心人类是否有能力将硅晶体管变得更小,以便延续神奇的摩尔定律,维持计算机不断增长的计算能力需求。英特尔等业界巨头的技术人员估计,最早到2020年降低硅晶体管的方法就将不再奏效,摩尔定律将完全失效。即使英特尔(Intel)最新的晶体管已经小到14纳米,寻找可行替代解决方案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而其中一种思路是采用全新的材料替代硅制备晶体管,而在这些材料中被寄予厚望的就有碳纳米管(CNT)。

碳纳米管是1991年由日本物理学家在碳纤维中发现的,碳纳米管是一种管状的碳分子,碳原子相互之间组成蜂窝骨架,管径只有纳米尺度,因此得名。由于其纳米尺度和分子结构,碳纳米管表现出优异的物理性能,尤其是电学和力学性能。1998年IBM的研究院制造出了第一个可用的碳纳米晶体管。

去年9月,斯坦福大学的团队终于发表了一篇Nature论文,宣布制造出了第一台碳纳米管计算机Cedric,这款碳纳米管处理器由长度在10-200纳米之间的178个晶体管组成,团队成功运行了一个多任务切换和追踪软件,计算机获取了数据并将数据传到外部存储中。

7.2图一
图:CNT计算机结果 (Nature)

不过斯坦福团队的碳纳米管计算能力仅仅与Intel 4004相当,要知道那可是英特尔第一款晶体管,发布于1971年;这一比较难免让人怀疑碳纳米管的前景,毕竟人们很难再等上数十年去获得更好的晶体管和计算机。除此之外,碳纳米管的生长方向造成的杂乱结构以及金属组分的存在也使得短路担忧被提了出来,这一点团队利用Philip Wong的生产方法和保护层进行了改善,并且在金属加热、氧化和分解后,其余步骤都可以借助硅处理标准设备完成。但问题远不止如此,Durham的纳米电子学专家就认为目前的碳纳米管数量比起微处理器上动辄上千万的数量还是少太多了,速度也慢多了,但电压只是1/5,这样的能耗显得太高。不过支持者认为使用工业界的设备替代斯坦福有限的设备后结果将会好不少。另外,团队也承认10纳米的尺度不比英特尔14纳米的硅纳米管要好多少,这一点只能寄希望于制备技术的改善,毕竟未来要构造复杂电路,缩小尺寸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自1998年以来,IBM公司一直是致力于碳纳米管技术的主要企业。目前,IBM的主要项目目标是2020年后替代硅晶体管。根据ITRS测算,到2019年晶体管的大小必须要达到5纳米,才能使得计算机芯片微小化的过程延续下去,2019年将是半导体和计算机芯片行业的一个节点。而IBM认为硅纳米管无法做到,碳纳米管是极有希望的技术路径。

最近IBM也制造出了具有10000个碳纳米管的芯片,比斯坦福团队提升了两个数量级,目前IBM团队也在致力于改善设计,以便能够在硅晶圆片上制备碳晶体管,并只对现有制造技术上做微小改进。IBM的模拟过程表明,设计技术必须使得碳纳米管微处理器的速度达到硅材料的5倍。IBM的团队目前从工业供应商处买来碳纳米管块,利用改进的制药业筛选蛋白质常用的设备选出具有适合晶体管性质的碳纳米管,并用电流分离出半导体纳米管和导电纳米管,团队采用了6条1.4×30nm的碳纳米管间隔约8nm平行排列制成的晶体管,两端嵌入电极以供给电流,中部留下10nm左右长度与其下面的第三个电极垂直,实现1/0开关功能。

7.2图二

不过,目前的技术还无法让碳纳米管之间靠得更近,未来寄希望于大规模量产的自组织技术。从去年的斯坦福到今年的IBM,碳纳米管的技术竞赛已经开始加速,但没人能够保证这项技术的成功,目前的成功也还都局限于实验室。

2019年,5纳米,IBM为首的碳纳米管投资者需要加速与时间、空间同时赛跑。

拉三菱,战GE,西门子在抢什么?

6.18封面模板

徐翰

6月17日,西门子(Siemens AG)宣布正式以39亿欧元的价格收购法国阿尔斯通集团的燃气轮机业务。西门子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其价格要高出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约10亿欧元,而GE早在4月底就提出了124亿欧元全面收购阿尔斯通的所有能源业务的方案。

此次收购,西门子的核心意图可谓是逐渐公之于众的,尽管这并非西门子第一次表示要收购阿尔斯通。早在十年前阿尔斯通濒临破产时西门子就曾经提出过收购,但被法国政府阻挠。此次从狙击GE报价、向法国政府提出“交通换能源”方案、携手三菱重工(MHI)联合报价到最后提高报价将标的收入囊中,西门子的目标一直十分明确——竭尽所能拿下阿尔斯通的燃气轮机业务!目前看,西门子的战略动作不止针对阿尔斯通。5月初,西门子与另一家主要重型燃气轮机生产商英国罗尔斯•罗伊斯能源(Rolls-Royce Energy)谈妥,以9.5亿欧元的代价收购了后者航改型燃气轮机和压缩机业务。

燃气轮机主要用于多燃料发电、驱动和船舶动力,是一种清洁和高效的能源转换设备,配备重型燃气轮机的天然气-蒸汽联合循环(NGCC)的效率已经超过60%,远远高于一般火电厂不到50%的效率。在欧美,用天然气发电已经有多年的历史,而燃气发电产业也相应有很深积淀。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建成了首个天然气发电单元,日本则很早就执行天然气替代石油的国家战略,依靠天然气进行大型发电,随着80年代联合循环技术的引入,天然气发电的效率大大提高,也促进了燃气轮机行业的大发展,燃气轮机年出货量从20世纪80年代的600台,增加到90年代的900台和21世纪头十年的1500台。

表:不同方式发电成本比较

6.18图一
来源:《中国天然气投资报告》

燃气轮机对于高温、高转设备和材料的要求使得其对工业设计、材料工程和工业制造水平要求相当之高,也因此被广泛誉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后发者没有多年的工业制造经验的积淀是难以通过短期投入而一蹴而就的。也无怪乎目前世界主要的重型燃气轮机公司都在美国、西欧和日本,主要就是上文提到的4家——美国GE、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重工和法国阿尔斯通。

2012年,全球燃气轮机市场大约为53,429 MW,超过100亿美元;上述4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3%、28%、21%和2%,多年来GE一直领先,而西门子也逐渐成为另一个市场领导者。区域需求方面,中国以15-20%的占比位居各地区之首,美国大约为10%,其余主要订单客户为日本、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从价格上看,2012年西门子、阿尔斯通和三菱重工的各型号重型燃机单位功率比价格为200-600美元/KW,而GE的LM系列燃机单位功率比价格一般高达400-800美元/KW,单个整机的价格往往在数千万美元级别。

国外巨头在E/F级的燃气轮机的应用上已经比较成熟,单功率更高的G/H级别的燃气轮机也在大力发展中,美国能源部在2005-2011年的先进IGCC/H2燃气轮机项目上全面研究了燃氢轮机内燃烧、透平、冷却、材料和系统等各个方面。而欧盟的FP8和日本的“新日光计划”也有类似的研究计划。

从过往数十年重型燃气轮机的发展看,叶片冷却技术的不断变化、高温合金的进步、复杂冷却系统的发展以及热障涂层为代表的新材料的发展驱动了燃气轮机透平进口温度的不断提升。未来重型燃机的发展方向至少包括更高失速特征的压气机、高效并解决氢脆问题的燃烧室、综合空冷技术、降低污染的二次空气系统以及高温合金叶片材料等,对材料技术、合金铸造等多个方面的技术研究和开发都亟需跟进。

与上述具有悠久制造历史的国际巨头比较,国内的企业在重型燃机的关键技术上迟迟难以突破,过往几年部委采取的“拉郎配”(让上海电气等国内能源国企与上述国外巨头成立合资企业)的“市场换技术”政策也早已破产。而在诸如透平叶片、喷嘴、热障涂层等热端部件以及高温控制系统等全方位领域国内企业仍然进展不顺。

尽管最近几年,燃气轮机市场规模随宏观经济和阶段投资有所波动,但其规模仍然巨大,根据国内产业研究者预计,到2015年仅中石油的燃气轮机需求就达300亿元。面对稳健的需求,也无怪乎旨在追赶GE的西门子会强势抢购阿尔斯通的燃机业务。国内企业也不是没有动作,上海电气5月宣布收购意大利燃机制造商AEN公司40%的股权,以提升E/F级燃机制造能力,虽然未获得控股权,但也算迈出重要一步。但在设计、关键部件制造和整机维护方面较大的差距使得国内的重型燃机业务企业却仍需艰苦追赶,而面对西门子、GE和三菱的寡头市场,即使未来技术上有所突破,国内厂商在市场开发上也难免一番恶战。

落款

为什么投资人也需要执行精益创业原则

5.20封面模板

来源:VentureBeat

作者:John Richards, Fundersclub

多亏Steve Blank和Alex Osterwalder和他们的精益创业原理所带来的传奇般进步,创业企业的质量现在有了提高。然而天使和种子期投资者们还没有更新其知识来跟上这些巨大变化的步伐。投资者须要改变他们的投资行为,将精益创业的范式纳入进来。下文说明了为什么需要如此。

老办法:投资意向书

许多企业家在创办新企业的时候已经采用了精益创业原理和做法:他们已经意识到不成熟的规模化是生意失败的头号原因。但对这种企业家行为的进步,投资者还没有能够跟上,他们仍然陷在陈旧而不良的习惯中,尤其是在股权投资谈判回合中。

硅谷已经开始加速——这也是为什么Y Combinator和其他一些人鼓励可转换票据而非股权投资。许多其他领域的投资者基于十年前的思路,继续扔出破旧的股权投资意向书。例如,当一位企业家正在筹措25万美元时,投资者提出投资意向书以及一堆1998年的法律文件仍然是司空见惯的,这些文件一直被风险投资公司用于A轮的数百万美元级别的投资,而条款则用于早期阶段的种子期投资。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懂让一位企业家为证实其商业模式、客户和使用者付出巨大努力后在他面前甩出一份从抽屉中翻出的充满冗长优先股条款、图表(而且自互联网泡沫时代就没清理过)的旧文档有多么疯狂。对于优先股是否是50万美元级别融资合适的工具有不少良好的辩论,但是这得假定我们最终能够得到一份有意义的优先股条款报价!在耗费企业家30-45天时间后抛出“我们不买”当然不符合精益创业的精神。如果没有完成交易,企业家就纯粹损失了大量时间。反摊薄条款则经常被下一轮的新金主抛出(总是有钱人制订规则),这是过去时代的旧“神器”,但今日仍然层出不穷。

今天,第一轮真正融资(在朋友和家人资助之后)的投资意向书必须遵循精益创业精神,自身必须变得精益。本质上讲,精益创业思想是对企业家友好的,早期阶段的条款应该反映这一点。上手的方法就是使用不同团体设计的种子轮文件,而不是古老的投资意向书模版。

有些条款是永恒的

这并非说旧的投资意向书中的所有条款都是不好的。有些是永恒的,必须包括在内。比如,下列尚未穷尽的清单就是需要包括的重要事项。

  • 创始人放弃条款:如果创始人早早离开,它们必须把股份还给公司。
  • 优先购买权:现有股东可以购买其他股东出售的任何股权。
  • 薪酬控制:企业家不能依靠大额工资逍遥自在。

这些更多的是契约精神而非文段语句。当然基本的保护和概念是无处不在的,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投资者如何变得精益

对创业和早期投资有兴趣的投资者必须考虑这些准备活动并开始实际改变:

1. 通过观看Steve Blank在Udacity上的课程以及阅读其书籍The Startup Owner’s Manual (《创业者手册》,译者注)熟悉精益创业公司。读一读Alex Oserwalder’s的Business Model Gneration(《商业模式新生代》,参考http://www.businessmodelgeneration.com/ ,译者注)

2. 确保词典里有这些词:商业模式画布、支点、最小可行产品、过早规模化等等。

3. 考虑在Y Combinator、TechStars等现代孵化器或加速器中作为投资者或导师参与,这些里面的某一个总会离投资者所在地很近。或者也可以试试在线创业投资平台,比如FundersClub或AngelList。

4. 如果你与企业家直接会面,遵循以下模式:与创始团队的第一次会面,探寻他们的原始假设、验证性实验、所学习到的东西、他们的支点以及他们验证后的商业模式。如果商业模式尚未被客户所验证,不要投资这家公司。相反,让他们回去跟客户再交流,客户验证并不会花很多时间和金钱。如果模式被验证,再考虑市场规模、团队以及资助他们的规模化计划。

可转换票据提供了不少优势,避免了许多股权工具的陷阱。不过,遵循种子期文档的常规股权的出现表明仍然偏好股权的投资者已经更新了其知识和行为。毕竟,企业家已经更新了他们的原则和实践,是时候轮到投资人了。

注:作者John是FundersClub成员,也是企业家、风险投资家、管理者和教育者。他的活动包括资助、运行、出售和投资一些企业,指导创业者。最近他加入了谷歌Fiber,主管Provo、Utah的运作,在世界上最大的内部创业平台工作。他合作创办的BoomStartup是犹他州的加速器,还创办了Utah Student 25。在这之前,他是西雅图出版公司的主席,随后创办过一家已经IPO且获得数十亿美元估值的企业Infospace。

其它落款